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叠景游移

时间:2019-03-03 11:44:17  来源:  作者:

        这是佛山一个水乡的俏丽的缩影。这是一个水乡村落,叫叠滘。水渠弯曲环绕,碧水浅淌逶迤。由于防洪泡浸,青石迭砌整齐。虽然斑驳杂色,色调与环境和谐,给人以一种灰青色的黝黛美人的感觉。在渠边上,迭石缝隙中,有凤尾草,好像摇动着凤翅似的。叶子真象孔雀的翅膀。蝴蝶草的叶子盈动,象在飞,一上一下。有千丝竹草,它的茎好长,沿着石攀爬着。它的叶子卷卷的。只要是有一点泥,它就紧紧抓住不放。它非常顽强。渠堤高3米许,全用青石块迭成。没用石灰沙浆,更没有水泥勾缝,全凭着娴熟的技巧,十字形垂直而迭,参差而垒,斑驳而配,历经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屹立不歪。沟边上种有阔叶大树,如榕树、樟树、柳树、蝶树、阴香树。清水春秋轻轻流过,但遇到夏季汛期,水突然猛涨,竟把近3米高的岸也淹没了。水乡,真是一片“汪洋”。可人们不怕,仍然住下来,驯养着这不羁的水,收获这肥沃田野的果实。让水驯服,直到听话为止。
  这村落的屋子,全用青砖砌成,呈出灰青色,与环境十分协调。屋子不高,一般是一层的,少数是两层的。每间房子前也不宽,大概2米多,也有3 米的。瓦背的瓦色, 是粉红的。瓦之间的缝,全用石灰勾砌的。大概怕台风刮走瓦吧。这样的房子,给我的印象是小巧玲珑。当然,新建的就现代化了。后建的房子,显得格外新颖,标新立异了。
  我最喜欢的是,老太太、老公公们,坐在树下的渠边的石条凳上聊天。那休闲的样子,令人陶醉不已。有时,老太太拿一把乳黄色的大葵扇,一下一下的轻悠地打着扇子。现在她们的衣着虽然不时髦,也许是习惯了,但都蓝色或灰色新的或则洗了水的新衣,干净、质朴。她们的笑声,爽朗,清甜。这是一道迷人的水乡风景呀。老公公们说起现在的生活,只说“好好”。他们也聊天,也打牌,娱乐娱乐。他们说,生产队建 的队部,可以摆100多围台。结婚、老人生日、摆上几十桌酒菜,高兴高兴。现在生小孩也摆酒了。现在没有田地了,做生意的做生意,养老的养老。有的说孙子读大学了,有的才读小学,儿女晚婚了。
  他们说,这水渠,过去担这水喝的,洗菜呀,游水呀,不在话下。后来没田地了,都建高楼了,卫生间的水没地施了,全灌到这渠了,所以水就变臭了。这几年重新处理好废水,现在好多了,但回不到童年时代的清澈水了。
 我拐几个弯,到了叠滘民间市场。说是市场,准确地说,是一条巷子。巷子两边是商店。虽然 店面不大,但种类繁多。巷子曲窄,路面粗糙,可人心甜美。北店主说:“我有‘仙桃’,给你。”桃在空中一飞,就过去了。南铺主说:“我有‘苹果梨’,看来了。”一抛腾过去了。两辆电动自行车相遇,要慢慢找个宽些的地方方能通过。巷子两边是商店的店员攀谈聊天,是很容易的事。夸张地说,一伸手可以与对面的人握手。人们亲亲热热,有说有笑,相当融合。
 我看着这斑驳的老房, 暗红的墙,杂红的瓦,是时间流逝的足痕。在融入当今的高楼时代,有点古迹相衬,正显示出古源今绩。我站在这南方古老村落,水乡坊房路上,看到时代伟大的迁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