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少年

时间:2018-09-29 10:56:15  来源:  作者:孤树
 少年
  
  我拉着一个少年的手
  说话
  我的声音始终无法正常渠道
  穿越茫茫大海
  
  只得绕好几座名山
  爬过好多有来头的荒芜
  游丝的样子
  托关系走后门
  勉强进入他的耳朵
  
  我说哲学谈历史
  全都云彩飞扬
  我谈人生说事业
  无不繁花满地
  他就象一只松鼠
  各种音波粒子撞击耳鼓
  响起呈现的
  只有松涛的千姿百媚
  松果的风情万种
  
  需要过滤,翻译,审核
  实在太难了
  瞧这奇怪的老头
  要说什么就直说了
  非要越级非法上访的样子
  拐弯抹角躲访藏访逃访
  无非说一句话
  怎么就这样麻烦
  
  他手快速挣脱
  一心只为了拣起
  时光中还翻滚着
  他属于将来的枝条
  
  春雨中白加黑五加二
  超常规赶进度正萌芽伸展着
  记忆中的往事
  
  太多的叶子
  太多的花朵
  太多的新枝缠绕着旧枝
  穿来插去
  需要整理
  总是太乱
  太忙了实在挤不出时间
  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此刻
  纵然有十年二十年那么宽广
  都是漫长历史偶然冒出的瞬间
  点点滴滴他希望能留下身影
  留下痕迹
  只为生存
  
  生难道不就是死
  披着诗的外衣
  穿着琴的鞋子
  戴着书画的帽子
  棋盘上走
  比生旺盛
  更加高大挺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