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新年第一天

时间:2018-12-25 12:13:51  来源:  作者:
      爆竹声。
      送旧迎新的爆竹声,把我从睡眠中惊醒。
      零点,整个城市沉浸在狂欢的海洋中。
      漫天缤纷的流光,漫天飞舞的彩纸,漫天弥散的硝烟,分明报道着新春佳节的到来。
      时光哦,你是有情还是无情?
      你若有情,你为什么把我带到了四十岁的年龄,并且使我头上的白发初生,还将我从人生道路的抛物线的顶端推向下降的曲线中。
      时光哦,你是有情还是无情?
      昨晚躺在床上看电视,我为春节联欢晚会精湛的艺术表演而惊叹。
      几则小品,几段相声,将我从忧郁的心境中拉出。
      我大笑,女儿大笑,夫人大笑。
      她们的笑声充满了由衷的欢乐之情。我的笑声却夹带着苦涩之味。
      租住在他人的房子里心情郁闷。
      我是带着无可名状的哀愁度过大年三十的。
      我喝酒,不停的喝酒。我要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我不愿在无可名状的哀愁中清醒。
      酒后我睡了。我要作个好梦,我要梦见我的欢乐,我的住房。
      可我总睡不着。春节联欢晚会精湛的艺术表演将我从忧郁的心境中拉出。我大笑,充满着苦涩之味的大笑。
      但我毕竟睡着了。没有梦见到我的欢乐,也没有梦见到我的住房。
      连成一片的爆竹声却将我从睡眠中惊醒。我不放鞭炮。租住在他人的房子里心情郁闷。
      我要把春节未放的鞭炮在乔迁新居时加几倍地鸣放。
      可我总睡不着。翻来覆去地想,又覆来翻去地想。胡思乱想。
      鸡啼了,扰了我的睡眠。这报晓的公鸡为什么没有成为赵公元帅的祭品?
      鸡又啼了。头痛、乏力、神情恍惚。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似乎又很清醒,听得到周围的动静。
      正月初一到普陀山拜菩萨是夫人新订的规矩。况且昨天与阿强约定了同去的,非去不可了。但我乏力、头痛、神情恍惚。只得无可奈何地上路。拜菩萨心要诚嘛。
      八点半坐船到了普陀山,九点钟到了普济寺。
      先拜弥勒,再拜菩萨。两元钱的渡轮费及一个上午的时间,为的就是在观音娘娘座前叩一个头。
      夫人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祈求什么。
      我叩头礼拜,女儿也叩头礼拜。同去的阿强也叩头礼拜。
      我叩头时祈祷的是早日离开租住的房屋。不知道阿强祈求的是什么。
      夫人一直跪着,拜了又拜。我想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定被她的诚意所感动。
      夫人拜菩萨拜出了“瘾头”。普济寺拜好了还要到佛顶山去拜。我提醒她:观世音菩萨只有一个,况且有千手千眼,即使不去佛顶山,菩萨也感受到了她的诚意。
      我的俏皮话产生了效果,我们旋即往家返。到码头时上午末班轮渡船刚刚开走。要等到下午才有船。正在烦恼,恰有船要回沈家门,搭了便船回来。真是好兆头。
      中午喝酒到爽,酒后大睡。去除了一天一夜的疲劳。
      夜饭在亲戚家吃的。饭后麻将。亲戚家来了客人,我们乘机回家。
      我年已经四十岁,前途已经黑暗。
      我希望改变我的生活。阅读和写作,或许是我在黑暗中的灯光,能给精神以寄托。
      夜色已经深沉,空气中听不到爆竹声了。楼下在张罗年迈的老房东的丧事。夜,死一般的沉寂。
      我要解脱我的哀愁,使精神轻松。我要在死一般沉寂的黑暗中找到光明。
      睡吧,睡眠中自有精神的解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