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仰望泰山

时间:2019-02-02 10:17:23  来源:  作者:檀继来

  仰望泰山

  泰山乃五岳之首。读了《孟子》“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就有了步圣人后尘,登泰山的欲望。

  本世纪初,曾经有一次机缘来到泰山脚下,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登泰山。由于到达泰安时天色已晚,次日又不得不离开,因而未能登上泰山,只是在山脚台阶上望了一眼,留下极大遗憾。遗憾归遗憾,好在毕竟已经站在泰山脚下,远望就远望吧,想象着泰山上的各种风光也是一种乐趣。

  千百年来,泰山就立在那儿,从未挪动过半步,移动的是人的脚步和不安分的心。登山有登山之乐,看山有看山之趣,史称的“五岳”至今没有一处涉足攀登,能一睹芳容也是不易,何况泰山之名如雷贯耳,岂能随便一登了之。面对巍峨屹立的泰山,想象着千百年来演绎在泰山之巅的风云故事,心中便有一座伟岸的山峰,便有一座神圣的山岚,在灵光中闪现。那里有孔子和孟子,有秦始皇,有杜甫,还有众多的轿夫和挑夫。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在古人所称的五岳中,西岳华山以险峻著称,北岳恒山以峭丽见长,中岳嵩山以奥妙而知名,南岳衡山以灵秀驰名,泰山以雄奇安泰闻名天下。站在泰山脚下,我仿佛看到历朝历代的登山者们,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态来到泰山,他们封禅、敬神、观景、谋生,不一而足。泰山以“首岳”的身份,让来访者兴致勃勃,大加赞美。泰山之巅云飞雾绕,每一块石头都透着神光灵气,于是“泰山石敢当”成为难得的神品。

  五岳的说法始见于《周礼·春官》,记载的是社稷祭祀,这是商代以来“神”定四方之说,糅合战国时期流行的五行观念而成的山岳崇拜。首登泰山的人是谁?我想一定是泰山下的居民,他们可能是樵夫、猎人或是采药者,“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农耕时代的生存法则。山水能让人们生存,而人们却无法驾驭山水,这才心生敬畏,便有了山神水神的传说,那是最自然不过的事。而有史料记载的却是一批执掌政权与天下的人,他们登山目的是“封禅”。

  “封禅”的礼仪古已有之,是执掌天下的人,说明自身受命于天的一种仪式,据说孔子登泰山就是为了考证这一礼仪。司马迁在《史记·封禅书》中,引用《管子·封禅篇》的说法,大意是在泰山筑土为坛以报天功,这就是“封”,在泰山脚下的梁父山祭地,以报地功,是谓之“禅”。泰山处于东方,而东方主生,所以朝代更替后,帝王喜欢到泰山“封禅”,诏告天地,这样自己就变成神圣,让天下臣民们去相信,去敬仰。

  文人登泰山,最早的恐怕要算孔老夫子。在自己的家门口,孔子登泰山一游,这一游就非同小可,竟游出了大名堂。从《孟子·齐心下》中,我似乎看到当年孔子手脚并用,爬泰山时的情景。那时候的泰山肯定没有现在这样的台阶,后人都知道“至圣先师”有胸怀天下之大志,却不一定清楚他还是一位勇敢的登山者,竟然在泰山之上悟出了“智者乐山、仁者乐水”的哲思。爬一次山,居然悟出这样的道理,可能是大多数登山者所想不到的。

  自从孔圣人之后,登泰山者络绎不绝。在帝王中第一个大规模举行封禅仪式的当算秦始皇。这位统一六国的“始皇帝”同样有经天纬地之才,有胸怀天下的抱负,在纵横捭阖之中,不仅平定天下,而且“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统一度量衡,定币制,极大地方便了经济交流,增强了民族凝聚力。他登临泰山的目的是祭神,显示丰功伟业,祈望永世统治天下。与孔子不同的是,帝王登泰山不是为了“乐山”,而是借以彰显“王道”,荫庇后世。其实,山神并不能给帝王带来永久的基业,忽视了百姓,难免“二世”而亡。

  百姓登泰山,大多是慕名而来,感受泰山的雄伟圣哲之气。在山门边的街上闲逛,领略泰山下的商业氛围,可以让登山的“神圣”心态得以平和,在任何“神圣”的地方,商人都会让你复归平常。市场与资本这两只无形的手,可以让万事万物现出原形,即使是圣人与帝王也不在话下。泰山上的挑夫,为生计而一日多次登山,在台阶上挑着百十来斤担子,亦步亦趋的步履,实在有胜于三拜九叩之礼。人生在世,首先要有饭吃,能够生存,然后才能“乐山乐水”,老百姓对此一目了然。

  在泰山脚下,仰望泰山,很想看清孔子当年登山的路径。老夫子是在什么心境下去登泰山的?后人有过很多的考究,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要见识一下古之礼乐,他一定是感到以礼治天下遇到了困难,心境不是特别的好。因为孔老夫子在齐鲁“夹谷聚会”之后受到了排挤,辞去了鲁国司寇之职,带着弟子离开鲁国,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周游列国之行。他在返乡途经泰山时,感到“仁道在迩,求之若远”;“枳棘充路,陟之无缘”。而登上泰山的孔老夫子却在爬山的过程中,体悟到仁者、智者与山水的关系,那是一种失意后寄情山水的文人心境,既然当权者不用我,那就去“乐山乐水”好了,不能容人的场所都是一样,而能容人的山水,却各有各的境界,自己找乐子还不行吗。

  孔老夫子在官场并未得意,他的仁义主张未能得到实现,但在传道授业上却名垂青史,成为至圣先师,这可能是他自己也未能想到的事,而成就孔子的这一转折,可能与泰山有一定的关系,从此之后他老人家就断了治国理政的心思。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既不能一条道走到黑,更不能失去了理想与信念,“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关键就看怎样定位自己。

  仰望泰山,心里还是有些纳闷,孔老夫子登泰山时,何以能悟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道理,而现代人却很难有那样的胸臆与情怀?是现代人不如孔老夫子聪明吗?古时的交通条件是那样的差,但古代文人何以能够游览名山大川,而现代人却很难做到呢?是今人不如古人有毅力吗?我想肯定不是。那是为何?有一点是可以想象得到的,那就是古时的山峰是随意就可以攀登的,只要你有那样的意愿与足够的体力,而现在的山峰不是你想攀登就可以登上的,除非那是不知名的小山。从这一点上说,现在游山玩水比起古人要难得多,成本也大得多。

  古人笔下的山水,在现实中就是资源与财富,因而要寻得古人那样的浪漫情怀就不是很容易,有时候可能不仅找不到乐趣,还会因为购票、排队、乘车和购物等,惹出些许不快。站上泰山的台阶,能够仰望,能够远观,也是一种机缘与福气,何必非要登山呢。把泰山留在梦里,恣意地想象岂不更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