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心底无欲天地宽

时间:2018-04-22 07:52:02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董怀禄
  我能向谁诉说别人的苦难呢?我能向我忠实有限的读者!
  我是一个很有自知力的人,我非常懂得人和人应该有差距。我知道现在的纸质文学杂志基本上都是为了撑面子而生存的,除了几个真正读书的人青睐,已经很少有闲杂的人光顾它了。他纵然是俊男,也让人觉得过气了,她即便是美女,也只能藏在深闺了。
  于是,我也就现代,也开博,也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公众号。把业余写作的精力向人人离不开手、人人爱不释手的手机转移。
  近两年时间,除了新浪微博有一百多万人次点击外,新浪博客194篇文章只有可怜的54153人点击,也就是说,平均每篇文章的点击人次不过区区二三百人。微信公众号虽然大有后来居上之势,但热闹的是人家,寂寞的还是自己。
  我女儿和我一样是教师,她有一天对我说:爸,我制作了一个10秒多钟“矫正儿童读书写字姿势”的视频放到了网上。你猜,三天时间点击的人次有多少?
  我知道不好猜,就说,我不猜。你告诉我得了。
  她把手机递给我看。三天时间,点击的人数六百八十多万,点赞的人数超过五十六万,一下子圈粉就是三十多万。
  “百”和“十”的后边加上“万”,这个数字的意义我自然懂得。但我对此仍然显得不屑一顾。这倒不是因为我是她老子,她是我女儿,再有本事的女儿还是老子的女儿,老子永远长着她一辈。我知道这不过是一阵狂风,呼啦一下子刮过去可能就结束了。我说:“娃,没想到你也成了网红啊!”
  现在,多天数过去了,我没有问她,她也没告诉我,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点击和点赞这个视频。
  我觉得生活原来也就如此!
  我的几百个粉丝也没有任何变化,今天这个跑了,明天那个来了。除了几个铁杆的还和我一起坚守,其他人都是匆匆过客,你发表了文章,他们就加进来,你几天甚或十几天不发表文章了,他们就弃你而去。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读者是慕文章来的,尽管这种相识有点相面的味道,你没诚心为什么要人家有耐心?
  你要真正的成为一名有良知的作家,你的责任和义务就是首先要做好自己,其次是力所能及地取悦读者,尽可能地创作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作家都应该是个性鲜明的人,作品都应该有自己独到的风格。
  我算不上赢人的作家,我虽然知道一些别的地方的事情,但我只钟情于牛角塬上的人和事,更关心他们的苦和乐。我有一枝笔,只会写一些土里土气的文章。
  有人用墨写作,写出了生活,写出了艺术;给人感染,给人陶冶。有人含笑写作,写出了达观,写出了浪漫;给人鼓舞,给人力量。我用泪写作,写人的辛酸,写人的悲苦;使自己难过,让生活沉重。然而,沉重的生活未必对人没有启示?
  我是一个天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的男人,我喜欢悲天悯人,喜欢在自家灵堂,为别人哭些惜惶。譬如看书、看电视,让人家看着是那么兴高采烈的情景,我却把自己看得眼泪汪汪;写文章自然就不用说了,我能把人家想起来就高兴的事情写得让自己泪流满面。
  我有一斗泪,此生流十升;浊泪流尽日,鲜血淌干时。
  我是一个有念想无欲望的人,我的心里就很宽展,我的人生就很坦然。但我其实也很有牵绊,我对牛角塬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今天虚龄60岁了,60年中在陕西生活了25年,在湖北生活了35年,按说在湖北的生活的天数要多些,而且的确湖北的气候、生活条件要比陕西关中的牛角塬好得多了,但我却总是魂牵梦绕着牛角塬。这是因为我的根在那儿的黄土里扎着,我的魂在那儿的天空里守着。
  万事都有开始,从今日始,我要在自己文章栏目中开辟一栏“诉说”,不时给大家诉说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苦与乐。今天这篇文章就算作“诉说一”吧。如果你是那几个忠实的粉丝,我希望你在能与我饮茶愉悦的同时,也手执一条鞭子,时时给以鞭策。这不是让你既做人又做鬼,实在是敲打有时也是一种关心和爱护!
  
  注:此文写于公历4月13、农历2月28日,60虚岁生日当夜。
  作者简介 董怀禄,笔名小河水;新浪博客和微博昵称:长安亦君;微信 和QQ昵称:细水长流。工作于湖北的陕西礼泉人。中学高级教师,十堰市首届十大名师,中国中学骨干教师。中国新文学学会、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作协十堰分会会员,原十堰市语言文学学会常务副秘书长,乡土文学作家,精短小说 、西部文学签约作家。曾担任教育部指定中学生读物《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副主编。作品见诸多种报刊杂志和网站,多次荣获文学大奖。出版有个人专集《怀念与忧思》、《黄土魂》、《董怀禄短篇小说选》、《家在牛角塬》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老院的花儿
老院的花儿
春暖花开(节选)
春暖花开(节选)
佛渡有缘人
佛渡有缘人
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