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我在倾城的时光里等你

时间:2018-08-24 16:39:58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轩榭
      雪花在漫空绚烂绽放一切纷呈,阳光倾泻下彩色银辉,一如你不曾归来的那个早上。很美,美到令人窒息。
      每每路过坟地时,我会下意识放慢脚步,放轻呼吸,似乎对亡人有着接近恐惧的敬畏。即便,我从不信鬼神;即便,坟地上迎向阳光的迎春花,美到炫目。那不是消亡的生命,那是降生、绽放、盛开,凋零的花之后最好的归宿。我这样告诉自己,却始终不肯承认,你未曾归来。
      老顽童,你在远方,还好吗?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看我呀?我想你了。
      想你在我叫你老顽童时,你爬满皱纹的脸笑成了花,然后佯装生气的弹我的额头,“小坏蛋,我哪里老了。”混浊的眼里却溢满了光。
      想你做饭时笨手笨脚烫伤自己,却藏住伤痕瞒我,不经意间触到,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想你板着脸教训我,手上的力道却从未伤着我,下一秒,便绷不住的笑出来,没好气的刮我鼻子,“算准了我舍不得打你是不!”
      想你绿草如茵的院里,不知名的野花,在风中散发清香,夹杂着雨后泥土的芬芳,你一个趔趄,不好意思地挠头,却发现没有头发可挠。
      也许记忆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所以在那片油菜花地里你的样子我才怎样也看不清,只记得你黝黑的皮肤,操着一口地方老腔,干瘦的手捏着我的脸,“这俊娃子那家的,我卖了还钱去。”
     当然,你也没卖我换钱,只是领我去了你家,一个不大好看的土房。我迷路了。队里的老张头叫你上工,你摆手,摇摇头悠悠道“不上了,这碎娃走失了,我寻他屋去。”老张头笑,这不是老严家的囡囡嘛。
      你也笑,啐了口痰,“呸,那老狼娃子还有这蛮的碎狼崽子。”拉上我极不乐意的嘀咕“娃乖,个老狼对我娃不好了寻我来。”那语气,像是我要进狼窝,而你是救我出狼窝的勇士。
      我挣开你的手,恶狠狠做着鬼脸,“我爷爷才不是狼,我爷爷要是狼,你就是狼狗!”你扛起我,笑道“这狼娃子牙利,我爱!”
      顺理成章的,你闹了一场,我成了你的干孙女,一放假就去你家。孤家寡人的老顽童,村里有名的“李老皮”,对我却是实打实的好。
      那是一个雪天,风吹的窗户纸簌簌的响,我从温热的炕上爬起,寻你的影子。我晃着光溜溜的脚丫子,等你来给我穿鞋,抱我下炕,然后,吃你做的那味道不大好的荷包蛋。
      许久,院里寂寂无声,雪花落入窗,融化,消逝,而你,始终未来。
      忽的有些怕。“老李!”一声吆喝划破僵硬的空气,我惊了一下,回道“没回来!”来人叹了口气,匆匆的脚步渐渐远去。不知多久,我的脚有些冻僵了,院里忽而响起杂乱的脚步声,而后,是呼天抢地的哭喊。
      我爷爷抱起了我,一言不发,只是恍惚中,他的眼睛似乎是红着的。
      离开前我隐约看见灵柩里那许久未换的军大衣,听见四周几乎震天响的哭喊,泪,忽然落了。我见过丧事,我还小,但我不傻,我听清了老张头几近崩溃的呼喊。
     “老李啊!”
      我颤着声问爷爷,“爷爷,老顽童,他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爷爷脚步一顿,“他去,给你买生日礼物了……”我知道,但他,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没再问,也没敢问,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凝冻了。
      老顽童,你别皮了,捉迷藏一点都不好玩。
      老顽童,你回来啊,我不要生日礼物了。
      老顽童,你是不是,在回来的路上睡着了。
      老顽童,我想吃你煮的荷包蛋了。
      老顽童,你回来吧,我再也不叫你……
      老顽童了。
      我想,我会一直一直记得那天,雪花恍恍而来,寂寂而终,而你,没说再见。
      11月那天,我的生日,你未曾归来,自此,我没过过生日,而你,也在我梦中渐行渐远,看不清容颜。
      嗯……你只是在回来的路上迷路了而已对不对?而我,会一直等你。
      我会在倾城的时光里等你。
      等你,踏雪归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