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上海滩的故事 (二)

时间:2018-09-06 09:26:05  来源:原创  作者:蔡怀森
                      二
 
客居上海,为孩子们料理家务。其中有一重要事项是每天去菜场买菜。这几年周边菜场经几次改造,大大改善了环境面貌和服务功能。不铺地毯象商场,铺上地毯象是展销会。当然摊主还是那些摊主。
进菜场向右不远,是一个熟悉的摊位,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成了他的老主顾,只记得前几年初次在这里买菜,听摊主说话极象当兵时的班长口音,随口一句“是安徽人吧”,不想就这一句闲言立刻亲热起来,尤其是女摊主,被她叫了多少年的大哥。摊主夫妇还真和我在部队时的班长是一个地方的。来上海十几年了,两口子婚后一直在上海打拼,什么挣钱的活计都做过,后来壮着胆子租了菜场的一个摊位卖菜,一晃十年,新媳妇成了大嫂。当初未曾想到卖菜也能使他们在上海站住了脚,还有了小康模样。在上海租了房,两个孩子读书。曾故意带着奉承的口吻问过:“每年能赚20万吧”,竟笑而不答,使我有些吃惊。近些日子再去买菜,依然大哥长、大哥短,菜装好后一定给一小撮香葱,一个红辣椒,说是炒菜的配色。
几年来,眼见得多少朋友中,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成功人士,老板、董事长们,香车宝马、美人环绕,财大气粗。上电视坐主席台的姿势都已有模有样了。眼见得市场变化了。金融危机了。产能过剩了。大宗商品跌价了。银行变脸了。订单取消了,用户没有了。债主上门了。办公室被封了。脆弱一点的跳楼了。
小一点的钢材老板、煤老板,几百万身家,也曾踌躇满志,风光一时。跌价了,压货了,欠债了,还贷了。外欠的款项收不回,欠的外债,甚至是高利贷不还日子还没法过。掏积蓄、卖房子、装孙子、丢面子,受尽煎熬。眼前这位安徽大嫂,丰腴的脸庞,一脸笑意。她不懂什么是企业法人,从不需要银行贷款,没尝过讨债、欠账和还高利贷的滋味。她不需要集资、融资、发债、上市。她没有复杂的、不断变化着的资金链,不愁拖欠的税费和员工工资,没有劳资纠纷,从不开会学习,不要陪客应酬。除了按时上缴摊位费,搞好卫生(最近加了一条必须穿戴统一的绿色工装),他们一般不和任何政府部门打交道。尤其是不怕城管。逢年过节也从不考虑该给那个部门领导送礼。他们很辛苦,每天凌晨2点—5点必须将各品种新鲜蔬菜采购整理到摊位。一家人也其乐融融,有各种费用支出,也有不错的收入。没有经济周期。凯恩斯的一套理论和他们不着边际,JDP数据增长率和通货膨胀率高低与他们无关。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离他们也很远。不论什么会议、文件、路线、方针、政策,只要能让他们卖菜就行。赚钱就是幸福。不论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经济,什么样的危机,只要人们还需要吃菜就行。
终于有一回听她说了一件和政治经济学、投资理财有关的,也是一件最不愉快的事:前些年,他们用积蓄的三十万块钱,在家乡盖了一栋300多平米的别墅小楼,祖辈土坯草房,贫穷了多少代,这次很是风光了一回,挣足了面子。结果时间不长即后悔不已,盖好的房子没人住,请老人看房子还不乐意,嫌房子太大,冷清。而当时的三十多万在上海可以买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现在这样的小房已价值100多万了。眼下每月花1000多元租一间小屋,想想心里就懊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