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乡村纪事--虎子

时间:2019-04-12 11:27:01  来源:  作者:周牛王
                                                                         乡村纪事
                                                                             虎子
        虎子是一条狗的名字,是我给自己从小养大的一条狗起的名字,是我今生喂养的第一条狗。这条狗是同村的老乡给我的,是我去他家时,发现一条才满月的小狗孤零零地趴在角落,它一身深黄色的毛,眼睛明亮有神,还翘起小尾巴,我看过就喜欢上了。老乡和我的父母关系很好,我就天天去他家里,死缠硬磨地问他要这条小狗,他就把小狗送给我了。
        那时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当时只能把狗当做宠物喂养,也没有其它可以逗玩找到乐趣的宠物,所以我非常喜爱它,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虎子,希望它能听从我的话,也希望它能像老虎一样凶猛健壮。我每天亲自喂它食物,我吃什么就喂它什么,它长得很结实放学后写完作业,我就牵着它到田地边、树林里和荒野上溜达,寻找童年的快乐。
        六个月后,虎子长成了大狗,它的毛色黄灿灿的愈加发亮,它的头短小,经常伸出鲜红的舌头舔舐我的手,它的一双竖得很直的耳朵和它不是很大但是亮晶晶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一条机灵的狗。它可以听懂简单的口令,比如说我给它用手做往下拍东西的手势,并喊一声“坐”,它就会支起前腿蹲下后腿坐在地上。我如果再说一声“起来”,它就会立刻站起来向你亲热地摇动尾巴。我如果连续对它喊几声“叫”,它就会围着我叫个不停。这都是我对它从小就开始训练的成果,我经常在村里显耀虎子的聪明。
        到第二年,父亲和母亲去伊宁市做衣服裁剪的生意,家里只有我和姐姐哥哥四个人,父亲按月给我们寄回生活费,我们生活得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冬季我们在房子里生火做饭和取暖,晚上我们把虎子关在家里保护我们的安全。有一天半夜,我们在熟睡中被虎子的狂吠声惊醒,我闻到一股浓烈的煤烟味,我们打开电灯,发现房子里弥漫着浓厚的煤烟,虎子还在朝我们大声地吠叫着,我们立即蹬上鞋子,把房门打开冲到门外。我们看见厨房的铁炉烧得通红,引燃了堆放在旁边的煤炭,我们用盆子在水缸里舀水,浇在正在燃烧的煤炭上,把火扑灭了。我们把房门敞开直到房里的煤烟全部放了出去,才又安全地回到家里。我们互相庆幸地逃过一次灭顶之灾,是虎子救了我们,我们感激地双手捧着它的头,不知道怎么感谢它。
        寒假里我每天带着虎子到村上的场院捕麻雀,我们在寒冷的室外一待就是三四个小时,虎子翘起它可爱的尾巴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在雪地里威风凛凛地守护在我的身边,津津有味地看着我怎样给麻雀下铁夹,又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把捕捉到的麻雀放入袋子中。暑假我带它到水渠里网鱼,它就守在装鱼的袋子边,等我给它奖励。我把一条条小鱼扔到它的面前,他就一口咬住,开心地把鱼吞进肚子,还不停地向我摇动尾巴。
        时间如流水,一晃就是两年过去了,这时候父亲和母亲从伊宁市回到家里,我们全家又团圆了。九月底我去五公里外的沙枣林摘沙枣,傍晚的时候,我提着小半袋子沙枣兴冲冲地准备回家时,发现虎子不在了。我以为虎子在我上沙枣树的时间里自己跑回家了,就没有原地寻找。当我回到家里时,也没有看见虎子,我焦急地四处寻找,又跑到沙枣林呼喊着虎子,就是看不见虎子的身影,直到黑夜降临,我才又回到家里,确定虎子走丢了。我很伤心,失去了陪伴我度过三年的虎子,失去了曾经救过我性命的虎子,失去了带给我快乐的虎子。
                                                                                        2019年3月26日作于新疆石河子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