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安详在冰岛,留下“爱的火焰”──怀念天津诗人伊蕾

时间:2018-08-14 10:01:2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孙玉茹

前几天,正在玩手机的孙子问我:“奶奶,您认识伊蕾吗?”“就算认识吧,著名诗人。”之后我有些不解地问:“你怎么问起她了?”“微信上说她患心脏病去世了。”孙子答。我赶紧拿起手机查看,果然,一输入伊蕾的名字,她于7月13日在冰岛旅游去世的消息便铺天盖地而来。看着众多悼念她的文章,我不由想起了那次和她见面的情景。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暑假,天津作家协会组织各区县的业余作者去北戴河开研讨会,时任武清文化馆馆长的冯品清带着十来名作者前往,我是其中一个。和大家不同的是,别人是自费,我是公费。因我是学校派去的,当时我在天津师专杨村分校教写作课,学校让我借此机会向著名作家取经,回来后要跟系里汇报见闻。为便于交流,去前我就询问冯老师有哪些知名作家参加此会。他告诉我说,蒋子龙、冯骥才等人都有事去不了,只有著名诗人伊蕾和《天津文学》的几位编辑去。得知这一情况,我赶紧去图书馆查找关于伊蕾的资料(说实话,当时我对伊蕾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在一些刊物上常见她写的诗),心中盘算着如何单独采访她,得到她诗歌创作的真经。

在北戴河,我们住在同一宾馆里,安顿好后我就打听谁是伊蕾。一位朋友指着刚从外面走进楼的梳着长发、穿着连衣裙、身材苗条的中年女人说,她就是伊蕾。之后我悄悄“跟踪”她,发现她和一位短发的女编辑住在二楼一间屋里。原本想听她讲座之后再找她,可领队通知说集体活动取消,以区县为单位安排活动。我不免有些失望,可我又不甘心。心想,机不可失,我至少要见她一面,哪怕听她讲几句话也没白来。第二天晚上,我看到她和那位短发编辑进了房间,就壮着胆子去敲门。“谁呀?请进!”我推开门后,见她正和短发编辑坐在桌前翻找录相带,我自我介绍后,简单说明来意,伊蕾听后礼貌地站起身,拉过椅子请我坐下,然后笑着对我说:“我没什么可讲的……”“找到《飘》了,咱开始看吧。”短发编辑大声对伊蕾说。我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就知趣地说:“等有机会再向您请教吧。”然后离开了。

三十年过去了,想不到再次听到她的名字时她已永远地离去。我带着遗憾重新寻找有关她的资料,得知她原名叫孙桂珍,1951年8月30日生于天津,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上世纪八十年代,她以组诗《独身女人的卧室》轰动诗坛,有人将她和翟永明、唐亚平并称为当代诗坛“三剑客”,著有《爱的火焰》《爱的方式 》《女性年龄》《独居女人的卧室》《伊蕾爱情诗》《伊蕾诗选》等诗集……

诗人已离去,但她的诗还在。当年没能听到她讲如何创作诗歌,如今只能在她的诗里寻觅她的影子。

整个世界除以二

剩下一个单数

一个自由运动的独立单子

一个且有创造力的精神实体

──她就是镜子中的我

(选自《镜子的魔术》)

所有的照片都把我丑化

我在自画像上表达理想

我把十二种油彩合在一起

我给它起名叫P色

我最喜欢神秘的头发

蓬松的刘海像我侄女

……

我把自画像挂在低矮的墙壁

每日朝见这唯一的偶像

你不来与我同居

(选自《自画像》)

徜徉在伊蕾诗的世界里,我分明感觉到了她充满个性的别样光彩。

伊蕾走了,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梦幻般的倩影消失在远方。我不会写诗以表悼念,但我从众多诗人对她的追念中,看到了她身上散发的不灭的火焰。诗坛陨落了一颗巨星,独居女人的卧室从此星光闪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哭泣的课堂
哭泣的课堂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