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一个陌生的大哥

时间:2018-11-05 08:16:44  来源:真实故事  作者:失足少男
    一 
  每天都会跟我大哥有的没的说上几句,有时候会说很多话。无非是他对自己生活的抱怨与满足的交织,无非是我对自己毕业以后的恐慌搅拌着此时此刻的我的懒散。
  ——杰克,我想借钱给她,心里又怕被骗
  ——杰克,你来,我带你去捏脚
  ——杰克,她是怎么消失了的
  ——杰克,我这里下雨,买了烤肠,喝了半瓶白的
  ——杰克,没认识你们的时候,有一年我在家没干活,就觉得没钱了怎么办。那一年冬天,我穿一双单鞋还有一个拖鞋,过了一整个冬天
  ——杰克,操他妈的,她让我不要孩子
  ——杰克,天冷了
  ……
  大哥总是找我说诸如此类的话,有时候还会跟我一起感叹人生。我一直舍不得删掉我跟他的聊天记录,我喜欢他的故事,同情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以致于我想如果以后我能够写一本书,书里面一半都会是关于他的。他的很多事都会跟我说,有时候我会认真听,跟他作不痛不痒的分析。有时候在玩游戏,或者在跟学姐散步,就会稍微敷衍一下他,我知道他也不会介意,他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他只需要赚钱,养父母孩子,然后发牢骚,日复一日。大哥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可怜又坚强的人。是他让我对成年男子的世界多了一些认识和感慨,也使我不再那么惧怕未来会遇到的种种坎坷。
  和大哥认识刚开始的时候,他每天总是不停地说说说,我没有错过他说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件事,包括大哥说他相信我以后会买得起宾利。我记在心里,因为我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这个男人的故事尤其吸引我。
  后来我们三个人的群散了,大哥还是跟往常一样,来和我说话。他说以后不要和网络上任何一个人联系了,只和我联系。他还要给我寄李志抽的红梅牌香烟,还要给我寄土鸡。我心里很高兴大哥把我当朋友,但是我不相信他会不在微信上乱撩。果然后来他又给我发来了和各种女人的聊天记录。
  每次大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都感觉他想哭。我心里想,幸好我跟大哥不是面对面地聊天,不然他要是真的哭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办,难道我要把他搂在怀里吗,不现实。大哥一米八几的个子,我怎么抱他。大哥要是想哭了,我肯定会跟他一起哭的。
  我大哥真不容易,几年前走南闯北什么都干过,后来为了孩子和父母,落在了家里。养过五万只鸡,包过工地,干水电,打过架,最近还要上法庭。每次他和我说话我都准备好听他吐苦水,我也习惯了,一点也不介意。
  大哥其实是很有才的,说话,说情话,即使是说废话我都觉得他有才。我可能不只是被他身上的故事吸引,更多的可能是他本人与我有缘。我总装作大人的样子和大哥说,你不要老这么悲观,尽量开心一点。我知道在他那些我没经受过的困难面前,我的说话都显得十分无力。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有我这个也是弟弟也是朋友在。只是作个倾诉对象也够了。不是因为大哥说要带我做水电工,还有给我介绍卖房子的工作。
  刚才大哥发了一条朋友圈,一个人在吃饭,我说我也一个人,节日快乐,他说你也快乐,他还说,杰克,我想和你拜把子。
  大哥不知道又喝多了没有,我希望他不要总是那么难过。
  二
  “晚上好。”
  吃完饭后我在嗑瓜子,大哥照常给我问好,并且给我分享了这首歌(味道),他还说“很好听的”。
  我并没有点开,只是回复他说“晚上好,味道好极liao”。
  大哥又说,“都好。”
  我以为今晚的谈话到此差不多结束了,然后他又给我说了一句:“我记不住我前妻的样子了。”
  我一时有点语塞。
  大哥给我找了两张照片,看完后我说豪哥(他儿子)像她,他说,嗯。
  又过了一会儿,他问我:
  “你嫂子好看吗?”我说还行。
  “91年1月2号。”
  “比我女朋友大一岁多。”
  “我只是有些想她了”,大哥说,“我虽然想她,可是我觉得对不起她。让她在外飘着。”
  “很快我这里要搬迁了,虽然离婚了,我搬走了,她就找不到了。”
  “认识她那会儿,她还是个孩子,14。”
  大哥继续说着,我开始想认真跟他聊下去,不过我也只有一直认真地“嗯”。
  “我前半生快没了,傲慢,疯狂,现在像狗。”
  我试图安慰地跟他说,无所谓,都是人。所有人都一样,太没意思。“你放心,我永远是认可你的。”我和大哥说。
  有的没的扯过几句过后,大哥仍然回到了这个话题:
  我想前妻,是因为要搬迁了。怕她以后没了家,可以找个理由回来。比如,想豪哥。我会原谅的。我可希望了,希望她比我好。尽管我不要脸地说要搞死她。
  因为你说比你女友大一岁,我觉得对不起她。我从没想过年纪的差距,没想过一个女人怎么活。
  她14岁,我就认识她。我父亲开车路过她家,借过充气筒。那会儿,她还是个孩子。
  她说,“我们快发财了。”我们一起用一张纸计算着买家具,结婚。我在昆山和尚庙,写了“我要和你生孩子”。因为那会儿在一起,她说,没怀孕,我不行,不能生。我害怕,就写了这个。
  后来有孩子了。我拿验孕纸给家里怀孕的狗也测了。
  那会儿多开心。
  生孩子是腊月二十三,我俩在看电视,突然肚子就疼了。叫上全家人去的医院。生孩子的时候我吓跑了。
  我有病。
  我丈母娘,是买来的。是我老丈人买的,买来打算卖给别人,结果被抓了。没卖成。丈母娘就留在家里了。
  有了我前妻。
  我前妻经常说自己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因为她爸那会儿当兵去了。劳改犯的意思。
  她说这些的时候总是笑,我家里人也笑。
  想想挺好的,是我辜负了她。
  那时候她说,我要是抛弃了她,会用杀猪刀搞死我。结果是她提出的离婚。
  第一次走,她去的上海。一家饭店,因为下铺的女孩子不正经,她不做了。辞职去了松江的农村,找了个工厂。
  她说想我的时候,才和我联系。我发誓不要她了,但家里让我去。我就去了。
  第二次,依然是熟悉的地方。11月份家里下霜了,冷,她说想我了,我又去。一直这样。
  有一天她告诉我,
  “我恨你第一次请我吃的面。”
  “可是现在习惯吃面了。”
  “不恨了。”
  我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有一天她告诉我,“我喜欢那里的城市,那里有我的梦想。”
  我欠了很多钱,那时候。从那之后,我再也不联系她了。加上我父亲得了癌症,我觉得我穷了。她走了。我恨她。
  ……
  后来,大哥去了上海。他说他觉得,能有什么梦想?他还说,要是说出来,别人都会以为他是傻逼。我连忙说不是。
  大哥真的去了最繁华的都市,他觉得怎么也要去那里看看。
  他卖起了房,接触了他口中的上层社会。
  他说现在每每路过隔壁的工厂,特别是夜里,他就心酸。
  “夜里有人干活,她在上海也会在这个时候干活。”
  “我路过街里,看到夜景我都能想到她。”
  大哥曾经幻想过在上海能够赚到很多钱,能出人头地,能让前妻知道。卖了几套房子,做了7个人的经理。他仍然觉得他什么都没做到。后来大哥还了所有的债,养了很多的鸡。去年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给我说要给我寄鸡,还有鸡蛋。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在哪里倒下就可以在哪里起来,做起了包工头。然后他又说,他现在又什么都没有了。
  “我想她了。”
  “我想她了。”
  “可是再也不可能在一起。”
  “尽管想了难受,可是还是想。”
  “怎么都忘不掉。”
  “她该下班了一会儿。”
  “坐着地铁,9号线,回自己合租的地方。”
  “我没权利去找她。”
  “我不想去,没有任何的理由。改变了,再去。”
  “我天天在挣扎,既希望自己在家里能有作为,又希望再去上海。”
  “35了,我觉得挣扎的,思考的,不现实。”
  “可我还是想,想着发达了,不让她看别人的脸色。”
  “给她些钱,我不求她和我在一起。”
  “我不是装逼。”
  “我希望她过得好,不想孩子,不伤心。不受别人的排挤。”
  “再找男友的话,不再因为有孩子受他人欺负。”
  ……
  大哥自顾自地说着这些,别人永远不曾知道而我却有幸聆听的秘密。
  外面狂风怒号,我心情十分复杂且难过。
  我们每个人,本来都是平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始终相信,没有人生来就有罪,也不会有人死去时依旧无辜。
  “等搬家了,我就把家里所有的一切全部烧了。”大哥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