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恋上桃花源

时间:2019-07-29 13:07:02  来源:  作者:小鑫鑫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每个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骨子里都有一股艳遇情结,期望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个地方,遇到令自己心动的女子或男子。

  一千多年前,一个叫崔护的诗人是幸运的,他在长安南郊一处桃园里经历了一次让他终身难忘的艳遇。

  正是这场艳遇,人面桃花的诗才流传了下来,也正是这首诗提醒我们,在唐朝还有一个叫崔护的诗人。

  从此,桃花成了最妖娆,最暧昧的花朵,命犯桃花、桃花劫、桃花运等很多香艳的词汇由此衍生。

  唐德宗年间,博陵县一户崔氏人家产下一男婴,第二天早上,院子里的桃花一夜之间全部开放。男婴的父亲喜忧参半的说:"吾子命犯桃花也。"

  男婴长大以后就成了崔护,他父亲的预言十八年后灵验。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十八岁的崔护已经是一个天资纯良、才情俊逸的翩翩少年,这时候的他,一边想着姑娘,一边读着圣贤书。

  他去京城赶考,结果名落孙山,心情郁闷的他没有回家,而是在长安郊外租了一间屋子,准备在那长住下来,用功苦读,来年再考。

  那应该是一个春意盎然的日子,燕子衔春泥在屋檐筑巢,墙角里一棵落寞的桃树正羞答答的开放,春风熏得人欲醉,崔护,为了不辜负这作美的天公,在书桌前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去踏青。

  外面的空气多清新,崔护贪婪的深呼吸了一口。沿着一条流水淙淙的小河行走,绿油油的草已经钻出地面,金灿灿的油菜花随风飘舞,有牧童骑在牛背上,悠然吹着不知名的曲子,崔护一边享受着美景,一边搜索枯肠的酝酿着美妙的诗句。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反正早已经不见自己所居住的那座小屋。

  他累了,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他渴了,想找一个地方喝点水。

  附近有农家小院吗?这个荒谬的念头一出来,他就忍不住嘲笑自己,这荒郊野外的,哪有人住在这里呢?

  还是找找看吧。

  于是过了一座桥,惊喜的表情写在了他的脸上,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一片桃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每一株桃树都争相怒放,桃花的红霞映红了半边天,就在桃林深处,一座小屋若隐若现。

  有那么一瞬间,崔护怀疑自己误入了桃花源,那个小屋里居住的就是陶公陶渊明。

  无法抑住的兴奋,他加快了脚步,向那片桃林,向桃林中的小屋走去。

  他敲门,他说想要讨口水喝。

  原以为居住在小屋里的是一位须白发美髯、竹杖芒鞋、相貌清奇、谈吐风雅的隐士,不料走出来的却是一位年芳二八的妙龄少女。

  时光在那一瞬间停止。

  蛾眉如黛,凤眼如丹,面若桃花,银装素裹,恰似一枝清水出芙蓉。

  指天发誓,崔护对妙龄少女目不转睛的凝视毫无恶意,纯粹是出于一种天然的单纯的爱美之心。

  妙龄少女被崔护盯得一朵红晕上脸庞,她含羞掩面,崔护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于是忙不迭的向妙龄少女道歉,并说明来意,郊游至此,误入桃林,只是为了讨一口水喝。

  如果不是见崔护眉清目秀,仪表堂堂,妙龄少女早就把他当作流氓拒之门外了,如今,面对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这正符合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她开始有点心动,她邀他进屋,请他上座。

  她去屋内为他倒茶,他好奇的打量屋子的四周,他惊讶的发现,这绝然不同于普通的农家小屋,在靠墙的一角有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满诗书,墙上有一幅梅花图,画中题诗:"素艳明寒雪,清香任晓风。可怜浑似我,零落此山中。"

  他认定,她绝非一般的女子。

  她款款而出,她为他泡的茶,一种她自制的茶,桃花坞,清香四溢。

  他小心翼翼的呷了一口,又呷了一口,其实他很渴,他很想一饮而尽,但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和她多待一会,他慢慢的品,细细的品。

  该说些什么呢?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夸赞茶是好茶。

  其实人是好人,他最想夸奖的不是茶,而是站在他旁边低头不语的她,夸赞她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

  但是他不敢,他读过的圣贤书告诉他绝不可以那样做,他是一个读书人,一个文雅的读书人。

  一杯茶已经喝完,他想,他该告辞了。而这时,他没有和她说上一句话。

  不料,她似乎已经看出他的心思,说愿意再为他泡上一杯。

  他点头,内心狂喜。

  在她进屋泡茶期间,他想出了无数个话头,这一回无论如何都要开口说话了。可是当茶端来的时候,当她走到他旁边的时候,所有的话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他只听见他狂乱的心跳。

  他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她,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她也正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他,四目相对,再也无需任何的语言,一切都已经坦白。

  我们的崔护,慌乱之中终于说出了一句话,但是这句话是他最不愿意说的,他说道,我该走了。

  这时候,他的第二杯茶只喝了一口。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可是话一出口,不走也得走了。

  她其实也很想说:"公子,请留步。"可是,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一个陌生男子在一个陌生女子家讨一口水喝,喝完水之后,陌生女子有什么理由再挽留陌生男子呢。

  于是,只好后会有期。但是,真的后会有期吗?

  这两个单纯的少男少女啊。

  她送他离开,依然不语,她倚在一棵桃树下,目送他远去。

  他忍不住回过头来,望见她,成了最美丽的一棵桃花。

  他消失在桃花尽头,她怅然的转过身,脑海里开始浮现他英俊的模样,行至门口,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深情的呼唤,她急速的回过头,竟然是他!

  他跑到她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说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她说什么事。

  他说,我忘记请教姑娘芳名。

  她嫣然一笑,羞涩的说,小女子叫绛娘。

  绛娘,一个风华绝代的名字。

  这算一场艳遇么?少男崔护和少女绛娘,他们邂逅在桃林,那样一个美丽浪漫的地方,在长达一个多时辰里,他们只是静默,一句话也不说。

  但是他们都明白,即使以后不再相见,分别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从此她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她时刻牵挂的人,他的名字叫崔护。

  从此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他时刻牵挂的人,她的名字叫绛娘。

  重新回到书海中,为的是七尺男儿必须有的功名。

  只是偶尔歇息的时候,脑海里总浮现出绛娘俏丽的身影和她那如桃花一样的脸庞,一个人不孤独,想一个人的时候才孤独,思念像陈年老酒,越酿越香,越酿越浓,他常常想,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上绛娘一面呢?

  他终于病倒了,他得的是相思病。

  第二年的春天,又是桃花浪漫时节,他看见院子里那棵落寞的桃树,心中生出一个狂热的念头,他要去寻找那片桃林,寻找一年前的绛娘。

  绛娘,你还在那里吗?你知道我一直在思念着你吗?你知道我还会来找你吗?

  一路狂奔,他找到了那片久违了的桃林,他找到了那座桃林深处的小屋。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一年前和绛娘相遇桃林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然而,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紧闭的大门,和一把生了锈的铜锁。

  她去哪里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他很失望。

  但他不甘心,他像一年前一样,轻轻的敲着门,并说想讨一口水喝。

  可是他敲了很久,没有人回应他。

  他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桃花深处,他想她一定出去了,他要等她回来。

  可是等到日薄西山也不见她的芳影,他失落的站起来,他要走了。

  一年,短短的一年,世事变沧桑,佳人已不再,独有桃林空。

  桃花依旧还是那片桃花,可是没有绛娘,这桃花还有什么意思?

  春风虽欲重回首,落花不再上枝头。这一切难道只是一个梦吗?

  崔护,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出桃林。晚风瑟瑟,把芬芳的桃花花瓣吹落枝头,那一片片如蝶舞一样的桃花花瓣在空中飘摇,宛如绛娘面如桃花的脸。花瓣落满他的肩头,他捧住一片花瓣,长久的凝视,一滴泪落在了花瓣上。

  他多么想此刻绛娘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绛娘只能永远活在他的梦里了。

  走出桃林,他情不能自已,哀伤的叹道: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然而,他又如何笑得出来?要笑也只能苦笑吧,一个"笑"字道出了世事多变,人去楼空的无尽凄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