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散文|爱情散文

    鼠胆大闯金库

    时间:2017-04-19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郭伟
    摘要:

     杂文

    鼠胆大闯金库

    /郭伟

     

    前篇

    在一座高楼右侧,一栋地面以上两层,横排五间,比较陈旧的砖混房,中间横穿一条走廊,既连通两楼,也将矮楼分成前后两半。矮楼右侧后两间为厨房,左侧后一间为电梯间,是连接地下室金库的唯一通道。

    厨房里杂乱潮湿,光线也较暗,厨房左侧后半间为厕所,前半间耳房为储藏室。储藏室里面堆满了面粉、稻米、还有香油、海带等可以较长时间存放的食材,尤其是有些鱼干,鱼腥香味充满整个房间。房间靠窗一张小桌子,两边两条短凳,是厨房人员就餐的地方。

    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农村青年乐尔寿坐在右侧,身体稍向前倾着,双目注视着美丽的厨娘说:“和尔乐,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尽快多挣点钱,置办全套家什,就去向你的父母求婚。”

    “你是向我求婚还是我的父母求婚?”坐在对面较丰腴白净的面容的和尔乐,手头理着空山干竹笋,头也没转,只轮过眼睛看着对方,有点狡黠地说。

    乐尔寿停下拨蒜皮,一双手指细长的手伸过去握住和尔乐的一只手,急忙纠正道:“当然是向你求婚,可是也得尊重他们的意见呀,他们养出你这么水灵、漂亮的姑娘,我能不去感谢他们吗?”接着自言自语道:“我要是有一块金砖,立刻就去求婚。”

    和尔乐见对方不松手,就以左手重重地拍了乐尔寿的手背一下,并用力抽出右手,“礼太重了,受不起”,停了一下,和尔乐又说:“他们需要的是尊重和将来的孝顺,其他又不图你什么。”她从桌上拈起一块蒜瓣,塞进乐尔寿的口里。

    “但是,我们一生也要挣几块金子才够你一生用呀。”接着,乐尔寿皱着眉头嚼着蒜子,一边畅谈自己的理想——将来挣到一定的启动资金后就回村里,包几面山,把两个村连在一起,成立农业合作社,搞养殖业,包括药物种植、长效林业,短作菜蔬,综合开发,旱养鸡鸭水养鱼,绿色循环经济,同时也方便孝敬父母。

    “有吃有喝,一生快乐就行了,挣太多的钱也没啥用。”

    乐尔寿住高安村,和尔乐住在相邻的长乐村,高中同学,一块儿来到这个城市打工,在一家合资公司工作。和乐尔与他那么善解人意,同心合力,乐尔寿更坚信她是上天专门派来的,是今生的最爱。但心里更怕她被城市的小伙子拐走了,所以一有空就来陪她。

    一只肥硕壮实的老鼠,叫鼠胆大,住在厨房旁的储藏室中一角落里,人类看不到的地方,它半躺在两麻袋之间,正享受一块囟鸡翅膀。

    鼠胆大从小就经常与人类接触,它听得懂人话,但人类目前还听不懂它们的语言。鼠胆大曾经住在学校旁,跟着老师熟读了《论语》、《史记》、《孙子兵法》、《黄石三略》、《道德经》、《三韬六略》、《三十六计》等等,可以说它集人类智慧于一身,胆子大,点子好,办法多,注定它今生会成为英才豪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鼠胆大从他们的谈话中,得到这个重要的信息——人生奋斗的成功标志就是获得金砖,要得到心爱的人,必须以金砖交换,而隔壁就是金库。鼠胆大以严谨的逻辑推理,从而获得这些重要信息,感到兴高采烈,脚舞足蹈。金砖是什么样子,真那么神奇吗?真那么有用呢?必须尽快看见它,得到它,了解它。为此,鼠胆大立即准备行动,深入人类,冒险远征,拓展市场,攫取财富。

    机会说来就来了。第二天上午,三个西装革履的人,态度庄重,身后紧随着两个手持冲锋枪,全副武装的警察,操着正步,两眼平视前方——充分表达着他们对事业的虔诚,对金子的恭敬。他们来到铁门前,前三个人都掏出钥匙,分别插入门板上不同位置,同时扭转,外面的那道铁门被打开了。

    鼠胆大心里一激动,抓住机遇,立即蹿过去,紧跟在第三人身后,几乎紧贴着裤管进入金库。金库第一道门是电梯,下到一个平台,以同样严谨的方式,打开第二道门,深入一个平台后再打开第三道门。这时,鼠胆大立即离开队伍,向左侧前行五六米,找了一个安全角落藏身下来。

    鼠胆大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顺利进入金库,得意忘形,心动过速,它以一双前肢抚摸着胸口,尽快抑制激动的心情。待心里平静后,它想背几块金砖离开金库,立即去找那个聪明绝顶,却骄傲自大的,网名叫“千年小妖”的金线姬——那是鼠胆大目前唯一没有征服的一只小白鼠。

    鼠胆大它时刻注意着武装人群。不久,它的气还没喘匀,人们盘点、交接却结束了。第二位手戴白手套,双手托着四块金砖,依然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方步离开金库。鼠胆大听到人们行动的时候,立即紧跟过去,可是,只差十几步就能冲出金库——它眼睁睁地望着厚重的铁门沉闷地关闭了。

    鼠胆大毕竟见多识广,一阵惊慌之后立即平静下来,它见没有其它动静,就迫不急待地跳出来看看这个世界。大厅里金壁辉煌,纵横交错的铁架子上,摆满黄澄澄的梯形,原来,这些黄色的长方梯形就是金子?这里除了金子还是金子,金光闪闪,华美异常。鼠胆大如获至宝,金库的一切令它眼花缭乱,它在很多台阶上跳来跳去,在很多金砖上跳来跳去,在金砖堆码而成的阶梯上跳上跳下。

    它十分高兴,这里有常明灯照着,有温湿度调节系统,有监测系统。它来到监视器前,摆着各种形态,让监视器尽情地照像留影,接着又到金块上摆出睡觉的姿势,平滑舒适,凉爽宜人,说不定晚上还有点凉。简直就是富裕、高贵的生活模式,天堂般的生活。

    ——得到这一切原来是这么容易,这都是我的了,金子,你们新的主人在此,你们快来向我敬个礼,鞠个躬吧,我鼠胆大而今意外拥有这一切,得来全不费工夫。不就是钻进了金库吗?一个念头,就拥有了这一切。

    鼠胆大学着码头工人,躬着背,双腿下蹲,反爪捞起一块金砖,想背着走,可是金砖既重又滑,好不容易捞到背上,又滑了下去,几次不成,一块金砖咣当一声掉地下去了,吓得自己急忙躲进角落。莫说背几块,就是一块,也不是小个子老鼠能背得动的。它听了一阵,既没有警报响,也没有人来干预,更没有人来指责它,并将金砖归位,鼠胆大更加确信,这个金库是它个人的了。

    偷,对,人类把这种不预告知,未征得物主同意而悄悄占有的行为叫做偷,不劳而获得财富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有时是把财物转移了,譬如,只要有时间,可以一块一块地挪到古坟中藏起来,人类永远也找不到,这叫占有。有时不必挪动,不用转移,如房产,如矿山,如这金库里的金子,人类保管着,帐目规范,也严密控制着出入的门窗,可是我随时需要随时取,其实它就是我的了,这也叫占有,只是不全占有,因为我们与人类共同拥有、共享共用。

    偷也是财富的来源方式和财富的占有方式,是财富重新分配的一个潜在规则。我们鼠类不执行人类的法律,我们弄到手即为己有。

    鼠胆大曾经跟在销售员脚步后,进入刚堆码的米司其、桃片糕、红糖、鲍鱼、人参等货物中,吃了个痛快,甚至把屎尿都拉在旁边。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点不假。

    鼠胆大曾经爬过铁栅栏、水管、电线、电话线、网线、电视闭路线、晾衣绳到达很多地方。它甚至能在笔直、陡峭的红砖房墙面,抓住砖缝从底楼爬到顶楼,真如特技表演,令老鼠界大开眼界。换句话说,没有它鼠胆大去不了的地方,没有它鼠胆大吃不到的美食。鼠胆大曾在十八楼人家寝室里,用棉花、枕巾、丝袜、稿纸、旧钱币(新钱太硬)筑了一个窝,生了一窝小子。

    鼠胆大家里姬妾成群,外面还有七十八个情妇。有一次,它利用黑暗作掩护,差点把一只初涉世事的小雌猫变成了情妇,令所有的鼠胆战心惊。鼠胆大什么地方都能去,只要是人类的财富,人类的美食,它都能无偿地占有,无偿地享用。

    鼠胆大趾高气扬,它傲视天下。嘴巴进的都是山珍海味,耳朵进的都是卑微的恭维话,眼睛进的都是珍馐美馔,都是娇娥美娟,要么就是低眉顺眼、低三下四的奴才。

    再说了,无论多么坚固的地方,难道就没有鼠路么?不可能的,松软的地方,刨一刨就是个地洞,是木质的,啃一啃就是一条缝隙。它们哪里去不了,哪里又能关住我们?

    真是的,人类呀,枉费心机吧。那金色的光芒,让鼠胆大培感目眩,培感自豪。

    今生今世,富贵已极,今生今世,春风得意。它跳上跳下,跳来跳去,抚摸,亲吻,以灵敏的鼻子到处嗅嗅,它们经过火的淬炼,只有楠木火、焦碳火的气味——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气味,常人闻不出来的气味。

    总之,世上就没有鼠胆大不敢干的事。这是鼠胆大的成功,鼠胆大的财富,鼠胆大的荣耀。

    后篇

    1

    进入金库不到半天,鼠胆大就感到有点饥渴。它决定先找点水喝,它在金库里到处游荡,几千平方的屋子,纵横连通,全是一排一排的架子,一排一排地堆着金砖,却没有找到一点水——这里根本没有设置供水系统和排泄系统。

    哪里有口水,哪里有一滴水多好。它期盼着,到处寻找。

    鼠胆大及时转换思路,想到地板与墙壁接壤的地方,必定会有一些小缝隙,潮湿,可以挖掘——但都是无孔可入,它看到的是铁皮,而实质上是五寸厚的钢板,外面还套着一层一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它无功而返,继续呆在光线较充足的观察控制室,在工作台上跳来跳去。

    口渴没有解决,饥饿接踵而至。

    鼠胆大到各处去找吃的,估计人类常常存放食物的地方。这么富有的地方,不可能没有吃喝的东西。鼠胆大又地毯式地搜索了一遍,还是一无所有。是不是在哪个盒子、哪个箱子、哪个抽屉里藏着?工作台上没有食物,工作台的三抽屉也没有食物。有一架简易单人床,枕头边还是没有食物。红牛、椰奶、可乐、伊梨奶,什么都没有。真是奇怪了,难道值班人员不吃东西?

    饥肠辘辘,真是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让人翻肠倒胃,让人心烦意乱,让人心痛欲绝。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得进餐,怎么就不能延长一些时间?这是上天对生物设计的缺陷,以后,生物在进化过程中得改改。

    鼠胆大继续到处寻找,还是没有一点食物的气味。一只蟑螂、一只蟋蟀、一只壁虎、一只臭虫都没有。

    这里什么食物都没有,这应该是最后的结论。鼠胆大终于死心了,世道变了——真是要饿死胆大的。它只期盼着人们再次来开门。它不怕当着人的面,跳出这牢笼。只要敏捷些,人类逮不着的。

    第二天,鼠胆大只觉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怎么办呢?毫无办法。

    第三天,第四天,它更加饥渴,行将晕倒……

    鼠胆大心想——

    人类何时来开门,我不要这一切,行么?人类,你们来全部搬走吧,不,我离开这里,全部奉还给你们吧。

    混蛋,我轻信了人类,谁说这里是富贵的天堂。我什么也不要,行么?我去地下水道,我去厕所里,去荒瘠的郊外,篷头垢面,油污满身,蟑头鼠目地生活也行,只求一口被丢弃的馒头,半根鸡脚、鸡翅,哪怕是杀鱼时,扔掉的一只鱼鳔,一小段带腥的鱼肠,还不行?那就来点发霉、馊臭的剩饭,发酵过的几根面条,烤糊烤焦的一段干红薯,也行呀!

    我饿。快开门呀。

    2

    犯罪如同走钢丝,只要双脚踩上了那条线,命运完全就掌握在了“法律”手中。只不过走得越远,跌得越重——有时是粉身碎骨,遗臭万年。当然,也有胆子大没被逮着的,冲过去就到了金山,坐拥金山。

    没有希望,没有回应。在老鼠界,我是有名的硕鼠,有名的智者。可惜英名一世,落得饿死下场,谁信呢?人类那么迷信、爱恋金子,我听信了他们的赞美,才想来看看,才想到占有。这不公平嘛,难道真的是,一失足必成千古恨吗?

    我的伴侣怎么办,我的儿女怎么活。可惜,小鼠胆大很像我,是个可造之才,我看不到它成功的那一天了。它们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呢——在金库,一个富贵至极之地,被饿死了,真是天大的笑话呀。财富,金子是人类最具有代表性的财富,人类最喜欢的财富,对我目前有什么用呢?我还想活下去呀。

    我口干,我的胃在翻腾,我的肠在绞动。我恶心,我烦躁,我昏昏欲睡。我将变成一堆白骨,这里的尸臭都散发不出去。没有人,不,没有老鼠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什么死在这里,死在这个、这个连蛆都不生的地窖里。这里只有进来的门,没有出去的缝。困在这里,只有等死。

    聪明反被聪明误,自毁一世英名。

    这是谁的金子,这么害人,是谁挖的陷阱,让我误入其中。可惜我不会写字,敲不来键盘打不来字,否则我会把这些故事写下来,把“其言也善”的高明想法告诉全人类,告诉鼠辈子孙后代,牢记教训。牢记八项规定,决不迷恋金子,它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一切罪恶的罪魁祸首。还是让金子回到泥沙之中,回到石头之中吧,永远不要把这些罪恶的物质提纯了放在人们的眼前,让人目眩。

    真是乐极生悲啊,我没及时跟他们出去,没想到这里如铁桶一般,没有一点可乘之隙,没有一点可以下口的地方,没有一个可以撕开的口子,没有网开一面而退守安全之地的空隙。

    我鼠胆大曾是权力的化身,控制着方圆几千平米的地盘,我让那些无名鼠辈,没有充足的食物,没有交配对象,并驱撵它们去屋檐瓦缝、厕所旁这些恶劣的地方筑窝。现在我能指挥谁,谁能为我占地盘,为我守金子,或者帮我取一块糕点,或者帮我搬一块土豆?

    鼠生亦如人生,贪得无厌是没有好下场的。金子有什么用,不能充饥,不能御寒,不能代步。晁错在《论贵粟疏》就说过:“夫珠玉金银,饥不可食,寒不可衣……”、“是故,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这些智慧的语言,怎么就没有记住?更是忘记了“知足常乐”的俗语。

    金子就是金子,我以为这一切都是我的了,却一无用处,我甚至把生命也交给了金子。我身陷囹圄,死无藏身之地,死无覆身之土。

    不是我的东西,我要它们干什么?于我无益无用的东西,我要来干什么?是我经不住诱惑,抵不住贪欲。后悔啊,后悔莫及。

    3

    ……老鼠胆大卧在一块金砖上,实在无力动弹了。脑子里时而一片空白,时而翻天覆地,浮想联翩——在人类,我无名无姓。没有谁在乎一只老鼠的死,甚至有人会拍手称快。

    而在鼠界,我是大王啊。我是名符其实的鼠胆大,鼠大王,鼠皇帝,原来却是浪得虚名,我太自以为是了。经常听说人类的豆腐渣工程,为什么这里的门、窗、墙体,却造得那么坚固?哦,没有窗。不能偷工减料,造得薄弱一点吗?不能留下一点缝隙吗?这不要断绝鼠路,毁灭鼠生吗?

    我曾经在光天化日之下,从一根电话线上从一栋楼到另一栋楼,表演高空绝技,进入粮仓,进入超市。我能咬断电话线,从天而降,直达油篓子里舐油,哪里没有我鼠胆大的身影,哪个猫见我怯过场?哪个老鼠不佩服我,我是老鼠界精英,是雌鼠的精神领袖和偶像。

    这里晚上也是白天,白天也是晚上,昼夜不分,此乃无声世界,也无光度变化。我口干起裂,头昏眼花,心动过速,四肢无力,全身都不能动弹了。我估计都十多天了,咋就没有人来开门,来取黄金?我缺乏营养,我的身体从没用的器官开始死亡,直到最后必须保留的器官。

    看,皮肤萎缩,干燥,毛发脱落;十个趾头开始缺血,萎缩,坏死;四肢萎缩,坏死……生命体是世间最节约能量的机器,从这里就看得出我们身上哪些器官是最重要的……哦,耳朵听不见了;哦,视力昏花罗,全身瘫痪;下一个是肝脏衰竭还是肾脏坏死;心和肺应该排在脑组织之前——这是器官死亡排序表。

    我的妻妾,白让,我的情妇,白送……只有脑子中心还有一点磷光……我的眼睛怎么升到了半空中,俯视我的肉体?鸟瞰大地?

    ——人为什么能在那么阴暗、潮湿、狭小、腥臭的地方劳动,恋爱,生存?心甘情愿,踏踏实实地劳动;甜甜蜜蜜,海枯石烂地恋爱;卑微低贱,清贫简朴地生活,不也是快乐的一生?

    ……鸟瞰模糊的大地,我的眼睛还在飞升,渐行渐高……

    2016-9-6

     

     

     

      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2016320),四川省作协会员(Y00009),巴中市作协会员

      址:636700四川省通江县诺江镇石牛嘴红峰大厦五楼——通江县医疗保险局

      话:14780266867,邮箱:tjgw6316@sina.co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渡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七绝   春游   张子耀
    七绝 春游 张子耀
    待天明
    待天明
    为了遇见你
    为了遇见你
    珍珠女(一)
    珍珠女(一)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