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死亡

时间:2018-11-02 21:26:05  来源:  作者:

  人,若是走向终点,便无声无息了。

   黑暗吗

   无边的寂静吗

   谁也不知道。也只从个别幸运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的人口中得知,却也不尽然。毕竟,还是活着,好好的活着。

  

   只听得急救车的呼啸而来,却不晓得怎么的结果。

   昨天,还好好的一个同事,早上过来上班有说有笑的。突然,发生状况,拨打救护车,联系相关人员。救护车来的不算太晚,甚至刚刚好好,上午还一直处于昏迷,下午人就没了。

大多数人还是不知道结果,公司人太多,很多算不上太熟,也并不关心。只是昏迷的时候凑在一起看过一场热闹,而对象总是被特地关注重点,隔上几天可能还有人打听结果,不然怎能对朋友说自己见证和参与了呢

   急救车上,不停的颤抖。车,也不停的晃动,尽管驾驶员已经尽力开的平稳。白衣护士,手里忙着不停,一会儿测心率,一会儿抽血,一会儿检查病人已合上的眼睛。跟车的人,一会儿看看病人,一会儿看看护士,最后选择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再接一个电话,干着急,却什么也做不了。医院到了,抬下车,办理手续,慌慌忙忙,却有条有理。

   一直不知道结果,下午了解的同事说,遗体让家里人给租了一辆车拉回老家了。也不知是埋了,还是烧了。

   听着有点莫名的难受,又难受不起来。想起前些日子,家族微信群里说老家那边开始严禁土葬,人死了要拉到火葬场去烧,一下子在群里炸开了。

   难受是短暂的,工作还是要继续。真正难受的莫过于逝者的父母及家人吧。如果要给死亡排一个顺序,“白发人送黑发人”可能是所有人最不想接受的顺序。发生了,那就只能痛苦的接受,会痛苦的仅少数人而已。

    不敢想象闭上眼的是自己,也许那个同事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再睁开眼睛。依稀还记得失去意识前还待拨出的号码,只是手机比意识提前一步脱离自己的控制。  

第一次清晰的接触到死亡离自己只有一刻之遥,只是,主角不是自己。换作是自己,并不惧死亡,因为那时已经没有了意识。仅仅心疼,自己的父母及家人,那些自己最爱的人,还来不及好好报答和爱他们。大概一秒钟吧。

死亡,就是死神将你如玻璃般的击碎,连带着擦伤托护着的手。碎了,就破了。可是,还碎了一片的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