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念人:《曙光》第十六章

时间:2018-08-22 13:17:33  来源:原创  作者:念人

  这天清早,潘沿美比平时上班快半个小时,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公务人员煮好开水后,潘沿美冲好茶返回办公桌,刚坐下不久,便看到莫晓兵从门口走过,他就知道莫晓兵伤愈出院了。

  这次,莫晓兵没有被邝水扁指使的三轮摩托车撞死,他心里感到很为狂慌。因为,邝水扁指使的撞车行动和上次刘曹苞指使的撞车行为,明白人一看,就会看出这是属故意伤害罪,讲重一点是暗杀行为。尽管这次被抓去的人,邝水扁已经救出来了,可是,这种低水平撞车行为,不仅没有要莫晓兵的命,反而给莫晓兵抓到了把柄,致使他们更加猖狂反腐败,一旦失神,他们就会抓到自己那些贪污受贿东西,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他急忙拿起电话。

  “水扁,你通知大庆、花花,马上到我办公室开会。”

  “好,我马上通知!”

  不到十分钟,梁大庆、林花花、邝水扁,他们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到达潘沿美办公室,围着茶具坐下来,林花花忙着为他们冲茶。

  这时,潘沿美看到个个脸上没有笑容,知道到他们都为最近莫晓兵摩托车相撞事件焦虑不安。于是,他拿起茶杯,从办公桌起身走到茶具中间坐下来,脸带严谨地说:“莫晓兵已经伤愈出院,按照莫晓兵的性格,他是不会放过此事的。据内线反映,王学瑞复活后,最近,活动也非常繁忙,此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今天,紧急召集你们开会,讨论研究一下,如何对付他们。”

  潘沿美讲完后,大家都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只顾低下头来喝茶,现场气氛显得有点沉闷。大约过去了十多分钟,这时,军师梁大庆对邝水扁开口了。

  “水扁,我就是不明白,由你负责的行动,每次都失败,留下一条长长的尾巴,我不知道,你这个监察室主任是怎么当的?”梁大庆对邝水扁有点埋怨地说。

  “莫晓兵太狡猾了,很少踫到这样的对手。”邝水扁顶着说。

  “是你笨蛋,不是对手狡猾。”潘沿美狠狠地骂邝水扁。

  “你迫死刘慧这桩血案,王学瑞、莫晓兵能放过你吗?”林花花对着邝水扁紧迫着说。

  林花花这么一说,倒是把邝水扁震住了。他马上提起精神对潘沿美说:“老大,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将计就计,把他们俩干掉,除掉后患,免得我们整天提心吊胆。”

  “我看只有走这条路了。”梁大庆接着说。

  潘沿美看到军师梁大庆赞同邝水扁这一提议,便问邝水扁:“你如何实施,说说你的计划?”

  “第一步,我们以复职这个由头,通知王学瑞到局里开会,我们冲上茶热情接待他。这种茶,是内部专门对付异己分子的,一旦喝下去,一个星期后就神不知鬼不觉死亡;第二步,在同一天,我们派莫晓兵到南青公司了解情况,我们事先布置阻击手在办公室五楼,他一到达马上就开枪暗杀。这些案件发生后,我派人进行处理,保证做到万无一失。”邝水扁心中充满把握地说。

  潘沿美听邝水扁这一布置,没有马上表态,他转头问梁大庆:“你意见如何?”

  “不错,水扁布置得很好,办法是好的。但是,一定要选择可靠的人,去执行这个任务。”梁大庆赞同地说。

  “花花,你看法怎么样?”潘沿美问林花花。

  “我完全赞成。不过,这次任务重大,望水扁做得干脆利落,不要再留尾巴了。”林花花担心地说。

  “既然,大家都同意这个方案,我也没意见。刚才花花说得很好,此次任务重大,再不要像上次实施摩托车暗杀方案时,留下长长的尾巴。我们已是走在一条船上,要想把船开到岸,水扁一定要全力以赴,出力划船。否则,船一沉,谁都死掉。”说到此,潘沿美停下来喝了一口茶,看了看大家一眼,接着说:“此次暗杀任务,交给邝水扁去完成,大庆、花花协助。”说着,潘沿美顺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100万元支票,一边交给邝水扁一边交代说:“这是任务的活动经费,有什么问题随时向我报告。会就开到此!”

  (二)

  话说王学瑞一家,被潘沿美迫害得家破人亡,死的死,抓的抓,家中唯一剩下王学瑞一人。每次,他去找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回来,当打开房门跨入门口时,一片寂寞凄凉的情感,立刻冲上心头,使他感到相当的独孤痛苦,眼泪不禁渐渐充满眼眶。然而,悲伤激起了他无比的愤怒,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活下去,为人民挖出潘沿美这一伙腐败分子,给死去的母亲、妻子周兰兰、女儿王梅梅伸冤,给被邝水扁狂抓进监房的儿子王南南伸张正义。

  这天清早六点左右,王学瑞刚刚起床,从卫生间出来后,像平常一样,来到阳台,伸伸手,动动腰,揉揉眼睛,然后,看看阳台上的杜鹃花。他触景生情地回忆起,兰兰在世时,尽管生活过得很艰苦,可是,她还是天天坚持为杜鹃花浇水,使杜鹃花冬天仍开不衰。兰兰离去后,杜鹃花失去了主人,花朵再没有像往日那样引人注目了。想到这里,王学瑞感到无限的惆怅与悲伤。此刻,他抹了抹眼眶中的泪水,抬起头来向远处望去,不见太阳,只见一块一块的乌云,笼罩着天空,从东边往西边飘去,如果是夏天的话,一场狂风暴雨就将要来临了。

  上午八点,王学瑞接到邝水扁的电话,通知九点半准时到达局小会议室开会,有关工作安排的问题。邝水扁这一电话,使王学瑞惊喜交加,是不是在上级的压力下,潘沿美真的要安排自己的工作了,还是潘沿美又设的新骗局呢?想来想去,他重新拿起电话,给莫晓兵去电。

  “老莫,我刚刚收到邝水扁电话,通知九点半准时到达局小会议室开会,有关我工作安排问题。”王学瑞说。

  “我也刚刚接到局人事处林花花的通知,通知我上午到南青公司了解情况。奇怪,我们俩人一起突然接到通知,一个开会一个外出,连让我们商量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不正常的现象,尤其是您,事先什么风声都没有,突然说安排工作,那就更不正常了。我认为,这是潘沿美看到末日要来临了,狗急跳墙,新设的一个骗局。尽管是骗局,我们也要闯一闯,看看潘沿美究竟是如何设局行骗。对此,会议,您还是要去参加;南青公司,我也是要去。但是,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连他们的茶水都要注意,防止潘沿美下毒手。”莫晓兵小心翼翼地说。

  “好,好!你说的话,我记住。”说完,王学瑞放下电话。

  上午九点,王学瑞手里拿着上班时所提的文件袋,连胡子都不刮,仅用手端正一下近视眼镜,就跨出门口,骑上那辆陪伴自己多年的陈旧自行车,往局里奔去。

  (三)

  九点半,王学瑞准时赶到局小会议室。

  一跨入门口,只见梁大庆、邝水扁、林花花等人,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坐在长方形会议桌东边。

  王学瑞走入会议室后,坐在长方形会议桌西边,即梁大庆、邝水扁、林花花的对面。刚坐下,办公室公务人员小胡,端上热腾腾的茶水进来,每个人面前放上一杯。

  这时,林花花一边喝茶一边说:“开始开会,这个会,本来潘局长准备参加的,一上班,就接到省府办公厅电话,到省府开会去了。因此,这个会由我来主持召开。今天这个会,主要是商量安排王学瑞同志工作安排问题。”说到这里,她喝了一口茶接着说:“王学瑞由于经济上存在问题,组织上正在立案调查。由于种种原因,王学瑞己经九年没有工作了。王学瑞没有工作,造成了生活很是困难,根据省纪委领导意见:‘先解决生活问题!’对此,今天,特通知王学瑞同志来,商量解决工作问题。”说到此,林花花又停下来喝了一口茶,正准备接下去说时,她看到王学瑞连茶也不喝一口,静静地坐在那里,于是,便劝王学瑞说:“学瑞同志,怎么连茶都不喝一口,请你放松些,边喝茶边听我说。”

  “好,喝茶!”说完,王学瑞就端起茶杯准备喝茶,当茶杯端到嘴边时,突然,他闻到一种怪味道,此刻,他马上想起莫晓兵在电话里的嘱咐:‘连茶水都要注意。’于是,他马上放下茶杯。

  邝水扁看到王学瑞把准备到嘴喝的茶,又放下来,心里显得焦急起来,于是,他还是装出慢条斯理喝茶的样子,含笑着说:“不错的茶,是云南正宗普洱茶。”说着,他率先端起茶杯喝茶。

  一听到是普洱茶,王学瑞是从来不喝这种茶的。因为,这种茶有一种怪怪的味道,王学瑞一闻到就想呕吐,所以,更不想喝。对此,他放下茶杯后,对邝水扁说:“我从来不喝普洱茶,因为,它有一种怪味道,不好喝!你们的好意,我领了。”

  梁大庆看到王学瑞推辞掉茶,不免有点奇怪,每次开会,那有人冲茶不喝的呢!是不是王学瑞发觉了茶的秘密?不会的。想到此,他装出皮笑肉不笑的神态劝说:“那怪味,这正是普洱茶的功能就在这里。刚开始喝时,谁都有这种感觉,喝多了就感到香了。犹如天津的臭豆腐一样,闻起来是很臭,但是,吃下去就很香的。喝吧!”说着,梁大庆先举起杯喝。

  他们这样热情推促王学瑞喝茶,这种从来没有过的现象,更使王学瑞心中产生怀疑,料到今天开会并非工作安排,而是设陷阱。于是,便对林花花说:“花花同志,今天是通知我来安排工作问题,还是通知我来喝普洱茶,要是通知我来专喝普淇茶的,那就免了吧!”说完,他立刻站起来,转身就走。

  (四)

  林花花看到王学瑞真的要走,担心阴谋暴露,于是,急急站起来说:“学瑞同志,不喝茶就算了。我们还没有开完会呢!请坐下来,继续开会。”

  尽管林花花怎么叫喊挽留,王学瑞连头也不回,不宵一顾地走出会议室大门口。他连电梯都不坐,大踏步从七楼下来,走出办公楼门口,来到自行车棚,取出自己的自行车,一口气骑上自行车走了。

  再说莫晓兵,今早八点半,他放下王学瑞打来的电话后,就骑上摩托车往广南大学司法鉴定鉴证中心,取回了前不久送去鉴定的检验结果。检验结果表明,他在南青公司办公楼五楼,现场抽取的方块液体就是精液。莫晓兵接过检验结果通知单后,兴奋得差点叫出声来。他心里想着,有这张权威检验单证据在手,邝水扁强奸杀人罪证还能逃脱吗?想到此,他十分小心的把检验单,放入裤子内的暗袋里,然后,骑上摩托车,往南青公司开去。

  人常言:人有喜事精神爽。一路上,莫晓兵一边开着摩托车,一边哼几句家乡的‘琼剧’小调。正处于心里高兴之余,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去了解南青公司土地被占一事,他感觉到这里面有蹊跷:一、自己是局行政处副处长,仅负责局内的行政事务管理工作,并没有负责局所属公司管理职能。南青公司处理土地问题,应是局生产处或者是局办公室职能;二、为何自己伤愈一出院,就派去干这些无关的事情,他考虑到,是否与自己到南青公司刘慧案件取证有关。当想到这里时,莫晓兵脑海一转,立即醒悟了,潘沿美叫自己来南青公司,了解土地被占的情况,这是个阴谋。原来,他取走了邝水扁杀害刘慧的证据,所以,邝水扁千方百计要把他置之死地。前不久,指使黄德彪搞撞车暗杀阴谋失败,如今,以处理土地为名义,将自己骗来南青公司,可能是继续实施暗杀。想到此,莫晓兵眼睛更加雪亮警惕,身上好像披上一层防弹衣一样,心里充满智慧与力量。

  莫晓兵心中有了数后,从局里到达南青公司大约三十多公里,为了防止偷袭,他开的摩托车有时快有时慢,有时走直路有时走弯路,以这来迷惑敌人,三十多公里的路程,莫晓兵竟走了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才到南青公司。

  话说南青公司是一个亏损企业,早在十多年前,这里的领导内外勾结,将公司三千万资金骗走后,南青就成为一个死火公司。这里,除有一二个保安值班外,什么人都没有,五层办公楼渐渐变成了邝水扁‘双规’嫌疑人的地方。

  这时,莫晓兵踏入院子门口值班室时,己是中午十一点二十分了。然而,院子值班室与办公室距离约二、三百米,莫晓兵向值班保安李师傅打个招呼后,又骑上摩托车,踩大油门,一下子向办公楼奔去。当走到路中间时,突然,‘砰砰’,从办公楼五楼上传来两声枪响,子弹刚好打在摩托车前面,离摩托车仅一米之远地上,莫晓兵马上料到这两枪是冲自己来的。于是,立即刹车,由于刹车过猛,将自己抛到地上。此刻,莫晓兵马上想到,抓住杀人凶手,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就逃脱不掉。于是,他不顾疼痛,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向办公楼跑过去。可是,莫晓兵拉着伤痛的身体,从东边楼梯跑上去,杀人凶手却从西边楼梯逃走了。莫晓兵在五楼现场仔细察看时,只有面向院子值班室的窗口开着,其他的窗口全关闭着,除地上丢着一个矿泉水空瓶外,什么都没有。见此情况,莫晓兵又急急跑回楼下,骑上摩托车返回院子值班室问李师傅。

  “李师傅,今天上午有什么人来办公室?”莫晓兵急促地问。

  “没有,真的没有!”李师傅紧张不安地回答。

  “刚响两枪,你听到没有?”莫晓兵追问。

  “听到,听到!但是,我真的不见有人来。”李师傅紧接着回答。

  “这是一桩严重的暗杀事件,你如果见人不报是犯罪行为。懂吗?”莫晓兵紧迫地说。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见人来。”李师傅坚持着说。

  莫晓兵见李师傅坚持说不见人来,就不再追问了。他对这里的环境较为熟悉,南青公司四周都有围墙,但是,围墙矮小破烂,尽管院门口设有值班室,可是,那是阻挡老实人的门口,对搞暗杀的人来说,如果要进入的话,那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想到此,莫晓兵告辞了李师傅,上摩托车返回省城。

  傍晚时分,莫晓兵回到了省城广南市家中。一放下摩托车,他就马不停蹄的找王学瑞去。

  初冬的傍晚,广南市街道两旁,早已灯火高照。莫晓兵约覃孚、王学瑞来到江边一个较为安静的小店吃饭。他们简单的叫上三菜一汤,一边吃一边谈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席间,莫晓兵、王学瑞把在今天所遇到的情况和广南大学司法鉴定鉴证中心检验情况向覃孚通报,经过详细研究认真分析认为,潘沿美知道自己的末日就将来临,所以,狗急跳墙,对莫晓兵、王学瑞俩人进行追杀,想杀人灭口。看来,莫、王俩人在广南是待不下去了。为了挖出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为人民除害,巩固社会主义,巩固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致决定,莫晓兵辞掉公务员职务,与王学瑞一起,暂时离开广南,北上参加无产阶级伟大作家魏巍同志提出的‘三反’斗争运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