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顾永田(第二集)

时间:2019-07-28 19:14:09  来源:  作者:张成永
第二集
 

 
   字幕: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七日,日军从东、西、北三个方向进攻太原,太原城防司令傅作义,指挥部队与日军激战。
城北国军阵地上。
一颗颗炮弹,飞啸而来。
轰、轰、轰……
鬼子兵的炮弹,落在守军阵地上爆炸。
炮声刚停,鬼子兵蜂拥而来。
“打!”指挥官一声令下,阵地上的官兵,朝着鬼子兵猛烈开火。
  一士兵跑来报告:“长官,我连阵地被小鬼子突破。”
营长:“你们连长那?”
士兵:“报告长官,没有子弹了,连长带人和小鬼子拼刺刀。”
  营长大刀一挥:“一排弟兄们,跟我去二连阵地!”
  “走!”士兵们跟着营长,向二连阵地跑去。
 
    二连阵地上。
阵地上的官兵,纷纷上好刺刀,怒视着面前的鬼子兵。
“杀!”连长怒吼一声,带头向鬼子兵杀去。
“杀!”士兵们跟着连长,杀进敌群。
  “给我杀!”营长带来了增援部队。
    拼杀中,双方混战在一起。
拼杀中,一部分士兵,血洒疆场。
拼杀中,一个个鬼子兵毙命。
另一群鬼子兵赶来,阵地上的国军官兵,处境十分危险。
 
顾永田带着战士们,运送弹药来到阵地。
顾永田见此情景,一声令下:“一小队跟我打鬼子,二小队抢救伤员。”
战士们放下弹药,投入战斗。
叭叭叭,顾永田打死几个鬼子。
顾永田捡起鬼子兵的步枪,与鬼子拼杀。
自卫队的战士们,勇猛顽强。
他们与守军互相配合,和鬼子兵拼杀。
一个大个子鬼子兵,连刺两个国军士兵。
顾永田转过身来,同他较量。
大个子鬼子兵,朝着顾永田猛刺过来。
顾永田敏捷地闪到一边,鬼子兵扑空。
鬼子兵嚎叫着,再次向顾永田扑来。
顾永田怒视着鬼子兵一眼,同鬼子兵较量。
鬼子兵仗着身强力壮,起劲刺来。
顾永田急机智灵活,使鬼子兵次次落空。
鬼子兵有些急躁,姿势乱了。
顾永田瞅准破绽,一下子把大个子鬼子兵刺死。
大个子鬼子兵一死,其他的鬼子兵胆怯了。
顾永田和战士们配合国军将士,越战越勇。
鬼子兵见势不妙,纷纷逃走。
“马上抢救伤员!”顾永田向自卫队员下达命令。
一位老兵看着溃退的鬼子兵,豪迈地说道:“小鬼子,有种你就来吧,老子和你们血战到底!”
 
阵地上。
团长郭金铭来到这里。
顾永田带着大家抢救伤员。
郭金铭看看这个伤员,摸摸这个伤员。
一名头缠纱布的伤员,看见郭金铭十分激动:“团座!”
郭金铭:“孙二虎,你给我好好养伤,老子还等着你打小鬼子。”
伤员:“是!”
潘营长跑来向郭金铭报告:“报告团座,我营已经打退小鬼子第六次进攻。”
团长高兴地:“打得好!潘营长,我马上向傅长官报告,给你们请功。”
营长:“谢谢团座!”
郭金铭站在阵地上,指着大个子鬼子兵问道:“这个老兵油子谁干倒的?”
潘营长指着顾永田说道:“是这位兄弟撂倒的。”
郭金铭高兴地他走到鬼子尸体跟前,起劲踢了两脚。气愤地骂道:“狗日的,从绥远到太原,我的弟兄,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你的手里,你也有今天。”他说到这里,激动地拉着顾永田的手说道:“兄弟,谢谢你给我的弟兄报仇。”
顾永田:“郭团长,你别客气,打鬼子是我应该的。”
郭金铭:“兄弟,你跟我干吧,咱们一块打鬼子。”
顾永田委婉地拒绝:“郭团长,我们还有任务。”
郭金铭:“行,你们去忙吧。”
郭金铭恋恋不舍地看着顾永田的远去。
潘营长:“团座,顾永田是个将才,工人自卫队弟兄也好样的。”
郭金铭:“是啊,能撂倒这个老兵油子,肯定有本事,你抽空跟顾永田学学。”
    潘营长:“团座,我知道啦。”
郭金铭:“潘营长,一会小鬼子打炮时,你让弟兄们躲着点,咱不能做赔本的买卖。”
潘营长:“团座,我知道你心疼弟兄们。”
郭金铭:“兄弟,咱从绥远打到太原,一路上同小鬼子拼杀,咱那些出生入死的弟兄,没剩下几个人,我想给守涿州城的部队留点种子。”
潘营长记忆犹新地:“大哥,当年守涿州城一百多天,弟兄们吃不上喝不上,可照样嗷嗷叫。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兵强马壮的张学良来到城里,傅长官安排我们拉粮食,你向我一递眼神,我故意把粮食弄撒,你对我大发脾气,傅长官当着众人说道,你怕什么,我们有的是粮食。心高气傲地张学良懵了,难怪我们攻不下涿州,原来是他们的粮草充足。其实他哪里知道,那车上的麻包,装的都是些黄土。”
哈哈……两人开心地笑了。
郭金铭:“傅长官略施小计,张学良就和他称兄道弟。”
潘营长:“大哥,小鬼子一会就要进攻,你回指挥部吧。”
郭金铭:“兄弟,这儿交给你了。”
潘营长:“大哥,你放心吧,只要小鬼子敢来,我就起劲揍他。”
郭金铭朝潘营长点点头,转身走了。
 
日军指挥部里。
“巴格!”看着溃退下来的士兵,板垣征四郎指着战场指挥官破口大骂。
“哈依!”面对着长官的责骂,被骂者坂田,只能唯唯诺诺。
板垣征四郎:“坂田君,重新组织进攻,天黑之前,一定要攻进太原。”
坂田:“哈依!”
“将军!”矮个子龟田过来献计:“不战而屈,乃上策也。”
“龟田君,你有什么想法?”板垣征四郎看着龟田。
龟田:“将军,对面的守军,是傅作义守涿州城的劲旅,他们骄勇善战。如果硬拼,只会牺牲更多的帝国勇士。”
板垣征四郎:“龟田君,莫非你有良策。”
龟田:“将军,我手下的人报告,西城区指挥官肖玉虎,是个贪财好色的家伙。他的俩个副官,跟他一样的货色。”
板垣征四郎:“龟田君,你不愧是帝国大学的高材生,对支那人了解得如此透彻。我想,你有攻进城里的办法。”
龟田:“将军,我想带着一支奇兵,杀进太原城。”
板垣征四郎:“龟田君,中国人有句名言,将在外,不受军令。怎样进入太原,由你自己决定。”
龟田:“哈依!”
 

 
太原城西门。
肖玉虎的副官顿德富,在城门口盘查来往的行人。
嘀嘀!一辆汽车来到哨卡停下。
龟田一招手,七八个穿着国军服装的士兵,从车上跳下。
顿德富:“证件。”
龟田掏出证件,递给了顿德富。
“第二战区特务队。”顿德富看完证件,仔细打量一番。
“长官!”龟田把两根金条,塞到顿德富的手里。
“你?”顿德富想拒收,可有人用枪顶着他的腰部。
顿德富马上改变主意:“放行。”
“长官!”哨兵还想检查。
顿德富:“执行命令。”
哨兵:“是!”
龟田带着士兵,开车进入城里。
 
百货大楼前。
汽车开到这里停下。
龟田一摆手,鬼子兵从车上跳下,各自寻找目标。
 
    西城区里。
肖玉虎来到这一带,检查防御工事。
苟明才的二只贼眼,不停的打量着周围。
“团座,小鬼子进城啦。”苟明才大叫一声。
“你他娘的放屁。”肖玉虎破口大骂苟明才。
苟明才:“团座,你看。”
“啊?”肖玉虎抬头一看,附近高层建筑上,飘动着太阳旗。
苟明才:“团座,咋办?”
肖玉虎:“快撤!”
苟明才:“是!”
 
城西街道上。
混乱一片。
“小鬼子进城啦,小鬼子进城啦。”这消息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了守城部队。
街道上,乱象丛生。
当官的,开着车出城。
当兵的,蜂拥着出城。
各种物资,丢满一地。
龟田匆匆爬到大楼的高层,打开窗户一看。
守城部队溃退的情景,让他哈哈大笑。
龟田走进办公室,将日历翻到十一月九日。
鬼子兵耀武扬威地进了太原城。
 

 
“嘀嘀!”一辆军用吉普,在坑坑洼洼的碎石路上行驶。
肖玉虎坐在车上,看见溃不成军的部队,愁眉不展。
肖玉虎:“真他娘的丢人,在我的防区里,咋会出现日本人的奸细。”
顿德富心里有鬼,不敢接话。
肖玉虎:“顿副官,你在哨卡执勤,有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顿德富心慌意乱:“没……没有。”
肖玉虎很不满意:“你他娘的咋啦?”
顿德富无语。
 
三岔路口。
嘀嘀,汽车在这里停下,苟明才跑来报告。
苟明才:“团座,前面就到黄河,咱们去那里。”
参谋长:“团座,我们去河套吧。”
“去河套?”肖玉虎一眨眼,打了一个冷颤:“傅作义一旦查清事情的真相,他能饶得了我嘛。”
“团座,咱们去哪里?”苟明才问了一句。
肖玉虎马上改变主意:“苟副官,传我的命令,部队向长官部靠拢。”
苟明才:“是!”
 
   城北守军阵地上。
   团长郭金铭走出指挥所,困惑不解地看着远处的乱象。
郭金铭:“日本人还没进城,就他娘的乱成这个样子。”
   潘营长跑来报告:“团座,我的手下报告,小鬼子已经进城,咱们咋办?”
郭金铭:“你狗日的想撤?”
潘营长:“团座,我营还剩不到一百名弟兄。”
郭金铭:“兄弟,你不说我也知道,咱们团一千二百多名弟兄,现在还剩不到二百人。”
潘营长:“团座,咱这些弟兄,比当年守涿州打得出色。”
郭金铭:“是啊,不管是活着的弟兄,还是战死的弟兄,都没给傅长官丢脸。”
“团座,傅长官电话。”通讯员跑来报告。
 
指挥所里。
郭金铭跑进指挥所里来接电话。
傅作义在电话里喊道“……郭金铭哪,叫他来接电话。”
团长:“报告傅长官,我是郭金铭。”
傅作义:“郭金铭,别人的部队都撤出了阵地,你为什么还不行动?”
郭金铭:“傅长官,我的弟兄多次同小鬼子拼杀,才守住了这个阵地,咋么说撤就撤。”
傅作义在电话里发火:“郭金铭,你犯什么驴脾气,赶快带领部队撤出阵地。”
团长:“傅长官,我团一千二百多名弟兄,现在还剩下不到二百人。”说到这里,低声抽泣。
傅作义在电话里听到哭声,心也软了:“兄弟,咱这些弟兄都是好样的,和小鬼子拼杀,打出了军威,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郭金铭:“长官,我一想到咱那些战死的弟兄,就想在这里,同小鬼子血战到底!”话说到这里,呜呜地哭了。
傅作义:“郭金铭!”
郭金铭:“到!”
傅作义:“为了给死去的弟兄报仇,为了给当年守涿州城的部队留点种子,我命令你,立即带领部队,撤出太原城。”
郭金铭:“是!”
团长郭金铭放下电话,向官兵们喊了一声:“撤!”
侦察兵过来报告:“团座,我们把情况搞清楚啦,龟田领着七八个鬼子。在西城区里制造假象,肖玉虎不去捉拿日本鬼子,擅自带着部队逃跑。”
郭金铭狠的咬着牙根骂道:“狗日的肖玉虎,你不得好死!”
 
                          四
 
太原城里。
“小鬼子来啦,小鬼子来啦。”消息一传,城里的百姓,扶老携幼出城逃难。
“嘀嘀!”军车司机,为了快速出城,拼命的按着喇叭。
“肖团长!”顾永田带着自卫队的战士,正巧碰着肖玉虎。
肖玉虎一转脸,急催着司机:“快走!”
嘀嘀,汽车一加油门,快速离开这里。
顾永田气得大骂:“狗日的肖玉虎,说话不如放屁。”
马强:“顾先生,他们撤了,我们咋办?”
顾永田:“弟兄们,小鬼子马上来了,你们怕不怕?”
小顾:“怕什么,我们手里有枪,揍他个狗日的。”
众人:“揍他个狗日的!”
马强:“你们不要以为有枪就能打鬼子,打仗这事,牵扯的事情多着哪。第一,我们不能做赔本的买卖,第二,还要考虑好自己的退路。”
众人激动的情绪,让马强一席话说的冷静下来。
小顾:“马师傅,你说咋办?”
马强:“常言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们还是听听顾先生的意见。”
小顾拉着顾永田手说:“本家,小鬼子已经占领了太原,我们是走是留,你拿主意。”
顾永田:“弟兄们,马师傅说得对,和小鬼子打仗,我们不能做赔本的买卖。”
马强:“顾先生,你说咋办?”
顾永田:“我的意见是,咱们撤到吕梁山里,跟小鬼子打游击。”
 
  吕梁山,群山连绵。
  顾永田带领战士们,爬到了吕梁山上。
  太阳冉冉升起。
 
字幕:几个月之后。
战场上。
鬼子兵遭到我军重创,开始溃退。
指挥员下达命令;“司号员,吹号。”
一阵嘹亮军号响起。
“冲啊!冲啊!”顾永田端起武器,和战士们一起,冲锋陷阵。
几个小鬼子负隅顽抗,部队行动受阻。
顾永田匍匐来到土堆后面,对准鬼子兵猛烈开火。
小鬼子毙命,顾永田再次冲到前面。
顾永田收捡战利品,发现一幅地图。
“教导员!”通讯员从战马上跳下,跑到顾永田面前。
通讯员:“教导员,贺师长命令你,马上赶到师部。”
“驾!“顾永田催马前进。
 

 
一二0师部。
身材高大的贺龙师长,和政委关向应交谈。
贺龙:“政委,周副主席来电,阎锡山同意我们,在敌后建立自己的政权。”
关向应:“老伙计,阎锡山是个无利不早起的家伙,准会把汾阳文水划给我们。”
贺龙:“阎锡山知道,汾阳文水一马平川,有利于日军大部队的行动,我们要想建立自己的政权,困难一定有不少。”
关向应:“困难再大,我们也要建立自己的政权,否则,周副主席的心血,将付之东流。”
贺龙:“牺盟会和工卫旅一致推荐,四大队教导员顾永田同志,出任文水县长。”
“顾永田!”关向应十分高兴地说道:“这个同志打仗智勇双全,我正想把他调回主力部队。”
“政委,这一回你得忍痛割爱喽!”贺龙开心的笑了。
关向应:“老伙计,说实话吧,那天薄一波同志,向我谈到顾永田的情况,我真想把他调回主力部队。”
贺龙:“政委,你既然喜欢顾永田,我就把他调回主力部队,换别的同志去文水。”
关向应:“老伙计,牺盟会和工卫旅同时推荐,这说明顾永田同志的工作能力很强。你不常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报告!”顾永田来到师部门口。
“进来!”关向应向外边喊了一声。
“师长!政委!”顾永田走进师部。
贺龙:“顾永田同志,你挎包里鼓鼓囊囊,装的什么宝贝?”
顾永田掏出地图:“师长,这是刚缴获的地图。”
贺龙:“好东西。”
贺龙拿过地图,仔细的看着。
张参谋进来报告:“师长,侦查员报告,龟田的部队,已经占领了文水县城。”
贺龙:“这个龟田,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阎锡山的部队,之所以这么快的撤出太原,就是这家伙捣的鬼。”
顾永田:“师长,我去会会这个家伙。”
“你去?“贺龙点着手里的烟袋,吸完一口,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师长!”顾永田急了:“龟田有什么了不起的,别看他武器比我们好,我不怕他。”
“你不怕他?”贺龙向顾永田点点头,然后问道:“你有什么杀手锏吗?”
顾永田:“师长,我的杀手锏就是人民群众。别看龟田武器比我们先进,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敢到文水把他揍趴下。”
贺龙非常高兴:“好!面对着侵略者,我要的就是这种气魄。”
关向应郑重的宣布:“顾永田同志,组织上决定,由你担任文水县长。”
顾永田:“首长!我服从组织决定。”
贺龙语重心长的说:“顾永田同志,牺盟会和工卫旅同时点将,让你担任文水县长,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文水是个平川,各种势力错综复杂,要想建立我们的政权,困难一定不少。”
顾永田信心十足:“请首长放心,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共产党员。”
“顾永田同志,你在阎锡山那里,只是一个爱国青年。”关向应提醒了顾永田,然后说道:“目前的文水,小鬼子占领了县城和交通要道。你没去之前,我们党早已派人在那里展开工作,你到了那里,宣传我党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整合各种抗日力量。与此同时,要放手发动群众,动员他们投入抗日运动,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拳头,稳、准、狠的打击敌人,才能建立巩固我们的政权。”
顾永田:“首长,我明白啦。”
 

 
兴县,省政府驻地。
阎锡山坐在办公室里,外面的吵嚷声使他非常反感,气得他把毛笔一扔。
“长官!”肖玉虎出现在门口。
“玉虎,进来吧。”阎锡山说了一声。
肖玉虎:“长官,您不顾路途劳累,继续工作,是我学习的楷模。”
阎锡山:“玉虎啊,省政府仓促搬到这里,各项工作千头万绪,我恨不得白天黑夜都不睡觉。”
肖玉虎:“长官,您千万得注意休息。”
阎锡山苦笑了一声说道:“时局到了这个地步,我咋么能休息。”他走到窗前,望着外面混乱不堪的样子,感慨万千:“没想到啊,没想到,我阎锡山的部队,在日本人面前不堪一击,大半个山西丢啦,只能跑到这里避难。”
肖玉虎:“长官,卫立煌的中央军,都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我们退到这里,也是情理之中。”
阎锡山:“玉虎,你是不了解实情的。卫立煌虽然文武全才,但和共产党的朱德走的太近,老蒋起了疑心,他就是有个三头六臂,这仗也不能打好呀。”
随从过来报告:“长官,牺盟会和工卫旅推荐一批官员,报你任命。”
阎锡山:“共产党真会咄咄逼人,我来这里板凳还没焐热,他们就跑来要官。”
肖玉虎:“长官,大半个山西都被日本人占领,你干脆送个人情吧。”
“送什么人情?”阎锡山瞪了肖玉虎一眼:“别看现在他们听我的,说不定以后会出什么乱子。”
“长官,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您是怕共产党羽毛丰满。”肖玉虎满不在乎:“现阶段,共产党成不了气候。”
阎锡山望了肖玉虎一眼,没有说话。
肖玉虎:“长官,共产党不是喜欢发动群众吗,咱们就放开手脚,让他们跟日本人斗。”
阎锡山故装糊涂:“玉虎,你的想法是……”
肖玉虎:“长官,您一定知道‘ 鹬蚌相争,鱼翁得利 ’这个故事。”
嘿嘿……阎锡山笑了。
 
阎锡山重新坐在办公桌前,拿起刚送来的名单进行审批。
阎锡山一看顾永田的名字,自言自语起来:“这个人我听说过。”
肖玉虎:“长官,是谁?”
阎锡山:“顾永田!”
“顾永田!”肖玉虎大吃一惊。
“你认识?”阎锡山看着肖玉虎。
肖玉虎:“长官,顾永田太厉害啦。”
阎锡山不以为然:“有多厉害?”
肖玉虎出口成章:“顾永田,男,民国五年出生在江苏省铜山县大黄山乡西朱村。他家境贫寒,九岁丧父,十二岁上学,此人天资聪慧,一年级上了半年,跳到二年级,三年级时,成绩名列前茅,四年级未读,先生破例叫他报考徐州高小,十二道题,他做对八题,学校破格录取。高小二年,全校成绩第一,短短几年,进入铜山师范。可他误入歧途,闹学潮,搞罢课。”
阎锡山感到惋惜:“可惜呀,可惜,这么优秀的人才,咋跑到共产党那里去啦。”
肖玉虎:“长官,我也想为党国招揽人才,可顾永田不吃那一套。没有办法,我只有立案缉捕,派人跟踪。”
阎锡山:“后来哪?”
“后来……”肖玉虎十分痛苦地回想往事。
 
警察局里。
肖玉虎向众人下达命令:“全城戒严,立即抓捕顾永田。”
众人:“是!”
 
办公室里。
肖玉虎在这里等待消息。
苟明才和顿德富争吵着来见肖玉虎。
顿德富:“顾永田是你跟丢的。”
苟明才:“顾永田是你放跑的。”
肖玉虎大发雷霆:“瞧你俩个怂样,除了见面就掐,还有什么本事?”
肖玉虎一发火,俩人不吭声了。
肖玉虎:“你俩一个个的说,到底咋回事。”
顿德富:“局座,苟明才在小区里跟踪顾永田,却叫顾永田跑啦。”
苟明才强辩理由:“局座,要不是那个熊老妈妈捣蛋,顾永田也不能跑掉。”
顿德富:“局座,顾永田没有抓住,苟明才难逃其咎。”
苟明才:“局座,我在大粪场里搜查,顿德富不让我搜,顾永田跑啦,他也有责任。”
肖玉虎:“说我听听。”
苟明才:“局座,大粪场看铺老头屋里,一溜摆放六领苇席,我怀疑顾永田就藏在席子里面。”
肖玉虎:“什么理由?”
苟明才:“局座,不怕你笑话,我有个相好的,她背着我找别的男人。那天我去她那儿,她把那个野男人藏在席筒里,叫我一把连席子拽起来,抓住了那个野男人。”
肖玉虎:“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把席子拽完?”
苟明才:“局座,你问问顿德富吧。”
顿德富急忙辩解:“局座,我当时抓顾永田心切,没让他把席子拽完。”
肖玉虎眼珠一瞪:“够啦,俩个没用的东西,没有一个让我省心,还得老子亲自出马。”
苟明才和顿德富,互相瞅着对方。
肖玉虎:“苟明才!”
苟明才:“到!”
肖玉虎:“我命令你,马上带人到西边城门,严格盘查。”
苟明才:“是!”
肖玉虎:“顿德富!”
顿德富:“到!”
肖玉虎:“你马上带人到北边城门,严格盘查。”
顿德富:“是!”
肖玉虎恶狠狠的说道:“你俩人把眼睛睁大点,谁要放跑了顾永田,老子就枪毙谁。”
俩人同时答应:“明白。”
肖玉虎信心十足地:“顾永田,这一次老子亲自出马,我看你往哪儿跑。”
 
城西门卡口。
苟明才带着警察在这搜查。
苟明才两眼睁的大大的,认真盘查过往的行人。
岁数大的,摸摸看看开放人。
年纪轻的,不管男女,查得十分仔细。
男青年拽掉帽子,看看脸膛,左瞅瞅右瞧瞧,感觉没有问题时,这才放行让走。
苟明才硬逼着大姑娘解开头巾,生怕顾永田男扮女装出了城门。
拉大粪的车来了,苟明才更加认真。
苟明才:“下来下来。”
车把式从车上下来:“老总!”
苟明才盘查的更加仔细,伸手摸摸拽拽车把式的胡子,又弓腰看看车底下。这还不拉倒,又亲自站在车架上,拿起铁锹,朝大粪里猛捣几下,确定没藏人时这才放行。
苟明才:“快滚!”
车把式:“哎哎。”
前面一辆车走了,苟明才又开始盘查第二辆。
 
城北门卡口。
顿德富带人来到这里。
顿德富不敢马虎,注视着每一个行人。
年纪大的小商小贩,顿德富借着盘查,趁机捞油。
平民百姓,顿德富让其他人盘查。
拉大粪的车来了,顿德富捂着鼻子下达命令。
顿德富:“仔细检查。”
这几个警察,一看满车的薄屎,都往后趔。
顿德富发火:“都过去检查。''
几个警察一看顿德富发火,只好一拥齐上。
忙活一阵子,没有找着顾永田,这才放行。
顿德富一摆手:“滚!“
大粪车走了,顿德富和这几个警察不住的呕吐。
 
黄昏。
城东门卡口。
嘀嘀,肖玉虎坐着汽车来到卡口。
众警察:“局座!”
肖玉虎:“把眼睛睁大点,严格盘查!”
众警察:“是!”
 
出城大道上。
六辆拉大粪的大车,一溜排开朝东门走来。
顾永田装扮成车把式,赶着第三辆大车向城门走来。
前面卡口已经布满了警察,顾永田神态自若地赶着牛车。
“架!”顾永田抽了领头牛一鞭子,大花牛领头跑起。
车把式刘老汉,看着顾永田娴熟的技术,开心地笑了。
前面的车辆停下来检查,顾永田拢一下牲口,速度慢了下来。
大粪车来到卡口附近,顾永田一拽牲口停了下来。
 
     城东门卡口。
     第二辆车检查完了,顾永田赶着打车来到这里。
高个子警察走到顾永田面前:“叫什么名字?”
顾永田同他打个哑势。
高个子警察:“刘老头,这是谁?”
刘老汉:“老总,他是我侄子哑巴。”
高个子警察:“干什么的?”
刘老汉:“在大粪场里装大粪的。”
     高个子警察,把顾永田打量一番,开始盘查。
高个子警察想来搜身,一看顾永田的衣服脏乎乎,没走两步打消了念头,他喊了一声:“哑巴,把手伸出来看看。”
顾永田刚要伸手,肖玉虎从值班室走出。
一阵南风刮来,粪臭味熏得肖玉虎恶心要吐。
肖玉虎用手帕捂住鼻子问道:“咋回事?”
高个子警察指着顾永田说道:“局座,赶车的是个哑巴。”
“哑巴?”肖玉虎起了疑心:“哑巴,过来我看看。”
车把式:“哑巴,你过去伸手让长官看看。”
     顾永田打了一个哑语,故意走到肖玉虎面前,伸出脏乎乎的黑手。
     顾永田身上的气味,熏得肖玉虎犯恶心,他一边摆手,一边捂住嘴唇。
     高个子警察:“局座,您到一边歇歇,我来检查。”
哇了一声,肖玉虎呕吐出来,他赶紧捂住鼻子,说了一声:“叫他快滚。”
     高个子警察十分认真,又问肖玉虎一句:“局座,不检查啦?”
肖玉虎歪着脑袋仔细看看,满身脏臭的顾永田,头戴一顶破草帽,嘴里衔着一根长烟带。看到这里,他心里有火,冲着高个子警察破口大骂:“你他娘的扯淡,顾永田是一个白面书生,咋能和拉大粪搅合一起,叫他快滚!”
高个子警察:“快滚!”
叭,顾永田打了一个响鞭。
大花牛飞快地追赶前面的车辆。
 
警察局里。
肖玉虎在众人的面,听着部下的回报。
“报告局座,我们没有抓住顾永田。”
“局座,根据您的指示,我们在城南门一带戒严,没有发现顾永田。”
“行啦行啦,全是他娘的饭桶。”肖玉虎把部下臭骂了一顿。
汇报者低下脑袋,任凭肖玉虎责骂。
肖玉虎看一下手表,又向外面瞅瞅。
顿德富跑过来报告:“局座,我除了在北门布控,又在这一带搜查了三天三夜,没抓住顾永田。”
肖玉虎:“顾永田家里哪?”
顿德富:“去了,一无所有。”
肖玉虎一听,心里非常着急,抬头向外面看看。
“局座!”苟明才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进来。
“你咋么才来?”肖玉虎瞪了苟明才一眼。
苟明才在众人面前表功:“局座,我带人在荆山桥守候,又到顾永田家里搜查。”
肖玉虎急切地追问道:“顾永田哪?”
苟明才:“没抓着。”
肖玉虎听说结果,气不打一处来,再次对着众人发火。
肖玉虎:“平时看你们一个比一个能,一到关键的时候,都是他娘的饭桶。”
面对着肖玉虎的责骂,众人不敢吭气。
肖玉虎指着众人,恶狠狠地追问:“你们说,顾永田到哪去啦?咹,咋不说话的,一个个都哑巴啦。你们告诉我,到底是那个王八蛋放走的顾永田。”
众人面面相窥,无人敢言。
 
阎锡山听完肖玉虎讲述,又关切地问道;“后来哪?”
肖玉虎:“长官,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在许多人的围堵之下,他顾永田咋么出的徐州城。”
“玉虎啊,你这一说,叫我左右为难。”阎锡山看着顾永田的名字:“不批吧,现在是国共合作抗战时期,我要招惹是非,批吧,我又担心顾永田是共产党。”
“长官,顾永田的底细我查过啦,他不是共产党。”肖玉虎想在阎锡山面前表功。
“你咋知道顾永田不是共产党?”阎锡山问了一句。
“长官,顾永田逃出徐州之后,就在西安集贤庄饭店跑堂。”肖玉虎说出了调查后的结果。
“共产党的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和党国的许多要员,都曾经下榻过这个饭店,我和卫立煌也到过那儿。”阎锡山再三叮嘱:“玉虎,你给我好好查查,能在集贤庄饭店跑堂,决不是等闲之辈。”
  肖玉虎:“长官,我亲自到饭店查的,顾永田来到西安穷困潦倒,在干货店里出苦力。人家休息的时候,他抱着书看,受到集贤庄饭店蒋老板的赏识,直接把他要到饭店跑堂。”
阎锡山:“玉虎,你再去饭店一趟。”
肖玉虎:“长官,您是担心……”
阎锡山:“共产党诡计多端,仅凭这些,我咋能放心。”
肖玉虎:“长官,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让顾永田干吧,他出不了咱的手心。”
阎锡山:“玉虎,莫非你有紧箍咒。”
肖玉虎振振有辞:“长官,当年在徐州,我之所以没抓住顾永田,是因为顾永田在他的家乡。可现在不同啦,顾永田在咱的一亩三分地上,况且,我们还有许多有利条件,其一,文水是个穷县,有县无城,这里十年九旱,三大富家,有二家的儿子在我手下当差。其二,顾永田在文水,一定会触犯日本人在吕梁的利益,日军司令官龟田太郎,不是个省油的灯,岂能善罢甘休。其三,……”
阎锡山当面做出决定:“我任命你为晋绥地区专员。”
肖玉虎:“谢谢长官栽培。”
阎锡山:“来人。”
随从:“到!”
阎锡山:“传我的命令,任命顾永田为文水县长。”
随从:“是!”
阎锡山幸灾乐祸地说道:“顾永田,我看你多厉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