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记忆中的母亲

时间:2018-09-05 16:50:59  来源:原创  作者:白云
      近来不知怎么的,总是梦见母亲,细想起,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年了。记忆里,母亲的容颜渐渐变得模糊,但梦中母亲还是那么慈祥,那么亲切,仿佛一切就在昨天。
       那时,山村没有电,冬天特别冷,风很大,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串,堂屋中间的方桌子上,放着一盏小油灯,昏暗的灯光下,母亲深一针浅一线的给我们做鞋子,我跟哥哥则扳着手指在数着还有多久才过年,姐姐她们则陪着母亲东一句的西一句的闲扯。乡下的冬天,人们都睡得比较早,天黑就洗脚上床睡觉,而我们却喜欢依偎在母亲身边嘻闹戏耍,不愿去睡,要母亲催好几次,才肯去睡,而母亲常常忙到深夜。
新年,终于在孩子们的盼望中来到了,除夕那天母亲会稍稍修饰下自己,穿着半新的蓝布衣服,剪着齐耳短发,小个子的母亲,看起蛮精神,在厨房忙着炸油豆付、炸红署片,然后,拿出做好的新衣服、新布鞋给我们换上,也会给一些平时做梦都难吃到的零食解解馋。大年初几,就忙着走亲戚,姑姑家、舅妈家,每家都会住上几天,她们也会到我家来串门。客人吃完饭后,母亲会把没吃完的肉菜,一片一片的重新装到另一个碗中,留着下一次待客,而她却舍不得吃一点。
      母亲最伤心是父亲走的那年,八O年,姐姐还没有出嫁,我跟哥哥年纪都很小,父亲去世后,家里就没了主心骨,也没其它经济来源。几只下蛋的老母鸡,还有一头从年头喂到年尾,都长不大的小肥猪,成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母亲硬是靠着这些精打细算,省吃俭用坚持了下来。
        小时候跟少年时代的我,很淘气,也很顽烈。母亲总是惯着我,跟姐姐哥哥说,他是弟弟,你们让着他。记得有一次,我放牛时贪玩,一不小心让老黄牛吃了邻居家田里的禾苗,大概有十几棵,那家人跑过来恶狠狠对我说:“喊你娘来,今天跟你家没完”。母亲听见那人的吼声,忙着从家里走出来,一百多米远的路,走的己是气喘吁吁,解释说道:“他叔,孩子不懂事,没看望好牛,您点好多少棵禾苗,稻子熟时赔您双数”。那人说:“不行,你家这个崽讨死厌,有人养,没人教,今天我就不同意,也要让牛去你家田里吃禾苗”。那人牵着老黄牛就到我家地里乱踩乱踏,一大片田的禾苗全部倒在泥巴地里。这时,我看见母亲脸色铁青,卻哭无泪,刹时,我血往上涌,非要跟那人拼命。而母亲却使劲拉着我说:“你这孩子怎这么不听话”。我听见母亲这么说,就在一旁待着,不再作声。母亲还一直跟那人道歉说:“孩子不懂事,请您原谅……。”这么多年过去,此事,在我心中一直不能释怀。
       母亲身体一直不好,一到春冬时节,肺病就发作了,整夜都是半靠在床上,咳个不停,夜不能寐,实在熬不过了,在大姐二姐的坚持下,她才同意去看病,叫上堂哥他们,抬到镇上的医院,医生说,老毛病了,很难治愈,但只要平时吃点药,注意休息,多吃些营养,还能熬几年。母亲常说,和父亲有约,十年后你父亲会来接我,因为那时你们已经长大成人,我去那边陪他。
        有时候,大姐会拿她的私房钱,去村里小卖部买块把钱的二两瘦肉,给母亲补些营养,把肉剁碎做汤,旁边的我馋得直咽口水,母亲会把肉沫全部夹给我吃,她自己喝些汤,这时,大姐和二姐很生气的说:“娘,您太惯着你儿子。”母亲却说:“没关系,我喝些汤就行,营养在汤里面。”第二早上,母亲说,吃点营养,感着舒服多了,昨晚不那么咳了,呼吸顺畅多了。母亲最担心是我哥,跟隔壁的二伯娘闲聊说,我大儿老实,怕找不到媳妇,会打光棍,小儿调皮,我倒是不担心。
         八八年的正月,父亲生前的同事,村支部的九秘书来我家拜年,母亲说,我可能会死,孩子们还小,不放心去。我跟姐姐都在旁边,怪母亲逢人就说她会死,当天深夜,大姐来叫我,说母亲好像不行了,我当时不信,但还是起床去看了,此时,微光映照下的母亲,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半靠在床上,气息非常微弱。这时,从她脸颊上流下两行清泪,瞬间,我突然感到天崩塌了,这回,母亲可能是真的不行了。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弥留之际,她始终放不下的,还是她的儿女。每次想到这些,我眼睛就模糊起来,不能自已。
        母亲,您太苦了,您是世界上最难,最苦的母亲,您就像黑夜里的焟烛,早早燃烧自己,而照亮了您的儿女,您生前儿年幼时不能奉侍,殁后因俗事不能回故土祭奠,今把思念之情凝情笔端,以告慰您的在天之灵愿您在天堂安息吧!您生前所担心的儿女,如今都已成家立业,儿孙满堂,如果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儿子。
        记忆中的母亲,慈祥、朴素无华、和蔼善良、可爱而伟大,多年过去,脑海中时时浮现这些情景,让我常常泪湿衣襟。
                                                                                                     2018.8.27夜创作于长沙。
                                                                               中元节不能回乡祭奠。以此文纪念母亲去世30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