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念人:《曙光》第十五章

时间:2018-08-22 13:15:36  来源:原创  作者:念人

  又一个冬天来了!

  这个冬天,尽管天空中偶然射出一缕阳光,但是,寒风阵阵,仍然把街道旁的小榕树树叶,吹得飘落满地,露出光秃秃的枝条。

  这年头,由于官场腐败,造成经济不太景气。九点钟,街面上的商铺迟迟不开,行人稀少,唯有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老爷们,他们的汽车尾气筒,在寒风中“嗡嗡”地叫着。

  王学瑞天蒙蒙亮就起了床,刷牙漱口后,什么也不吃,就拿起一条长棍和塑料袋,顶着晨露,一人来到南江岸边游泳场捡空塑料瓶。因为,游泳场有几个台池,作为停靠保洁小艇的小码头。然而,这些小码头,每晚都有不少游客抛弃到江边的矿泉水空瓶流入这里。对此,每天一早,他就来到这里检空矿泉水瓶去卖,换回买米买盐的钱。是的,自从兰兰走后,几个月来,每天都是这样,天蒙蒙亮,他就悄然无声地来到这里,当太阳露头时,他就悄无声息地归去。

  这天一早,王学瑞拾矿泉水瓶回家后,他就煮一些稀粥喝,然后,骑上自行车往省纪委走去。他走在街上,面对迎面袭来的阵阵寒风,他感觉到,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尤其是失去兰兰后,他就更加感到寒冷刺骨,更加感觉到今年冬天的寒冷滋味。

  省纪委设在省委一号大院里,王学瑞费了九牛五虎之力,过五关斩六将,花了多半个小时,才来到省纪委副书记蔡天才的办公室。

  蔡天才看到王学瑞进来,他装出热情的样子,请王学瑞坐下来,冲上一杯红茶,然后,他打开档案柜,取出一卷宗档案资料。

  “今天来,很好,我正准备找你来。”蔡天才含笑地说。

  “这么久了,我也知道你要找我来的。”王学瑞含蓄地说。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说着,蔡天才喝了一口茶后,接着说:“你给省纪委寄来的申诉信,经过我们的分析审议,四个问题中,除第三个问题,确实存在劳动报酬的因素外,其余三个问题,情况属实。经省纪委审理室审议,撤销原来的撤职处分,恢复原级别,改撤职处分为记大过处分。”说完,蔡天才递给王学瑞一份处分通知书。

  (二)

  王学瑞把结果处分通知书,从头到尾详细地看了一遍。尽管这份省纪委处分通知书比省乡村局处分通知书公正了一些,纠正了一个问题,但是,省纪委仍然站在腐败分子的立场上,继续袒护省乡村局领导腐败行为,官官相护。没有彻底撤销省乡村局对反腐败干部打击迫害的错误决定,没有站在党与人民的立场上,彻底纠正潘沿美对反腐败干部打击迫害的行为,一丘之貉。这时,王学瑞看着这份蔡天才交来的处分通知书,心里大失所望。他义正言辞地对蔡天才说:“这是官官相护的翻版。这份通知书中除纠正了把稿费当做乱纪处分外,其余三条罪状,说情况属实。试问,属实在哪里?一、我的报销款,是经过有关领导审批同意的,有证据,而且证据都存于杂志社财务科,你们为何不去调查落实呢?把报销款当做贪污款,这是捏造事实,明目张胆对反腐干部的打击迫害;二、组织调入干部,不安排住房,这本是不对的。单位给予租住者适当的一些补贴,这也是政策允许的范围之内。这些住房补贴,是经杂志社领导班子讨论同意,入账都有条有据,有什么错呢?把正当补贴当做挪用,这不是捏造事实、颠倒黑白,对反腐败干部进行打击迫害吗?三、发放稿费单是新闻单位发放稿费的单据凭证,凡是新闻媒体都是这样操作的,这种凭证也是新闻媒体的一种传统操作凭证。把稿费单当做白条单,这是张冠李戴,没事找事对反腐干部进行打击。以上情况,有证有据,实事求是,有案可查,有法可依。蔡副书记,我一不贪污、二不受贿、三不赌博、四不嫖娼,你凭什么还记我大过处分?”

  听王学瑞不客气地反驳后,蔡天才装出调解的态度说:“俗语说,人说人有理,鬼说鬼有理。政策是圆的,你转过这边说也对,转那边说也对。”

  蔡天才这么一说,使王学瑞吃了一惊,一个省纪委副书记,怎么说出如此低劣的话。王学瑞仗义执言地说:“作为审理室,必须按照政策按法律办事,按证据按事实,实事求是地审理案件。作为省纪委审理室要主持公道,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审理案件,不冤枉好人不放走坏人。”

  “有些东西,是说不清楚的。说你有罪也行,说你没罪也行。”蔡天才反驳地说。

  “按你的说法,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照你的逻辑,审理一个案件,当官的说了算,根本不按实事求是的原则,不需要证据。试问,这是什么逻辑?”王学瑞针锋相对地反驳。

  “现在,有什么事按实事求是呢?如果按实事求是办事,就有黑猫白猫之分了。”蔡天才有见地说。

  “你这么说,不是共产党所说的实事求是的办事原则,而是为贪污分子大开腐败之门。这简直是执政为贪,而不是执政为民。听你这么一说,我真后悔,当年应该贪的三、五千万元。”王学瑞从愤怒转为伤心地说。

  “我看这个问题,咱们俩不要争执了,也不是我们俩能争执得明白的。按这种情况来说,我们已经退一步了。你也应该退一步,给个台阶,让潘沿美、邝水扁下吧!”蔡天才转为用温和的口气说。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为何给台阶,让他们下呢?让他们继续贪污受贿?”王学瑞大失所望地怒斥。

  “如果你不让,他也不让,这桩案件就解决不了了!”蔡天才显示出为难的样子。

  “为何解决不了,省纪委要站在党与人民利益的立场上处理问题。有问题,该抓就抓,该杀就杀!”王学瑞大义凛然地批驳。

  “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蔡天才不认输地说。

  王学瑞对蔡天才是了解的。过去,他与邝水扁、潘沿美一起,同在省农办共事过。据了解,他与邝水扁同在监察室工作,属哥们兄弟,省农办撤销后,他们才分开的。此刻,王学瑞考虑到,蔡天才与邝水扁的关系,与他的所作所为,贪贪相护,要寄希望于蔡天才,是不可能了。于是,王学瑞对蔡天才说:“蔡书记,那你看着办吧!”说完,他就起身走出省纪委审理室。

  (三)

  在返家的途中,王学瑞顶着前面刮来的阵阵寒风,他把公文包挟在右腋下面,双手插进衣袋里,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大街旁光秃秃的树枝底下,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幕幕令人不堪回首的事情。

  反腐文章在杂志上刊发后,受到局领导潘沿美的打击迫害,封了《广南乡村》杂志社,拘禁他达十二小时之久,强迫承认发表文章攻击领导的错误行为。

  面对潘沿美的拘禁和威胁,他对发表反腐文章,丝毫没有后悔,绝不承认错。于是,潘沿美采取进一步的打击报复行动,九年不安排工作,九年不发放工资。

  为进一步打击报复,于是,潘沿美下令局财务处停发他九年工资,断绝了他的反腐后路,强迫他就范。

  潘沿美下令停发工资,致使他一家陷入生活困境。儿子上门与潘沿美论理,打了潘沿美至轻伤,被邝水扁以捣乱行政机关秩序罪、故意伤害罪,抓进监狱。

  生活的困境,迫使年仅十二岁的女儿梅梅辍学,跟妈妈上街卖菜为生,被潘沿美指使‘黑手党’分子开车撞死。

  生活的贫困,致使年迈九十岁的老母亲患病没钱治,他登门向局求借500元送其入院医治,潘沿美不同意,故使母亲死于家中。

  为把他置于死地,指令林花花、陈香香涂改他的房改档案,光天化日之下劫走他的房屋。

  房屋被劫,使他一家人生活陷入了无家可归的境地。生活的绝望,迫使妻子兰兰走上了不归路。

  这一桩桩血泪,一桩桩心酸事,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使他一直陷入生活的痛苦之中。是的,他真的料不到,这几篇反腐文章,竟然会引来这么多的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去,身在官场二十多年,他完全看不到官场的黑暗,看不到官场的腐败阴险,单凭着一颗对党对人民的忠诚之心,凭一股年轻人工作热情,凭一股埋头苦干精神,才把他推上这一奸诈无情的境地。今天,从蔡天才的谈话,从蔡天才对案件的审理情况,进一步证实了社会上所流传的贪贪相护的言论,也使王学瑞更深层次地看到官场的腐败。俗语言,经一事长一智。与潘沿美的斗争,不仅仅从大风大浪中学到了不少的人生哲理,同时,也为今后的官场拼搏增添了无穷无尽的智慧与力量,指明了人生前进的方向。

  (四)

  这时,他又想起前辈一句名言:‘政治磨难,并不是人人都能有机会遇得到的。而且能经得起磨难考验的人,更是稀少。只有经过政治磨难与战胜磨难的人,才是世人所敬重的人,是品德真正高尚的人。’想到这里,王学瑞又从一系列思想打击的漩涡中跳出来,他不后悔,不后悔自己写那几篇反腐文章,能有机会为党为人民利益呐喊,感到安慰,感到自豪。想到这,他浑身充满了力量,增强了与潘沿美腐败一伙斗争的决心和信心。

  这时,已临近中午了,肚子感觉到特别饥饿,望着热火腾腾的餐馆,他真想进去好好吃一顿。是的,像这样的餐馆,自己确实是已经好久没有进去过了,尤其是兰兰离去后,自己常常是吃上顿没下顿的光景。每当这个时候,在自己的心中,更显得兰兰在其生命中所占据的位置,更加流露出对兰兰的爱念之情。如果兰兰在世的话,她是不会让自己这样在寒风中挨饿的,尽管经济多么拮据,也会设法弄点什么东西吃的。现在,他渐渐感觉到,身边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显得凄凉寂寞,忧患余生。此刻,他走在街道上,肚子里仿佛像夜间中湖边青蛙的那样哗哗叫,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衣袋里仅有十元钱,可是,还是不自主地用手去摸一摸,希望自己弄错了,衣袋里放着100元,能进入餐馆美美的吃一顿。啊!一个顾家的男人,如果没有了女人,生活就像放风筝,一旦断了线,不知飘落到何方!一位作家,一位有成就的记者,又是一位省级新闻单位的社长,出于良知,为人民说几句公道话,被潘沿美打击迫害到如此地步,真是生不如死呢!

  说实在,说到死,王学瑞的脑海里确实是浮现过几次,每次,每当这一念头显露时,做人的品格就反复出现,牢牢地占据着脑海,他想着,假如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潘沿美肯定会给自己戴上畏罪自杀的帽子,这样一来,坚持九年的反腐败斗争,其结果就是一江春水付东流,到后来,不仅像南宋秦桧一样,永远带着奸臣的罪名,而且白费那些支持我爱护我的一切亲朋好友的心血,对不起党和人民多年来的培养,对不起父母对自己的教导,有愧于人民作家、记者的崇高称号。每一次想到此,就打消了死去的念头,坚强地活了下来。

  (五)

  走着,走着,他来到一家街道小饭馆,小心翼翼地从衣袋里拿出十元钱,花了五元买了一份煲仔饭,找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一大口一大口地吃起来。啊!真香,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溢香的饭了,回想起当社长时的情景,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滋味……

  一口气,吃完煲仔饭,他看了看手表,还差二十分钟才到两点半,于是,便顺手从文件包中取出在路上捡到的一份参考消息,一边喝水一边像如饥似渴地翻阅起来。看着看着,他觉得很累很累,就把头伏在桌子上,模模糊糊地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在悠悠荡荡的睡意中隐约听到叫喊声。

  “先生,我们快要下班了!”一位女服务员一边推着王学瑞的手,一边小声地叫。

  这时,睡在朦胧中的王学瑞,听到有人喊,便苏醒过来说:“对不起,真对不起,不注意睡着了,妨碍你们,请原谅,请原谅!”

  “没事,没事,醒来就好了!”女服务员亲切地说。

  “好!好!我马上就走!”说着,王学瑞提着文件袋,就朝门外走了。

  “先生,喝一口水才走吧!”女服务员像对待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热情地招呼他。

  王学瑞看到女服务员这样的热情面孔,联想到这九年在官场所遇到的种种阴沉的面孔,感动得泪水满眶。他看了看手表,已是下午三时了,他心里十分感激地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一声:“再见!”然后,他走出门口,消失在人群中。

  走出餐馆门口后,转了两个弯,王学瑞来到省乡村局办公室找同事覃孚主任。

  “王社长,辛苦了,请坐!”覃孚看到王学瑞突然到来,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招呼。

  “覃主任,有事找你!”王学瑞一边说一边坐到沙发上。

  王学瑞刚坐下,覃孚就为他冲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王学瑞接过茶杯,看到办公室没有他人。于是,他就和覃孚谈起到省纪委找蔡天才的事情。

  “今年五月份,我给省纪委那份申诉信,今天上午,我去省纪委找到副书记蔡天才,他答复说:你的申诉信,经省纪委审理室审理,在四条错误中,除第三条确实有劳动报酬的关系,需给予纠正外,其余三条错误维持不变。在处分上,改撤职处分为记大过处分。”说到这里,王学瑞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我认为,这是继续坚持打击迫害反腐干部。”

  “真是贪贪相护,互相包庇。”覃孚气愤地用手拍了一下桌子说。

  “我责问,凭什么审查我九年?凭什么记我大过处分?蔡天才回答说:“有些东西,是说不清楚的,说你有罪也行,说你没罪也行。”王学瑞照蔡天才原话说。

  “这是省纪委副书记说的话吗?简直是黑社会老大。没文化!”覃孚用愤愤不平的语气说。

  “蔡天才还说,我们已经退了一步,你们也要退一步,给一个台阶,让潘沿美、邝水扁下吧!”王学瑞照蔡天才原话说。

  “这个蔡天才,简直在玩游戏,而不是在审理。”覃孚还是怒气冲冲地说。

  ”我反驳说: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错就要承认,对就要发扬,为何要给潘沿美台阶?“王学瑞激动地说。

  覃孚听到这里,喝了一口水,思索了一会,然后,放缓了口气对王学瑞说:“从蔡天才的口气分析,看来,潘沿美、邝水扁一伙整人,打击报复是错了!为了保腐败,坚持不承认错误。如今,蔡天才叫我们退一步,给一个台阶潘沿美、邝水扁下,把反腐败问题,当做小孩之间的吵架,各打五十大板,就算了!从这一情况来看,他们想逃跑了。世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想整死人,整不死,就走!能走得了么?潘沿美动摇了,担心继续下去,他妈的那些腐败底子,被我们越揭越臭。腐败问题,这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是原则性的问题。潘沿美不仅仅是打击迫害反腐干部,更为严重的是贪污、受贿、包二奶等腐败问题。这些腐败问题,我们必须紧抓不放,绝不能让其一走了之。话又说回来,省纪委把撤职改为记大过处分,尽管省纪委仍然袒护腐败,继续支持潘沿美对反腐败干部的打击迫害,但是,他们究竟退了一步,这一步,确实来之不易,这是我们坚持九年抗争的胜利,是我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胜利。正像毛泽东同志所说,这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更艰苦的斗争,还在后面,我们要看到与腐败分子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

  覃孚说到这里,喝了一口水,心里充满着激昂地接着说:“这一步,使我们在九年的艰苦岁月斗争中看到了曙光,我们要充满信心与决心,与腐败斗、与潘沿美斗,直到胜利为止!”

  说到这,覃孚又停下来,喝了一口茶,然后,他左手拿起那份复审处理通知文件说:“这份复审文件,我全看了。我认为,这份文件所说的问题,不实事求是,甚至捏造事实。处分的证据不足,是一份典型的官官相护,继续打击迫害反腐干部的新罪证。我们要继续上诉,向中纪委申诉、向贺部长申诉、向胡总书记申诉。我们要增强信心与决心,发扬鲁迅痛打落水狗的精神,乘胜追击,彻底揭露潘沿美一伙的腐败罪行,直到最后胜利为止。”

  王学瑞走出覃孚的主任办公室后,一人走在街上。覃孚刚才所说的话,使他想得很远很远,一个处级干部社长、一位新闻记者、一位作家,仅仅为民说几句公道话,为何被上级领导整九年之久?更不明白的是,查出一分钱没有贪污,上级组织不闻不问,不给予平反,尤其令人不解的是,潘沿美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击报复、违法违纪,组织上不但不处理,反而袒护,难道潘沿美这种做法是对的吗?更令人气愤的是,群众揭露潘沿美利用职权贪污、受贿、公开包二奶等腐败行为,组织上不仅不了了之,而且还有大人物出面袒护解围,使潘沿美逍遥法外,难道人大常委会所制定的法律是专门惩治弱势群体底层人的吗?

  回到家中,他按照覃孚主任的指点,立即拿起笔,向胡总书记写信。

  他把潘沿美所捏造的所谓4条罪状,即把报销款当做贪污款;把正当补贴当做挪用;把稿费发放当做乱纪;把稿费单当做白头单等作为继续打击迫害的新证据,详细写成材料,再次向中央领导申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