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繁华落幕是孤独

时间:2018-08-15 09:41:58  来源:个人  作者:虚空幻影
         凌晨两点,她带着微醺的醉意,爬上了一栋灯光璀璨的大楼楼顶。顶楼距离地面10层高,从上往下看,偶有车辆穿梭而过,街上的路灯迷蒙的照着两旁的花树。她眼中带泪,抬起头,仰起脸,努力把眼中欲脱眶而出的泪逼了回去,她对自己说,生活从来不相信眼泪,因为那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她看了下黑暗的天空,无星无月,一如她此刻陷入过去的心。
        回忆她走过的路,想起来却尽是黑暗。她的人生似乎永远与光明有一线之隔。
        想起她两岁时,懵懂的她基本每天的白天都只能只身留在老旧的房子的大门口,当时有一个20左右的男亲戚经常会过来陪她玩,只是她不知道她的恶梦也由此开始。她依稀记得,有几次,家里和旁边的邻居全部都到地里做工去了,只有那人陪她玩。那人就会把她抱起来,面对面的把她放在他大腿上坐着,然后她的小裤子,对着她做些什么。当时的她一点都不懂这是在做什么,只知道,每次当她爬下来去尿尿的时候会很痛。她抗拒这样的陪玩,好在后来不知因为什么,那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出现,后来听说是因为在外务工犯了事,挨抓起来了。直到她长大,懂事,心里依然对那个人存在一丝丝的恐惧和害怕。后来,十几年后再见到那人也是绕道走。
       在她路成长的道路上,似乎黑暗一直在伴随着她,总是让她碰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又如,在她8岁时,因她的爷爷去世,奶奶夜宿远方的亲戚家回不来,因此那晚是她那刚因打架斗殴被关了几年服刑期满的亲二叔带她和妹妹下起睡觉的。那晚她们三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在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间,她觉得她叔叔把一个很硬的什么东西往她的裤子里面塞,动来动去的,弄得她睡得不安宁。到最后,她仍然不知道她的叔叔在做什么,只知道似乎是过了多久的时间后,她那叔叔把什么东西尿在了她的裤子里。她迷迷糊糊的想着,他真恶心,这么大的人了还尿床。那晚她依然记得,她被推得半侧着睡,一直压着她妹妹的手,所以她妹妹第二天起来说她把她的手压得好痛。那一晚过后,她从此对这个人不假辞色,不管他对她有多么的好。后来的后来,她每次想起这件事,都恨不得她那叔叔去死,因为那对她来说这是比耻侮更恶心的事情,恨不得从此远离这个恶心的家族。
       她以为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但是恶梦依然没有放过她。她觉得她的今生肯定是来还前世的债的,不然为什么要她经历这人间所有的黑暗和背叛。她深深的记得,她的父亲,她至今也不敢肯定那是不是她亲生父亲的父亲也会让她经历这样的撕心裂肺之痛。
       她九岁那年,家里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她的母亲在出月子之后就回归了她的工作岗位,那时候家族分家,所以她们是独自过生活的。她的父亲带着她们三个姐妹在家里,母亲外出务工,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她清楚的记得,在小妹几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因父亲晚归,她带着她的妹妹们在父亲房间的床上睡着了。睡着睡着,她忽然感觉床的旁边有个人,刚想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父亲做了令她不解的事。比如,他掀开了她的上衣,把手伸到她的胸口,又揉又捏,如此过了几分钟,她的父亲猛然脱掉她的裤子,恶心的伸手去对她摸来摸去。她不知该如何去反应,她紧张的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她不确定如果她此时有不合时宜的动作,她的父亲会不会把她杀掉。因为她父亲对她向来没有容忍之心,轻则打骂,重则赶出家门,让她无家可归,就算她在外面真的饿死了不会替她收尸。正当她想着办法之时,她的父亲停下了动作,并推醒了她叫她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她仿佛得到免死令一样的逃了出去,从此却惧怕上了黑夜的降临,每次睡前都要仔细检查门窗是否锁好。有一次,她半夜刚合上眼,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因为她把门反锁了,外面是打不开的。然后她听到了她父亲叫她开门的声音,她无法当听不到,只得开门。他的父亲似乎是要找东西还是什么的,一进来就到处看,走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拿走,并留下一句让她惊悚的话,“以后睡觉不能把门反锁了”。她似乎反应不过来,但在他的淫威下不敢反抗,只得每晚瑟瑟发抖的躲在被子里不敢合眼,从来不敢深睡,不管天气有多炎热,她睡觉都要把自己藏在被子里面,不敢把自己暴露在空气里,深怕灾难的降临。于是她终于患上了严重的失眠证以及严重的心理疾病。
       如此过了几年,在她以为风浪终于过去,小心翼翼的过着平静生活的时候,她又一次遭遇到了她父亲的魔爪。那是她13岁的时候,因原来住的老房子倒塌了,无耐之下,只能四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她和大妹妹一个床,她小妹和她的父亲一个床。
       在一天,她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她的父亲霍然来到了她的床前,她害怕得瑟瑟发抖,双眼衔着泪水,无力反抗。而两个妹妹因年纪小,安然睡得像个小猪。如此几次,她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惶惶不可终日,她盼着她的母亲回来,她盼着她能够长大,永远的远离这个恶梦重重的故乡。终于,她的母亲回来了,她打了个机会侧面告知她的母亲大人这些事,只是她的母亲大人却徒然呵斥她,说她冤枉她的父亲,满口的谎言,并将她一顿训斥。自那以后,她再也不再相信任何的人,从此她封闭了自己的心,再也没有对任何人付出过一丝一毫的感情。
       在她看来,她的父亲不是好人,连带着他的那些来往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苍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在一个炎热的午后,她的父亲去地里忙活了,有一个经常过来串门的亲戚过来找他,他不在,那亲戚也没有走。她对他的那些来往的人向来都是敬而远之,可驰终还是逃不过。在她不注意的时候,那人突然抓住她,强得吻住她,并把那肮脏的舌头伸到她的嘴巴里。她当时只恶心得想吐,她的两个妹妹在旁边不知所措,只能看着她挣扎。她使尽全身的力气挣脱禁锢跑去外面躲起来,无声的哭泣,绝望而麻木的看着天空,想从此远离这个世界的蓝天白云。可以那一瞬间,却想起她对她奶奶的誓言,要好好的活着,最终,没有了勇气。等到她的父亲回家,她才敢进去,而那个人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说说笑笑,她心里恨毒的想着,诅咒着他最好死去。等到过了几年,那人在外省因斗殴而被人捅死时,她觉得苍天还是有眼的,这样的人就不应该留在世上。请原谅她的恶毒吧,她是如此的憎恨那些人。
       为了远离那个地方,远离这无边的黑暗,她拼了命的努力,努力让她自己变得优秀,变得强大。等到她强大到能独自过活的时候,她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地方。她坚决的抛弃了那个地方的所有人,独自一个人在遥远的城市里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
       期间,因着她的优秀,也有着很多异性者的追求,但她却一点也不心动,看着那些人,甚至会觉得恶心。她知道这是她的病,但是她不愿意好起来。她觉得她是一个罪恶的吸原体,不然上苍为何会让她经历如此多的绝望,她从来都不爱自己,甚至于厌恶她自己的出身,厌恶她自己的身体,厌恶她的一切。
       如今,她带着微醉,心痛不能自已的想着这些想忘却忘不掉的耻侮,无声含泪。她想,她就这样了吧,她过得太累了,她再也不愿意一个人承受下去了,她想要结束这个世间的一切,包括她这个人。
      她起身,站在楼旁,纵身一跃,投入了黑暗中。她感觉到了,风掠过她的长发,岁月穿过她的容颜,时光透过她的身躯。记忆停留,她想,她终于解脱了,终于离开了这个充满肮脏的、恶心的、罪恶的世界。对于那些人,来生再不相见。
       鲜血蔓延,时光静止,风声呜咽。
       某楼层的人却霍然惊醒,双眸大睁,胸口不断的喘着粗气,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低声咒骂:“尼玛,又做恶梦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