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一回眸,夜雨莲花开

时间:2018-08-20 10:04:31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月色白狐

1.

梅雨季节,总是淅淅沥沥,夜雨敲窗到天明。早晨醒来,拉开窗帘,窗外的树木,石径,小亭皆落满了晶莹的雨滴,在细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昨夜枕雨入眠,相同的梦境。梦里外婆坐在庭院,老屋前一口大缸,接满了雨水,每年外婆会种上莲,那碧绿的莲叶,或粉或白的盛开着莲花,采摘莲蓬的季节,我品味着外婆剥开的嫩嫩莲子,那微涩的甘甜一直蔓延在心里。

时光过滤了光阴,到最后只剩下日常。许多时候,一个人,就那么静坐着,往事如画,映入眼帘的,仿若在不远的昨天。记忆中,每每放假回归,总爱追着外婆,她去溪畔洗衣,我于路边采花。她于灶前烹饪菜肴,我于灶下生火添柴。她去园中晾晒谷物,我采莲剥子,她后山采茶炒茶,我挑拣嫩芽。纵是清贫辛苦,时光依旧简静平和。这些年,无论我身在何处,总是寻一处荷塘,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它曾陪我走过年少时光,又随我人世迁徙,情深意长,清淡相守,在许多个苍茫无依的日子里,慰我孤独寂寥。

外婆说,莲花洁净,是佛缘。

回首经年,仿若浮萍飘絮,日影恍惚,匆匆数载,历经岁月沧桑,总想待到来年春暖花开,去看外婆,却为俗事牵绊,那年母亲打来电话,只说外婆走了,瞬间觉得世景荒芜,外婆这一生,命运多舛,本是大家闺秀,却尝尽风霜,她乐善好施,平日邻里有难,总是殷勤款待,虽是粗茶谈饭,却给了他们无限暖意。我与外婆相处的日子,只是年少时几个寒暑,浅短不知世事,以往只觉时光太快,我的世界,记忆中只是那小小的村落,却是此生忘不掉的风景,而今我天涯漂泊,走过的城市,纵是再华丽霓虹,亦不能收容一个于我,只是驿站,暂居灵魂,在年华里,留下一程山水,一片记忆。

繁华若梦惜流年,人生在世,瘦减年华,总有许多渺小的事物,会触碰你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当年那个低眉剥莲的小女孩,去了哪里?如今,我手握外婆曾与我的平安扣,温润洁白,现在想来定是外婆心爱之物,岁月匆匆,悲喜聚散,到最后,真正留下来的,又有几人珍惜。都说红尘百味,人生如戏,见惯了太多的生死,温暖的,薄凉的,亦不过是过眼云烟,多少故事匆匆散落,流年总是容易把人抛,许多缘分,有时真的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就当是一场戏,于喧嚣锣鼓声中华丽登场,又在落下的帷幕里悄然退场,卸下舞台的装扮,脱下戏服,走出来又是另一种人生。

红尘,会老了一个青涩懵懂的少年……

2.

十里荷塘,清风徐徐,一路荷花阵阵。采莲,历来是一种美好的意象。

我生在北方,却喜欢江南的莲,只是因为那些文人墨客流传千年的诗文。“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游女带香偎伴笑,争窈窕,竞折团荷遮晚照”这是一首浸润在江南绝美的风景,一群欢声笑语的女子乘坐着彩船,她们的笑声惊扰一对酣睡的鸳鸯,诗意的荷塘,惊飞的鸳鸯,荷叶遮起的夕阳,纤手撩拨的莲,斯景斯情。令人陶醉。

一个人,过尽千帆,总有一个地方留有最深的情怀,雨后,清晨,我端坐在亭中看睡莲,粉色,白色,红色,披着自然的彩衣,挺拔的枝,细致的朵,关于睡莲与荷花,自小就纠缠了我太多的情结,每个季节我的灵魂都寄存于她的盛开与衰败,短短的邂逅,像是一生的眷恋,想来,荷终要退尽,人生终要落幕,世事繁华,太轻了会虚浮,太沉难免负重,俯瞰人间烟火,万物都遵循自然的规律。

我读过很多关于荷花的诗词,我也相信行走在江南水乡的诗人一定会深深爱上那片荷塘,那些山水,那些美丽的故事。事实上,以莲为题材的诗词往往都有双关的意义,在荷花盛开的湖面,在轻摇的采莲船上,碧水蓝天下,不仅仅是采莲的快乐,更多的是“轻歌浅唱,芳心暗许”的美丽传说。在洒满阳光的清晨,碧波荡漾的湖面,那些蔓延的荷花,在相恋人的心中,唯有细心呵护,爱才会蓬勃生机,才会因为一朵莲而拥有整个人生。

我信佛,端坐在莲花坐上的佛,拨开了尘世的迷雾,佛光倾注在每一朵花瓣上,佛的灵性是水的灵性,是山水的灵性,也是万物的灵性,佛乘莲花而来,又乘莲花而去,不惧泥沙,不畏风雨,扫去世间心尘,我叩首,在莲花蒲团上,双手合十,许一段红尘旧事,在梦呓的夜晚,旧时庭院,我走进,门前水缸的莲,正在盛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