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受害者

时间:2019-02-25 19:17:48  来源:  作者:张子涵
      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隐隐约约地听见远方毕毕剥剥的鞭炮声,天空中的浓云夹杂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祝福”的气息飘散在鲁镇的大街小巷,预备给人们无限的幸福。而祥林嫂,却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与这冷漠的世界永别。
      “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但两颊却还是红的。”祥林嫂刚到鲁镇时,尚是一副年轻模样,年轻力壮,做工细致,在鲁四老爷家里做工,然而没多久就被自己的婆婆抓了回去,强迫她嫁给了贺老六。原以为祥林嫂可以组建新的家庭好好生活,可再次回到鲁镇时,她“脸色青黄,只是脸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顺着眼,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经历了丈夫病死,儿子阿毛被狼吃掉的祥林嫂,已经变得麻木、神经质,与之前的祥林嫂截然不同了。
      “我真傻,真的……”经历家庭变故后的祥林嫂逢人便讲起自己的悲惨经历,“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一开始,人们听到了要么是没趣地走开,要么是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人还特意寻来听祥林嫂的这番话,大抵都表达着对祥林嫂不幸遭遇的同情与怜悯。久而久之,人们也渐渐听的麻木了,孩子们见到她的眼光就吃惊,全镇的人们几乎都能背诵她的话,一听到就厌烦的头疼。祥林嫂的悲哀经大家咀嚼鉴赏了许多天,早已成为渣滓,只获得了人们的厌烦和唾弃,但从人们的笑影上,祥林嫂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没有开口的必要了。祥林嫂内心对着阿毛的死有着深深的负罪感,阿毛本是她一生的寄托,当她认识到自己的过失毁掉了自己的一切时,心中的负罪感无法排遣,就只能一遍遍地重复着“我真傻,真的”,她内心也希望被原谅,被宽恕,被关心,希望有人能感同身受,可是她不懂在那个封建“吃人”的社会,看客只是看客罢了,鲁镇人“关心”她的遭遇,也只是想找一个茶前饭后的谈资。
     “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呢?”“那么,也就有地狱了?”“那么,死掉的一家人,都能见面的?”祥林嫂对“我”的灵魂拷问,也恰巧说明了她的内心也有着迷信的一面,当然,这也与当时封建的社会环境密不可分,但更多的,是她在别人祝福的时候,感受到了自身的寂寞,想要早点与家人团聚。在柳妈提起地狱里的境况之时,祥林嫂听取了柳妈的意见,倾尽积蓄,求着庙祝让她捐了给“千人踏,万人跨”的门槛,这既源于她内心对阿毛的死的愧疚,又源于她内心对“地狱”的惧怕。或许是在人间已经体味到了地狱的痛苦,所以不愿与家人“团聚”是再次经历如此不幸。
      祥林嫂最终选择在“祝福”的前一夜与这个薄情的世界诀别,她的死不止来自肉体的自杀,还有精神的他杀。人情的冷漠让她感受不到世间的温暖,封建礼教的束缚,让她自身的价值也无从发挥。从前的祥林嫂勤劳、肯干、壮实、安分守己,可她终其一生都没摆布被人操控的命运,于是经历家庭的变故后,她变得麻木、懦弱、迷信。在那个封建“吃人”的社会,祥林嫂不可置否是社会牺牲的产物,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形象。
     “则无聊生者不生,即使厌见者不见,为人为己,也都还不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被人们抛弃在尘芥堆中,像是被看倦了的陈旧的玩物,总算被无常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于是这个封建社会的产物,这个黑暗环境“吃人”的悲剧,也随着“祝福”的鞭炮声,稍纵即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