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苗儿长不过草

时间:2019-01-09 10:34:15  来源:原创  作者:檀继来

  苗儿长不过草

  幼年时,喜欢跟随父亲到菜园里玩。有时钻到菜园的瓜架下摘黄瓜吃,趴到园墙上掐荞麦红,有时蹲在水沟边上捞小鱼儿。自个儿玩厌了,就看父亲翻地种菜,浇水施肥,拔草捉虫,将新鲜的蔬菜瓜果摘下来,装进篮子提回家,那种感觉新鲜有趣。

  菜园里,四季叶绿花红,鸟语花香,到处布满了瓜果藤蔓,充满了趣味。即使是在严寒的冬季,也有韭芽、大蒜和青菜,顶破冰雪的覆盖,显露着生机。父亲一般早晚都会去菜园忙活,去的时候都要挑一担粪肥,拎着一筐草木灰。那草木灰主要是洒到韭菜地里,韭菜割了一次后,洒下草木灰,新的很快就长出来了。

  父亲在园里忙个不停,我自己干不了什么活,有时就试着帮父亲拔草。用三根指头捏住草茎轻轻地拎起来,随手甩到地沟里,经太阳一晒草儿就蔫了。那草看似柔弱,实则坚韧,生命力旺盛,总是与苗儿争肥,不把杂草拔掉,禾苗就缺少营养。隔几天没有去菜园,看到上次拔过草的地方,倏忽间又长出了新草,有的草叶子甚至比禾苗还要高,把小苗都幠住了,我嘴里嘀咕着,心里有些不服气。

  “苗儿长不过草啊”!父亲叉着腿,一边拔草一边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的。无论是用锄头锄,还是用手来拔,搞了一次又一次,杂草依然顽强地生长,总是除不干净。我不知道苗儿为何长不过草,就问父亲,“苗儿为何长不过草?”父亲转过头来望着我说,“苗是人栽的,草是天生的。”我不太懂父亲的话,也没有继续追问,于是蹲下身子,帮父亲拔草。

  拔草这件事,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有讲究,既要把草根拔出来,又不能伤了禾苗,有时要用一只手把苗儿的根部按住,用另一只手去拔草,父亲拔得又快又干净,而我总是将草拔断,草根仍然留在土里,要不了几天,那草又会呼呼地往上窜。爬根草是较为厉害的一种草,不仅根茎长,而且每一节都有根须伸入土里,拎起来长长的一大串。有时候草茎拔断了,草根还在土里,就用指头去抠。

  对于庄稼人来说,禾苗与杂草始终是一对矛盾。庄稼人种一辈子的地,就得与杂草打一辈子交道。打小时候起,我就认识到“苗”是庄稼,是好东西,需要爱护,“草”是祸害,必须予以铲除。上中学的时候,在“苗”与“草”之间,曾经有过一次艰难的选择,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将正统的认识完全颠了过来。那时候还搞不清啥是社会主义?啥是资本主义?只是跟着瞎掺和,但农民心里亮堂,他们不管那一套,要的是苗不是草,“草”不能当饭吃,菜园里只能种菜不能种草。

  农村是泥土的世界,到处都长着野草,无论在哪儿,草都长得很是旺盛,所以农民被称为“草根阶层”,从农村走出来的人被称为“草根出生”,因而草根阶层也成为社会的底层。其实苗也是草类,是从自然界中发现和分辨出来,可以作为食物的种类,它们被人类相中之后,通过培育与栽种,成为可供人类活命的物种。对于“苗”与“草”来说,它们有用与无用,是取还是舍,不在于它们本身,而取决于人的态度。

  世事的发展总绕着弯,充满着变数,在现代城市里,草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于绿化与美化的需要,草也是人们的呵护之物。人们培植了各种草,铺装在城市绿地里,有时为了绿化可能还要让菜们迁居他乡。这种培植和驯化出来的草也有点像“苗”,也很娇贵,其生命力比野草差多了,不好好打理也会枯死。时常看到有人在公园的草坪上清除杂草,那些杂草便是野草。其实,杂草不仅比人工草长得好,在某种程度上比人工草更有多样性,更加漂亮,何必要除之呢?

  后来从媒体上看到,北京市的园林绿化部门出了新的规则,草坪里的野草不得拔除,而是进行修剪,这些修剪后的野草比“家草”还要美观,却节省了培植成本,这真是另具慧眼。无论是人工草还是野草,其“草”性并没有改变,所改变的是人们的眼光与观念,既然野草长得快、种类多、生命力旺盛,又何必除之呢?天生我“草”必有用,大自然以独立于人类的方式,在天、地、人三界之间运行,尽管有时受到人类的影响,但人类很难改变自然界的基本趋势。

  人们为了让苗儿更好地生长,不断地铲除野草,但“苗儿长不过草”却是不争的实事。跟着父亲拔草的岁月已经远去,当人们用除草剂来清除田间的杂草时,却意外地发现鱼虾绝迹了,靠野草为生的其它虫类也不见了,田地变得很瘦弱,如同长满了“皮癣”。万事万物的存在都是相辅相成,“苗”与“草”就是一对矛盾体,试图让田野里只长苗而不长草的想法,未必符合科学精神。农民一代接一代地种庄稼,不得不一代接一代地拔除杂草,协调处理好矛盾,而不是指望一劳永逸地消除矛盾,因为当野草从土地上消失的时候,苗儿也会变成野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古诗。它不仅使我对野草的印象深刻,而且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物竞天择。家乡人将野草称为草皮,那是说“草”是大地的皮肤,其特性难以更改。清除庄稼田地的杂草,是为了让庄稼长得好,而不是让野草绝迹,这是生存法则。(阿继)

                                                                                    2019年1月9日于池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我在红尘中等你
我在红尘中等你
一个陌生的大哥
一个陌生的大哥
送别
送别
沙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