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那座城,那段情

时间:2018-10-28 12:04:17  来源:原创  作者:猴琪琪

  “磨剪刀呀嘛戗菜刀呦”“高价回收旧冰箱、旧电视、旧空调、破摩托、废纸箱”“卖菜籽咯,萝卜籽、豆角籽、白菜籽、葱籽、韭菜籽”……黄昏日落,商贩们推着小三轮在小巷里吆喝着,家家户户都会搬个小凳子在家门口坐着乘凉,摇着大蒲扇,跟隔壁或对门邻居喊一喊话。

  斑驳的老街、狭小的巷道、嘈杂的吆喝,在脑海里经久不散,时光就这样昏开在眼底。那年初春,在小巷最深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你祥和的面容;闻到的,是你淡雅的气息;听到的,是你悠长的呼唤。这,是我们的初遇。遇见,是缘分的开始,是幸福的起点。

  记忆中的老街没有水泥地,有的只是用一块块形状各异的石板铺设的小道。地上坑坑洼洼,弥漫着泥土的气息。雨天,孩子们淘气,就在那些小坑处踩着泥水为乐。晴天,就争着抢着跳石板。老街的房屋是典型的瓦房,房顶瓦片鱼鳞似的一面凸起一面凹陷。下雨天雨水顺着房檐往下流,大爷大妈拿着锅碗瓢盆接水,仿佛是在接受自然风雨的馈赠。

  老街最可爱的地方是早市,随着天渐亮,小街小巷会渐渐热闹起来。卖早餐的、豆浆、油条和各种粄,热腾腾地冒着气;卖肉的,将大半猪肉平铺在摩托车板上,现场割肉当场卖;卖小玩具和锅碗瓢盆的商贩总会早早聚在一起。热闹的来源,不是叫卖的吆喝声,而是人们买卖时还拉拉家常。大爷大妈买完东西还会跟商贩聊一会儿天,不过商贩大多是熟知的同街同巷。阳光洒在砖瓦旧房房顶,映衬着老街展开舒闲的微笑。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也就只有那些青砖瓦房、鳞次栉比的土墙、意境幽古的石板路、参差错落的店铺和流光溢彩的老字号还留存老街固有的一些风貌。

  老街陪伴我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我开始厌倦巷道嘈杂的吆喝声,开始嫌弃破败不堪的土房,开始厌烦这种封闭的原始生活,我开始向往都市的璀璨繁华。很快,我的“梦想”成真了,我搬出了老街,住进了城里。吆喝声取而代之的是汽车鸣笛声,狭窄的巷道变成了宽广大道,瓦房变成了高楼,黑漆漆的夜晚变得灯火辉煌。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但心里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住了一年,邻里邻居很多,却互不熟知;道路是宽了,却挤了;楼是住上了,空气却没有那么清新;夜是亮了,却有些刺眼;街区是热闹了,却是车水马龙的嘈杂。

  城里的钢筋水泥楼房,尽管干净舒服方便。但,这么多年以后,我发现,脑子里时常萦绕着的,却是砖瓦房素雅的影子,想念着那初遇的模样。我想,它承载了太多的人文情怀和浓浓的思乡情结,它如身着一袭青衣的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在雨巷中走动,细数着岁月的斑斓和时光的变迁。它像一位朴实安详的老人,他会向你慢慢诉说着一些陈年往事,勾起你怀旧的情结。瓦房实实在在凝结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和情愫。

  所幸,我回来了,你也还在,就如初遇那般美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