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时间:2018-10-28 11:59:11  来源:原创  作者:猴琪琪

  凝视着大漠奇观,眺望着璀璨明珠,仰视着宏伟建筑,抚摸着晶莹珍珠,从未想过,究竟是什么能造就出此类珍宝?是沙,也只有沙。

  沙粒,经风飘动,摇摇晃晃,不着痕迹地走向远方,小小的“身躯”隐藏着大大的能量。不经意间,一粒沙飘进了我眼里。遇见,本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慢慢地,我进入了沙的世界。

  沙漏之沙

  抓起一把沙,微微揸开五指,沙从指缝间滑落,如丝一缕,留不住的,是青春年华,却在脑海里留下一片空白刻满记号。当人们不得不用沙漏计时的时候,心中万般祈求下漏的速度慢点再慢点,如果就此定格该有多好,可细沙也无奈,也苦恼,原来任何意志都远远抵挡不住地球引力啊!

  有时感觉细沙就像极度渴望挣脱牢笼的鸟儿,待人们开始倒计时,把沙倒置在上头时,这些细沙争先恐后地抢着想从小洞口溜出去。殊不知,这些细沙的命数早已被定格。中间的小细洞,既是两个世界的转换门,更是细沙的一种希冀、一种寄托、一种精神的支撑。

  我常常在想,这些细沙从一堆沙中脱颖而出,被捧在手心的感觉,应该是无比欣喜和自豪的吧!可是谁也不曾想到,短暂的愉悦之后,它又回到了原点。它或许会怨恨人类任意戏弄它,它却无奈于自己只是一颗小小的沙砾。它无力地停止了挣扎,默默掩埋在沙堆里,享受岁月静好。有时候……

  沙山之沙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翻开尘封的历史长卷,黄沙漫漫,大漠孤烟,落日长河,烽烟四起,刀光剑影,血染黄土……

  风起,乱沙飞舞,不知何时飘落,不知飘落何处,只是满怀期待着下一个栖息地。越过山,淌过水,颗颗沙砾,蜂涌而来,聚积成丘,壮大成峰,一座沙山就此诞生。

  沙山不同于那些岩石山,不仅身材不同,“性格”也大相径庭呢!岩石山就像一个成熟稳健的钢铁般的汉子,它知晓人类渴求挑战,渴望登峰造极,所以,它用坚实的身躯托举着一个个坚毅且美好的梦想,助力他们获取身心的愉悦、灵魂的升华。而沙山,没有岩石山那样深奥的觉悟,没有那么理解人类累死累活,只为山顶那一抹风景的梦想。它更像一个处在叛逆期的淘气包,你越想征服他它,它越要忤逆你。人类呵!同样也是一个淘气包,越是反抗忤逆的,越是企图征服它。人沙之战,总是人占下风。刚刚踩实一脚,稍一用力,脚底就松松的下滑,用力越大,陷的越深,下滑也越厉害。这些调皮的玩意儿,非要和人类死磕。人用多大的力气奋力向上爬,沙山就以下陷的速度回报你。攀爬沙山就像在定向滚筒上跑步一样,挣扎多久最终还是回到原点,甚至“突破原点”。

  沙滩之沙

  日月更替,潮起潮落,无论是裸露在日光底下的“干旱区”,是接受着海水洗礼的“湿润区”还是游离于“湿润半湿润地带”的“分界区”,细沙的软硬、干湿也是泾渭分明的。最有意思的,莫过于“湿润区”中的淤沙了。软软的细沙也不硌脚,也不让你磕碰,只是缓缓抹去你的全部力气。你越发疯,它越温柔,温柔得可恨之极,无奈只能暂息雷霆之怒,把脚底放松与它厮磨。沙滩不同于沙山之沙,如果真把沙山之沙比作一个淘气包,那沙滩之沙,则是温柔妩媚的女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佳人的温柔乡,越是醉人,越是危险。它不会让你一脚踏入不复之渊,它只会一步步诱你慢慢沉沦,深陷,直至无法自拔。

  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疼痛感也瞬间消减。浩浩时空中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本来并无交集,也未曾想过会有交集。但就在那一瞬间,我们相遇,完成了一次最美的时空相知与相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