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初遇暖夏

时间:2018-10-28 11:53:56  来源:原创  作者:猴琪琪

  往年的夏,烈日如火,一波波热浪袭来,几乎灼伤肌肤,泛出骇人的红印,热量刺进皮肤,麻麻的、辣辣的。嘈杂、无序、枯燥、闷热,是对夏天最好的概括。这一年的初遇,却是最美的意外,美得彻骨,美得清爽,美得怡人。

  踩在滚烫的大地,顶上是火辣的太阳,手上捏着已经拧干了“水”的汗巾,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进那一抹清凉区。有了大树的庇护,脚板的温度降了下来,空气中多了份清新舒适的味道,头顶的温度也渐渐降了下来,发丝突然冒起阵阵 “烟丝”,就好似刚出蒸笼的包子。

  火辣的阳光猛扑到叶片上,每一片叶,极力镇守着领地。强烈的日光穿透一片一片绿叶,原本深绿的叶片变成了嫩绿,原本嫩绿的叶片几乎快变成透明的亮片了。仰起头看,许是脖子麻了,供血不足,竟出现了幻觉。自己好似被一个用绿丝编织的锦绣包围着,锦绣的缝隙之间还透着几丝光亮。突感晕眩和窒息,心想着撕破这幅锦绣然后逃离,又不忍破坏这一幅绝美的织锦,却想着若能一直呆在这儿,纵也无憾了。

  微风拂过,绿叶相互碰撞,沙沙作响。缝隙的变幻,带来了光影的变动,在地面上不断变换着脚步,就像女孩跳着拉丁一样,移动的方向、范围、快慢不一,即使杂乱但绝不是无序的。

  看久了变幻的光影令人烦躁疲乏,嫩叶忧郁地裹紧了身子,胡同的大黄狗百无聊赖地半眯着眼,舔着干涩的舌头,街上偶有几位卖西瓜的小贩,把肩上的汗巾扭了又扭。

  碧空万里,蓦地一声响雷。豆粒大的炮弹接连发射,越来越紧密,最后转为机关枪换作主攻。淅淅沥沥雨声起,事事物物心中除。一场阵雨,一份甘霖,一份福音。

  雨滴落在瓦片的声音,由远及近,“大珠小珠落玉盘“,滴滴答答,轻到重,重到轻,携夹着一股股清流,沿着屋槽潺潺而下,落在地上化作一堆向四周漾开。而有些雨丝却另辟蹊径,不愿汇入涓涓细流,只愿孤芳自赏自叹。一粒粒透明状雨滴,卯足劲儿,看准时机,瞄准目标,向下俯冲。轻盈的步伐准确无误地落在屋檐上,弹跳着四散开来,惊人的弹跳力,堪比跳蚤。也有一些雨丝不愿磨磨叽叽、拖拖拉拉,眼一闭,心一横,直接作自由落体运动。如果说爱好游荡的雨丝是轻奢主义者,那么选择粗暴降落的则是极简主义者。

  给生活多留了一个心眼,就初遇了夏日的这般模样。夏日,是碧波漾荷叶香;夏日,是摇芭蕉挥萤火;夏日,是微风拂雨丝弹。关于夏日啊,这才发现,它,是时光里最动人的姿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