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时间:2018-09-05 09:36:57  来源:  作者:陈秀秀
       午间从儿子房前的小走廊经过时,被一阵风绊住了脚。实在不敢相信,炎炎夏日里,在堪称火炉的杭城,竟然还有这样一阵阵清凉透心的风。于是,我赶紧从客厅搬来躺椅,摆放在小走廊里,准备与这阵不期而遇的清风来一次倾情相约,生怕稍稍迟缓一点便会错过这场美丽相约。
       我悠然静卧,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让风从我的发梢滑过,从我的脸庞拂过,沿着心的方向,如清流般缓缓注入心谷。顿时,心像一潭蓄满清泉的池,光阴的故事,在池里激荡出一朵朵美丽的水花……
       这样的风,我曾经在加拿大那个古老的原始森林里吹过;在温哥华港的码头上吹过……那个夏天,两位移民加国的友人,放下手上繁忙的工作,早早就去机场迎接我们的到来,腾出宝贵的时间陪伴我们游玩叙旧,带我们去最美味的餐厅,带我们赏最美丽的风景。在那个幽静的原始森林里,我们赏古木之沧桑挺拔,品林泉之甘甜清润。清风在林中穿梭,风语在耳旁呢喃,追风逐云,童心怒放,远离喧嚣,恍若隔世。在那个异国他乡的海港码头,我们沿着鲜花镶边的海岸,豪饮一壶壶甜润的风,敞开心扉,走着聊着,聊生活、聊人生,聊他们初到加国时的辛苦历程;聊我们二十余年不为尘雾烟雨所侵蚀的纯真情谊,毫不掩饰,轻松自在。那一阵阵渗着花香和泥味的风,就这样吹进我的生命里。人生的有些场景就是如此,会在你蓦然回首的瞬间定格成永远的风景,一生相随,任花开花谢,永不褪色。
       记忆中,还有一阵风,是从浙南沿海的海涂边吹来,那是故乡的方向。很遥远,已别三十多年,又很亲近,那里有我童年遗落的梦,有我儿时朝夕相伴的好伙伴。那个夏日的金色黄昏,一个“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女子,特意开着她的小电驴,驮上我,去海边吹风。当阵阵散发着海泥味的风扑面而来时,我似乎闻到了童年的味道。儿时,我们时常结伴在离海不远的院里子玩耍,一起看朝阳从海的那边升起,听海风传颂浪涛的歌谣,几乎是朝夕相伴,直到后来我家迁居外地。而她始终坚守着“根据地”,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成年后,找了个忠厚勤劳的本地男人,早早地把自己给嫁了。夫妻开了一家装潢店,她平时除了打理店铺外,还活跃于乡镇的各种健身队,排舞、排球等都有一手,家里家外打理得和谐有序,日子自然也过得有滋有味。同时也为我守护着我们生命最初的精神家园。
       在这个物欲横流、虚荣浮夸的社会里,她似乎不知今夕是何年,简单的思想,简朴的生活,让我完全感觉不到时代在飞速前进,感受不到因速度而衍生的各种“光怪陆离”,常常让我误以为又回到曾经的纯真年代。交往几十年,她从不多嘴多舌,她甚至不知道我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她一般只在节假日前来电话:这个假期你要回来吗?她只在见面时和我“唠叨”:这燕皮馄饨是去邻镇的街上买的,那家店的食材比较好;那虾是野生的,刚向渔民订购的,很新鲜……我竟然很享受这样的“唠叨”。那一刻,世界变得如此宁静,如此清澈透亮,没有尘烟迷雾,没有喧嚣纷扰。只有窗前的鸟语花香,只有屋后的小河流淌。她的确不关心我的“粮食和蔬菜”,她只关心我离乡的这些年,是否经常可以尝到家乡的美味,是否常常想念那些美美的“乡味”。她常常会瞬间消失,骑上她的小电驴,跑到很远的村庄去采购最地道的土特产或向渔民订购最新鲜的海货。自己平时省吃俭用,却很舍得为我花钱,就为了让我品尝最地道的“乡味”。就像那个黄昏,说是带我去海边吹风,其实是掐准时间点去采购刚上岸的海货,好让我第二天带回家。那一阵阵沾着浓浓海泥味的风,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吹进我的生命里,在我的心灵深处吹出一片芳草绿野!
       风是个奇妙的东西,它看不清摸不着,时冷时热,时急时缓,时而又是不冷不热、不急不缓,恰到好处。它无形却多味,有时清香,有时恶臭;有时清凉,有时刺骨。它来自四面八方,有时来自浩瀚大海,有时来自小小弄堂。有时飘忽而过,不留痕迹,就如生命的匆匆过客;有时吹进心田,吹进生命,吹成一道美丽的风景,酿成一份甜甜的思念……人间情浓,处处花开,愿与风的每一次邂逅都是心灵的碰撞,灵魂的相遇。
     “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风继续吹,吹进心帘,抵达午间的梦里。清流如注,溢满心池,如山泉甜润,像红酒微醺。思绪在飘,与风缠绵,和风共舞,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从风中飘来,又随风潜入那清澈的心池,清晰、美丽……(2018.6 )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