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微影剧本)买鸡

时间:2019-02-13 06:16:25  来源:原创  作者:崔志远

 

 

演员:刘太生,老实本分的农民。

      王厂长,个体企业老板。

      林成富、李玉娟、白玉琢、王厂长的员工。

      周超,王厂长的司机。

   

    农贸市场  日    外

    市场人山人海,逛市场人的嘈杂声,卖东西人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刘太生穿着简陋,地上有三只鸡。刘太生和别人说话。   

    林成富悠闲地随着逛市场的人流东张西望,好像要买点啥?

    林成富来到刘太生的面前,说:“卖鸡的,这鸡多少钱一斤?”

    刘太生一回头,说:“是林大哥,你想买鸡?”

    林成富:“刘太生老弟,这鸡是你拿来的?你啥时学会做买卖了?”

    刘太生:“林大哥,我不是做买卖,这是我自家养的柴鸡。”

    林成富:“自家养的柴鸡好,没有污染,是绿色产品,咋不留着自己吃?”

    刘太生怔了一下:“养的多,吃不了那些,所以拿来卖。林大哥,今天没上班?”

    林成富:“来到元旦了,放三天假,在家也是闲,来市场逛逛。”

    刘太生:“林大哥,你总说鸡的事,想买吗?”

    林成富:“明天是元旦,买两只鸡炖了吃,你卖多少钱一斤?”

    刘太生:“大哥想吃鸡,就拿去,啥钱不钱的,我也不是倒卖,这是咱自家养的。”

    林成富:“那不行!农民喂鸡不容易,有好大的本钱在里边,不给利钱,本钱咋也得给。老弟,说说,多少钱一斤?”

    刘太生:“既然哥哥想给钱,那我就说说,家里养的柴鸡,现在的行情是十七元一斤,咱哥俩有啥说的,小时都是在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人,你就按十六元一斤给我。三元两元的,放在谁身上也不算个啥!”

    林成富:“咱哥俩不是外人,我就给你十五元一斤,你要觉得行,我拿两只,可以吗?”

    刘太生愣了一下:“老哥哥,你要是自己吃,就拿去,给我俩个钱算是帮我,不给钱也吃得着。”

    林成富:“老弟,你找个秤,咱们过一下。”

    刘太生:“不用,在家走时都过了秤,两个六斤的,有一个六斤多一点的。你若不信,就去卖菜的摊位过过。”

    林成富:“不能过,过就没有哥们义气了。”随递给刘太生一百八十元钱,把三只鸡挨个的掂了掂,拎起两只,走了。

    刘太生大声说:“林大哥,你家在哪?再来城里,好去你家串门。”

不知林成富听没听见刘太生说的话,反正没回头。

过了一会,远处逛市场的人流里有一人引起刘太生的注意。

    刘太生大声地说:“老白,来这边说话。”

白玉琢见有人喊自己,抬头一看,原来是刘太生,两个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白玉琢:“老刘,你在这里做啥呢?”

    刘太生:“拿来三只鸡在这里卖,刚才你们单位的老林拿两只去,还有一只。”

    白玉琢:“嗨!老刘,肇事司机找到了妈?”

    刘太生:“没找到。”

    白玉琢:“从打春节就没在家,前几天才回来,要在家的话,早去你那了。现在生活咋样?”

    刘太生:“我的生活还能咋样,就种那十来亩地,没有其它收入。想出去打点零工,老伴自己在家,孩子不行。当时多亏你们大家帮助,让我永远都忘不了。”

    白玉琢:“政府管了没有?”

    刘太生:“管了,但是,靠政府管,靠别人帮助,那都是一朝一夕的事,过日子比线还长,慢慢来吧!”

    白玉琢:“孩子的妈妈回来看孩子了吗?”

    刘太生:“没有,听说和一个煤矿职工成了亲。”

    白玉琢:“孩子现在会跑了吧?”

    刘太生:“会跑了,也啥都会说了。嗨!老白,这只鸡你拿去吧!我是搭别人的车来的,一会人家车走了。”

    白玉琢:“老哥让我拿,我就拿去。要不是你说有车,我就叫你去我家吃饭。”

    白玉琢转过脸去,不知在兜里拿出什么攥在手里,转过脸来说:“老刘,下次来千万到我家。”说完,拎起鸡,不知把什么东西塞在刘太生兜里。拎着鸡转身离去。刘太生摸兜里,拿出一看,是二百元钱。

    刘太生大声喊:“白玉琢,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呀?”

    旁边的人说:“你们是亲戚?”

    刘太生:“先前不认识,去年儿子出车祸,这姓白的帮我一千元,哎!一只鸡才值一百元,他给了二百元,哎!这只鸡不如不给他了呀?”

 

    林成富家  日   内   

    林成富杀鸡。

    李玉娟:“街里杀鸡的地方好几家,在那里杀了算了。”

    林成富:“在那里杀一只鸡五元钱,两只就十元,反正今天放假,杀鸡就算挣钱了。”

    李玉娟:“世界上凡是有人住的地方都在内,走到哪里也找不到你这样抠门的人。你难道不明白市场上有的人不卖给你东西是咋回事?”

    林成富:“这都是小的时候过穷日子穷怕了。”

    李玉娟:“你说你小时候生活困难穷怕了,你就不想想现在面对的是新生活,头脑哪能总是停留在先前的年代里。”

 

 

    林成富家  黄昏    内    

    李玉娟:“老林,你还有完没完,我可做熟饭了。”

    林成富:“这就完事了,天太短,俩鸡忙了一下午。”

    林成富安排完垃圾和脏水,提着收拾好的白条鸡放在厨房。

    李玉娟看了看鸡说:“这鸡真肥。”

    两个人开始吃饭。林成富拿来一瓶酒,把酒瓶盖打开,倒一杯,端起来喝了一口,说:“这鸡不但肥,又是柴鸡。”

    李玉娟:“老林,你的鸡在哪里买的?”

    林成富:“在农贸市场,这鸡是农家养的柴鸡,又肥价钱又便宜。”

    李玉娟:“老林,咋?价钱咋个便宜?你买的鸡花多少钱?又把谁蒙了?”

    林成富:“看你说的,不是蒙,卖鸡的是熟人,人家原本就没要那多钱。”

    李玉娟:“卖鸡的人是谁?”

    林成富:“是咱们老家河西的刘太生。他见我要买,一开始就一斤少要一元,现在柴鸡市场价是十七元,他说要我给他十六元。我说,给你十五元我拿两只,他没说啥就给我了。”

    李玉娟听了这话,抢过酒杯,摔得粉碎。说:“你这么办还津津乐道?那老刘和你一起长大,你蒙他缺德不缺德?勤俭持家没错,会过日子也没错,但有一点,不能以牺牲别人的利益为代价。”

    林成富生气地说:“买卖这个事,不光是谁,都得分厘相争,我又不是白要他的。”

    李玉娟:“那刘太生家生活十分困难,你一斤少给两元,总计少给人家二十多元。”

    林成富:“人世间穷人多了,没见谁把钞票无缘无故地给穷人。”

    李玉娟:“和你这样的人说话,就是对牛弹琴,刘家的困难和别人不一样,去年秋,你没在家的那些天,老刘的儿子,开三轮车拉庄稼,被一个车撞了,撞车的司机逃逸了,老刘的儿子在医院花了不少钱,后来死了,当时有不少人都捐了款,后来儿媳妇也走了,现在就是老两口拉扯着不满两生日的孙子过日子,你说困难不困难?”

    林成富小声地说:“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谁管得了那多?”

    李玉娟愤愤地说:“林成富,你就是个混蛋!”

    林成富:“你愿生气就生气,我出去清静一会。”

    李玉娟见林成富出去了,回手插上门,把灯也关了,去睡了。

 

    厂区门外  夜  外

    林成富一边敲厂区大门,一边喊:“老王哥,把门开开,我是林成富,进屋有点事。”

    门卫屋里出来一人,把大门开开。

    林成富:“厂长,你咋在这里?”

    王厂长:“我咋就不能在这里?黄昏时,老王哥给我打电话,说姑娘姑爷领着孩子来了,让我找人替他。黑天了,去哪里找人,没办法,我来吧!”

    两人一边说着话,进了门卫屋。

 

    门卫屋里    夜  内

    王厂长:“明天元旦了,老王哥回家和孩子们团聚去了,我一人在这里怪没意思的,多亏你来,和我说说话。”

    林成富:“要知道首长自己在这里,不如早来一会了。”

    王厂长:“老林,你的孩子们没回来?”

    林成富:“我的孩子离家远,假期又短,昨天来电话说,春节再回来了。”

    王厂长:“听老白说,你上午买两只柴鸡,要不要明天中午请我去吃?”

    林成富:“别说那鸡,就因为买两只鸡,今晚闹了一肚子气。”

    王厂长:“明天元旦了,买两只鸡改善一下生活,咋还有气生?都老夫老妻的了,互相让着点。”

    林成富:“我那口子,最大的缺点是见不得我赚便宜,我在外边不论大小,只要赚了便宜,她就和我生气。”

    王厂长摸了摸林成富的头,说:“老林,你的头也没发烧?说的话我咋越听越糊涂,你仔细说说咋回事,我还头一次听说,有赚了便宜就生气的人。”

    林成富:“我今天上午买了两只鸡,每斤十五元,按现在的市场价,每市斤省下两元钱。没成想李玉娟听我说后,把酒杯都摔碎了,你说来气不来气?”

    王厂长:“老林,你那鸡在谁手里买的?”

    林成富:“在老家河西的刘太生手里买的。”

    王厂长:“怪不得李玉娟生气,你赚便宜出了圈,不能在熟人手里赚便宜。”

    林成富:“熟人咋了?我又不是白要他的?买卖争分毫吗!”

    王厂长:“老林,你说买卖争分毫,我问你,那刘太生和你争了吗?”

    林成富看了一眼王厂长,似有所悟地说:“没有,我说十五元,他就啥也没说地给我了。”

    王厂长:“今天的事,你有错呀!争分毫是对,但要选好对象,怎么说呢,你选的这个对象不妥呀!刘太生家里特别困难,他的儿子被撞死了,肇事车司机逃逸了,现在老两口拉扯着两生日的孙子过日子。可能是缺钱,要不,也不会三十多里路来这里卖,五十多岁了,要不缺钱,自己吃不是更好?再说,你们夫妻二人,每个月都是几千元的工资收入,儿女比你们挣得还多,你为了省几元钱,卖了你的精神素养,卖了你的理智,不值呀!今天你要不说这事,我倒忘了,明天就是元旦了,不知刘太生生活咋样?工人的福利津贴还有点余额,明天上午,让司机抽时间开车,咱们去老刘家看看,你也把少给的钱给人家。人家老刘不是不和你争,是看你是熟人, 大度呀!如果是小商小贩,你和他争,是买卖争分毫,他一个缺钱的农民,你和他争啥,借着买鸡的机会,多给他点钱才对呀。其实,你买鸡的事,老白下午时来这里就和我说了。三只鸡你拿走了两只,剩下的一只他拿去了。

    林成富:“老白的那只鸡按多少钱算的?”王厂长说“人家老白给了刘太生二百元。”

    林成富不言语了

    林成富一夜翻来覆去地没睡。也不知亮天没亮天,林成富开灯,坐起来。

    王厂长:“这天还不亮,你想干啥?”

    林成富:“回家,昨晚赌气到这里来的,连饭都没吃,现在怪饿的。”

    王厂长笑着: “哎!没吃饭咋不吱声,说一声我也能给你弄点吃的。回家别生气了,老夫老妻的生啥气?不怕外人笑你。”

    林成富:“我想通了,回去给李玉娟赔礼,吃完饭在家等你们,啥时去老刘家,到我门口喊我,我去把那二十几元钱还了。你睡一会吧!我走了。”
 

 

    林成富家门口   夜   外

    林成富敲门。

    画外音,李玉娟没好气地说:“有能耐就别回来,在外边住一辈子。”

    林成富:“玉娟,我知道是我错了。”

    李玉娟把门打开。林成富进屋。

    林成富陪着笑脸说:“你别生气了,我想通了,昨天的事怨我。听厂长说,老刘家确实很困难,他今天要开车去,我就坐他车去,把少给的二十几元钱给他。”

    李玉娟有了笑模样,说:“厂长的车啥时走?”

    林成富:“厂长说有很多事要办,办完了就走,反正是今天上午。现在天还不亮,你再睡一会,我去做饭,吃了饭等厂长的车。”

    李玉娟:“你这人就是贱坯子,不给你好脸,你就啥都懂了。”说完开始穿衣。

    两个人做饭。


  

     林成富家门口   日  外

    一辆轿车从远处开来,停在林成富家门口。王厂长从车上下来,冲屋里喊:“老林,走了。”

    林成富从屋里走出来。说:“这都十一点了,要知现在才走,还不如把鸡炖了,正好回来吃。”

    李玉娟从屋里走出,来到车前。

    王厂长:“李玉娟,你也去?”

    李玉娟:“老刘那人挺好的,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反正你车去,顺捎坐车去和老刘说会话。”

    王厂长:“你兜子里是啥?”

    李玉娟:“给孩子拿点水果,别人是次要的,我就想那孩子,那小的孩子,没爹没妈的,真让人心痛。”

    王厂长:“快上车,这都中午了。”

    几个人上了车,司机扭转方向盘,向郊区驶去。

    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轿车速度不快地行驶。

 

 

     刘太生家门外  日   外

    车在刘太生门口停下。

    王厂长、林成富。李玉娟、司机、先后下车,一行人向刘太生院里走去。

 

     刘太生家屋里   日   内

    刘太生家几口人正吃饭,听院外有车来,刘太生老伴站起身来,想把吃到半道的饭拿下去,这时,王厂长几人进了屋。

    王厂长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说:“老刘,今天是元旦,昨天把自家的鸡卖了,你自己吃咸菜?”刘太生老伴抢着说:“我们这几口人都不喜欢吃鸡肉,所以才把鸡卖了 。”

    李玉娟把装有水果的兜子递给刘太生,抱起孩子说:“小立山,告诉奶奶,你愿不愿吃鸡肉?”小立山用稚嫩的语气说:“我奶奶说的不对,爷爷、奶奶、和我、都愿吃鸡肉,前几天,爷爷说把鸡卖了,给我买棉袄。”

    小立山的一句话,羞得林成富脸红起来。把手伸进兜里。

    王厂长从夸兜里拿出一千元钱,递给刘太生说:“老刘,这点钱,我代表我企业的员工,给你贴补家用,等春节时我再来。”

    李玉娟拿出五百元也递了过来,说:“老刘,我这钱不多,你收下,给孩子买点补品,孩子营养上不去,长不成健康的身体。”刘太生接过两人的钱,泪如雨下。

    林成富本想把二十几元钱递给刘太生,一看厂长和妻子的钱数,攥钱的手出了汗,也没往外拿。

    司机拿出二百元说:“王厂长,你在家里也没说到老刘这里来,使得我没有准备,老刘,别嫌少,给孩子买一件衣服穿。”

    刘太生擦了一下眼泪,说:“我老了,没能耐了,儿子又死了,你们的好心好意我记在心了,连同去年援助我们的人,等孙子长大,一并报答。”

    王厂长抱过孩子,亲了一口。说:“老刘,坚定信心,这孩子几年就是小伙子。立山的妈妈来过吗?”

    刘太生:“从走以后一次也没来。”

    王厂长:“老刘,我们走了。”

    刘太生:“老王,说句实在的话,我就不留你们在这里吃饭了。”

几人走出刘太生的院子,上了车。双方挥手告别。

    王厂长:“小周,咱们不回家,去老林家吃炖鸡。”

    周超点点头。

    轿车又行驶在山路上。

    镜头淡出

 

    剧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