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生与死

时间:2019-03-06 22:08:34  来源:原创  作者:万年肴

 

生,是一件喜庆的事。死,却不是。

对于新的生命,无论是人、动物还是植物,我们都是满怀祝福和感动。对于死则是尽可能的不提及,并不是死亡不曾在外面生命中出现,以至于所以人都忘记了。只是,死亡这个词,在活着的人眼里太沉重。沉重的以至于人们不愿提及,就好似瘟疫一样会感染。尽管,不是 提及它并不会感染,也没有谈及瘟疫那样惊恐,但总觉得晦气。

对于美好的东西人们总是比较喜欢、怜爱和期望的,如若是不好的事情,比如死亡。不用年老的老妇或是长辈们训斥,三岁的孩童也能从人们的脸色,行为举止中察觉出一丝的不同寻常而无师自通的保持缄默。死亡,是不好的事情。是晦气的。所以,死这个词尽管比生这个词的分量要沉重的多许多,然而在人们心里死却仿佛没有一席之地。

现代相较与古代,对于死亡,明显的缺少一种仪式感。古代人尽管受制于自然环境和经济条件的阻扰,可是当遭受死亡的时候确实从来不缺少仪式的。自古就有“亡父守孝三年,亡母守孝一年,不能嫁娶,饮食应寡淡”,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至于王权贵族对于死亡更是仪式感十足,秦始皇还在世就开始开始修筑寝陵,王权贵族更是为寻终其一生只为寻得一块风水宝地。

什么是死亡的仪式感?有人会问,既然人既然已经死了还需要什么仪式。首先,先说一下仪式,仪式的作用有很多作用,至于死亡仪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家里有长辈过世了,后代的子女全部要披麻戴孝,哭声连片,这里描述的是死亡仪式的表现方式。至于其用意大概可以归咎为两点,一则表达的对死者的敬意;二则为仍然活着的人一个提醒。当然,死亡的仪式也不是固定的,“披麻戴孝,哭声连片”,同时也用如庄子一般的,在他妻子去世后不哭反笑,鼓盆而歌的。自己的妻子去世了,不应该是伤心的吗,可是庄子为什么反而高兴呢,难道是庄子喜新厌旧、另有新欢吗,其实只要把文章看完了都知道其中缘由,苦,笑,敲锣打鼓都只是一种形式,而庄子对妻子的去世而流的泪水又岂是你我你能够看的见的。在某些时候形式并不能很好的体现出仪式。就像新闻里偶有报道的一种职业“哭丧人”,作为子女 的人并不为死者感到伤心,而为了能有个更好的仪式效果花钱请专业哭丧人,不知道死者若是泉下有知会不会跳起来。

 不过有仪式还是比没有仪式来的好点。在乡下或者说自古以来就有那么一种习俗,年幼或是在家乡意外死去的人是不会举行仪式,而是由家里人直接悄悄的安葬。去年有个同事去世了,只有三十八岁,由于高血压原因导致的脑溢血死亡,上午拉去医院抢救结果医院说无法救治,下午就被家里人悄悄运回去,悄悄的安葬了。一切都悄悄的,没有追悼会,没有告别仪式。只知道走了,走了就是死了。

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有点难过,也只能是难过。中午,打开手机才看到有关褚时健去世的消息,不是太突然,而是很突然。自己微信链接中至今保存最喜欢的文章就是去年网上传言褚老已经去世的消息的那篇,褚时健:谁说我死了,我还可以再干五百年。距离五百年还有很久,可是褚老的那种精神却值得未来五百年后的人学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