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72)意外

    时间:2017-04-14  阅读:次  来源:联合发文  作者:羽佳一鸣
    摘要: 订婚前夜,王易佳留下短讯悄然离开,心情低落的帅小泽在小饭馆吃饭,却意外被地痞刺了一刀... ...

     帅小泽要订婚的事情迅速在村子传开了,帅家的亲戚朋友都接到关爱红的通知,路远的亲戚比如帅小泽的三个姑姑,提前一天就到了他家。帅小泽也不敢怠慢,星期五上午从福州出差回来,当天晚上就开车回到家,已经毕业的马子祥和衡信开始在鹏科上班,也跟着一起回来;马子祥顺利地拿到驾照,如愿以偿开了帅小泽那部奥迪A3,小聪和另一个司机小苏,各开了一辆公司看房的中巴客车,就是为了接送亲戚方便。

    星期六,也就是七月十四早上,帅小泽先给王易佳打电话,她没接,又打座机,佳佳母亲接了,说她可能没睡好;他先说几句客气话,又问了她家明天大约多少客人,随后和衡信先到城区‘川韵人家’定了酒席;然后逐个通知了孙晓雨、章凤巧、卢建虹、刘素霞等几个就近的好朋友。刘烨刚已经在某军区政治部上班,李青刚调入广州铁路局,尤玉娇留校当助教而且在考研,季心怡去了英国留学,慕容媛媛在西藏实习,李嘉跟鹏科广告部在杭州赶广告片都是在电话里说几句祝福的话。高大铭在电话里说代表袁欣敏第二天早上到,她刚进入宝鸡市委做公务员,暂时走不开。

    忙到晚上九点,帅小泽、马子祥、衡信、小聪、小苏、帅小源六个人才坐下来开始吃晚饭;刚干了第一杯啤酒,手机就振了几下,他知道是短信,慢慢拿出来翻开,看完以后就傻眼了,几分钟说不出话来,慢慢把头低了下去。马子祥紧挨着他,拿过手机一看,说了一个‘操’字,把手机递给衡信,扭头看向一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帅小源和小聪把脑袋凑到衡信脸庞,三人脸色也变了。

    原来短信是王易佳发的,写的是:‘泽,对不起,给你发这个消息时,我已经离开了,不确定去哪,所以请不要找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因为我想过几百次,始终不敢面对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请替我对阿姨和所有的亲戚说声对不起!请相信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哥,咋办啊?”帅小源忍不住大声问,“明天的酒席也定了!亲戚都说好了!咋跟大家交代啊?”

    “小源,先坐下来,别让你妈听见!”衡信拉了一下帅小源胳膊。

    帅小泽忽然抬起了头,眼里噙满了泪水,看了看外面的黑夜,又看着衡信说:“给酒楼打电话,酒席不变,订婚宴改成寿宴,提前给咱奶庆生,你跟祥子明天替我招呼客人,”说完又看着帅小源,“你跟小聪马上开车出去,赶紧跟咱姥咱舅她们说一声,我去跟咱妈,咱爷,还有咱叔他们说!”

    “那,那好吧!”帅小源答应完就转身,“小聪哥,走吧!”

    小聪连忙站起来,跟着帅小源出去了。

    “小泽,你这是打算走?”马子祥立即就看出帅小泽的意思。

    “嗯,你们几个先吃点东西,明天就靠你们给我撑了,”帅小泽说着站起身,打算去堂屋见母亲。

    “你打算去哪儿?回西安还是别的地儿?”马子祥脑子也有些乱。

    “我还说不定,你们明天把事情办完想回西安也行,想在家呆两天也行,过几天回去正常上班,到公司啥都别说,跟办公室说我有急事儿,手机不关,有要紧事儿再打!”帅小泽说完转身往外走,到门口又回来,从钱包拿出张卡,递给马子祥说:“你拿着,明天取些钱,开酒席钱还有你们零花,密码跟电脑锁屏码一样!”

    “你咋还用小敏生——”马子祥说到半截赶忙捂住嘴。

    帅小泽用衣服擦拭一下眼泪,走出厨房,在堂屋门口犹豫一下,进去了。

    堂屋小桌子跟前坐满了人,爷爷奶奶,三个婶子,三个姑,母亲,还有本家的两个大妈,大家吃着瓜子糖,喝着茶,高兴地谈论着帅小泽的婚事。

    “爷,奶,妈,我想跟你们说个事儿!”帅小泽拉了个小凳子坐在奶奶旁边,头稍微低了一点,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他害怕接下来的话会惹她难过。

    “有话就说呗!明儿就成大人了,还扭扭捏捏!”小婶在旁边笑着说。

    “嗯——嗯——是这,我想给俺奶提前过生,行不?”帅小泽犹豫着说,仍然低头看着脚面。

    “嘿嘿,这孩子!”爷爷笑了,看着帅小泽说:“给你奶过生好呀,那也得给你定完亲,你奶生还有十来天咧!”

    “爷,我想提前过,趁着明天热闹!”帅小泽弱弱地说。

    “这个泽妞!订婚跟过生咋能放一天?想省钱也不能这样办事儿!”二婶儿显得有些不解,埋怨到。

    “那,那要不——明天光给俺奶过生吧,”帅小泽声音有点囊,泪腺已经开始工作了。

    “你说啥?”关爱红本来还带着笑脸,听完帅小泽这句话,立马把脸沉下,‘噌’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声质问:“泽妞,你这是想干啥?跟佳佳闹别扭了?咋说话咧?你,把头抬起来!”

    帅小泽慢慢地把头抬起来,眼泪再也忍不住,‘噗噗……’掉下七八颗。

    “泽妞,你这是咋了?”小婶眼尖,发现事情不对也站起来了。

    ‘唰’‘唰’‘唰’……屋里的人都站起来了,除了帅小泽,他还在坐着看母亲,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他怎么回事,有的擅自猜测原因,有的问关爱红,差不多快把房顶抬起来了。

    “都别吵吵!”奶奶的喝声让屋子恢复平静,“泽妞,你说说,到底咋回事儿?要是你的错,现在就让你妈领着你去赔礼,绝不能耽误明天订婚!”

    “奶,我也不知道为啥,佳佳刚给我发的短信,说她已经走了,也没说原因,光说让我替她给俺妈说对不起,”帅小泽说着又拿出手机翻开,递到母亲手里。

    关爱红本来是愤怒的表情,看完手机就变成疑惑的表情,她旁边的三婶也看了,相互对望一眼。

    三婶说:“从短信看,佳佳还是喜欢咱家泽妞,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突发事情,她才说不敢面对他!”

    “能出啥突发事情?难道是亲家爹临时变卦?”关爱红想起前几天佳佳外婆说话时的表情。

    “要是这,可就麻烦了!明儿的日子都订好了!”小婶幽怨地说。

    “啥都别说了!”奶奶摆摆手,看着关爱红,“爱红,你赶紧带泽妞开车去她家瞧瞧,问问到底咋回事儿!这大喜的日子咋——?唉——”

    奶奶说着身子晃了晃,二婶赶忙扶她坐下,她的眼泪已经下来了,又想到杂毛老道给帅小泽批的命,着实为这个长孙的婚事忧心不已。

    “奶,你别上火,康城我自己去就行,”帅小泽忍住眼泪,他明白这种时候更需要坚强,“佳佳已经走了,酒席和亲戚都说好了,明天就给你办寿宴,咱不能把事儿晾起来,爷,行不?我现在就去看看,啥情况一会儿给俺妈打电话!”

    “嗯——先这样说,你赶紧去,我跟你奶就坐在这儿等信儿!”爷爷犹豫一下,在奶奶旁边凳子上坐下,伸手从桌子上拿起烟袋锅,往里填烟丝。

    “到那儿好好说,啥条件咱都能答应,婚订才是大事儿!”奶奶急切地说,然后挥手示意帅小泽赶紧。

    帅小泽点头答应才转身往外走,觉得心情压抑极了,开始后悔回来后没有先见一下王易佳,那样不至于弄成这地步。

    “泽妞,别急,开车慢点儿!”关爱红跟出门说。

    “妈,”帅小泽到车跟前开门,拿起随身小包拉开拉链,取出整齐的两万递给母亲,“这个你先拿着用,还有些本来是要给佳佳当订婚彩礼,我一会儿给她妈!”

    “唉,去吧,一问到情况就给我打电话,你爷你奶都等着呢!”关爱红也没心情说别的,把钱揣到裤子口袋。

    “知道了,妈,你跟俺奶都别上火,佳佳不是故意!”帅小泽说着发动汽车,朝村口开去。

    帅小泽到王易佳门口时,已经过了十点,开门的是佳佳母亲,她先是一愣,随即把他让到沙发跟前坐下。

    这时客厅已经有十几个人,王易佳的父母,爷爷奶奶,叔叔婶子,外婆外公,舅舅妗子,大姨夫妇,两个表哥,还有王易豪,个个绷着脸,深情焦虑。这些人帅小泽大部分不认识,看茶几上烟灰缸放了几十个烟头,有的还冒着淡淡的蓝烟,猜想他们本来应该在商量要紧事,见他进来才沉默了。
        “
    小泽,阿姨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妈,佳佳母亲面色阴沉,虽然尽量保持平静,仍掩不住眼神里的焦虑。
       
    帅小泽立刻就觉得事情不对,急切地说:阿姨,你别这么说,我和我妈都不会怪你们。
        “
    咋能不怪?我都不能原谅自己,我们没管好孩子,愧对你们家!佳佳母亲语气里透着悲伤。
        “
    阿姨,请别这么说,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咋了?帅小泽心里也很难过,可他急于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外婆就在帅小泽对面坐,看着他焦急的表情忍不住说:孩儿呀,佳佳不见了,行李箱也拿走了,明天就是你俩定亲日子,这孩子也忒不懂事儿了!
        “
    奶奶,这事儿我知道了,我家人都想知道她为啥走的?我妈和爷爷奶奶都在家等信儿呢!帅小泽说着拿出手机,又把短信给大家看。
       
    手机又在王易佳亲人手里转了一圈,最后放到帅小泽面前,有这么一点点消息,大家的心也稳定不少,大部分人脸上不像刚才那么严峻。

    王易豪第一个说话:姥,看这意思,我姐还是爱小泽哥的,只是暂时离开一下,等她完全想通就没事了。
        “
    那还用说?咱佳佳肯定喜欢着小泽,她脸上的疤就是为他落下的,脸上的疤——哎,妈,佳佳会不会因为脸上疤才逃婚的!姨妈忽然想起这茬,外甥女整天窝在房子不出来也是因为那条疤。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外婆心疼地说:——可不是咋滴,这个傻妞指定是怕你们家嫌弃,才离家出走的!
        “
    啊?我咋会嫌弃她咧,姥姥,佳佳脸上咋会有伤疤,干嘛要躲?我带她去治疗就行了,帅小泽赶忙追问。
        “
    我先前也说过你会带她出国看,这孩子就是倔!唉——外婆满脸的难过,把脸扭向一边。
        “
    小泽,这事儿怪叔叔不好,佳佳父亲在旁边接着说,事情起因是你盖房那天,有个女孩儿打家里电话,说你人品有问题,我一生气就到你家找佳佳,碰巧听到你家人说你命不长了啥的,我就错以为你有啥怪病,回来把佳佳送到她二姨妈家了,想让她跟你断喽,没想到她钻牛角尖儿把脖子和脸都弄伤了!唉,都怪我疏忽大意!
        “
    叔叔,你别担心,我一会儿再给佳佳发短信,一定能找到她!阿姨,姥姥,你们都放心好了,我一定把她脸看好,帅小泽逐渐明白王易佳离开的原因,那也是出于对他的爱,一边安慰大家,一边拿出手包,从里面取出整齐的十沓钱,整整十万,放在茶几上。
        “
    孩儿,你这是干嘛?快收起来,咱家不缺钱!外婆伸手要帮帅小泽往包里装。
        “
    姥姥,你听我说完,帅小泽轻轻推开外婆的手,看着佳佳母亲说:阿姨,这本来是明天给佳佳的彩礼,有个戒指我还先装着,等见面亲手给她,您放心,不管定不定这个婚,我都会好好的照顾她!既然佳佳不在,我打算把明天的订婚酒改成俺奶的寿宴,你们要不介意,就过去一起吃饭吧!
        “
    你妈咋想的?是不是这样,就算把你俩的事儿定下了?此时佳佳母亲的方寸还乱着,也不知道怎么办合适。
        “
    阿姨,我妈没说啥,您和我叔要不嫌弃的话,就还当是彩礼吧,以后家里有用钱的地方,叫小豪随时给我打电话,帅小泽认真地说。
        “
    嫌弃啥?姥姥早就把你当外甥女婿了,钱不钱都是小事儿,姥姥就希望你俩过的开开心心!外婆直接就把话应下了。

    “谢谢姥姥,那我就回去了,我妈她们还在家等信儿呢!”帅小泽说着站了起来,看着佳佳父母,轻声说:“叔叔,阿姨,我走了,你们明天要没别的事,就去喝俺奶的寿酒吧?上午我还让司机过来接你们。”

    “行,那肯定得去,咱已经是自己人了,回去多劝你妈和奶奶她们,让她们把心放宽,明天见面阿姨再当面赔不是,哦?”佳佳母亲说,脸上的表情已经缓和不少。

    “阿姨,您放心,”说着往门口走,大伙都往门口凑。

    佳佳父亲拍了一下王易豪的胳膊,低声说:“小豪,下楼去送你哥到车跟前,小区灯光差!”

    “叔叔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帅小泽说着已经到了门口,连忙跟佳佳父亲摆手。

    “小泽哥,走吧,我也想看看你新跑车,听姐说得好几百万,是不?”王易豪紧跟着出门,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热情。

    帅小泽轻轻点头说:“那好吧,等你有驾照了,这车就送给你!”

    “啊?小泽哥,你这话是当真的不?”王易豪高兴的眼睛睁得溜圆。

    “怎么?信不过我的话?”帅小泽强挤出点笑容,扭回头跟里面人告别,“叔叔,阿姨,姥姥,你们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好,路上开车慢着点儿,”佳佳母亲说。

    “小泽呀,要有佳佳音信儿了先给我们支应声,啊?”外婆又大声说。

    “放心吧姥姥,有消息我先给你们打个电话!”帅小泽说着和王易豪往电梯间走去,佳佳父母一直跟到电梯间,看着两人进电梯才回家。

    两人往车跟前走,帅小泽问了问王易豪高考的情况,他说跟帅小源一样报到上海交大和郑州经济大学,结果还不好说,帅小泽拿出一万给他当学费,问了几句王易佳的情况,开车走了。

    路上又给母亲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大概说了,最后说他要连夜回西安,就不回家了,明天的事马子祥和衡信会招呼好,他要去找王易佳,顺便办点别的事。关爱红知道他是觉得没面子,也没强留,只是让他一定找到佳佳,跟她好好沟通,还有多照顾自己一类的话。

    帅小泽茫无目的开着车,也不知道要往哪去,就把车停到距离高速入口大约两公里一家小饭馆门口,看餐馆没打烊就进去要了一碗羊肉面,一个凉拌羊头肉。

    饭还没好,他拿出手机给王易佳发了条短信:‘佳,你在哪儿?我已经知道你脸上落疤的事情,你该知道我不会介意的,如果你还相信我,咱们一起找医生治疗,现在医术这么发达,一定可以看好,求你见见我好吗?’

    发完短信,手机放在桌面上,静静地发呆,盼望王易佳能回复。饭菜来了,老板摆放到他面前,在旁边一个桌子坐着喝水,时不时跟他搭讪,他心情比较低落,只是随便应付两句接着吃饭。

    轰鸣的摩托声由远至近,停在饭馆门前,一高一矮两个小平头走进餐馆,矮个子走到帅小泽桌子跟前,盯着帅小泽手机半分钟,然后在他身后桌子坐下,侧脸用小泥鳅眼上下打量着帅小泽。高个子在矮个子对面,没坐前喊到:“老乡,切盘儿牛肉,拌个素菜,再拿一瓶白干儿!”

    饭馆老板答应着往后面走去。

    也就五分钟左右,一个二十岁上下女孩,左手端了盘凉拌黄瓜,右手提着酒,将一瓶白酒放在矮子手边桌子上,冷不防手被矮子捉住手腕,菜盘差点翻掉,高个子抬手一接,顺势放在桌子上。

    女孩赶紧往回缩手,根本挣脱不开,只见矮子笑呵呵地说:“妞,手挺白嫩哟,陪哥哥喝两杯呗?”

    “不,不行,我后面还有活呢!你赶紧松开,不然我要喊了!”女孩儿吓得身子直发抖,说话也发抖。

    “嘿嘿,忙啥忙?这点儿都该下班儿了!来做哥哥腿上!”矮子仍然轻薄地嬉笑,另一只手开始在女女孩屁股上乱揉,高个子司空见惯似得,边笑边自斟自饮。

    “三哥,三哥!”女孩儿急的快哭了,扭头急切地向后厨求助。

    可后面除了鼓风机声什么都没有,也不见老板出来。

    “嘿嘿嘿,你三哥不在,还是乖乖地跟二哥一块儿喝酒吧!”矮子嬉皮笑脸的说着,手还是不安分地在女孩身上乱摸。

    帅小泽轻轻咳嗽一下,大声说:“姑娘,帮我拿瓶汽水儿行吗?”

    “没看小妞忙着?喝啥自己拿去!”矮子满脸不高兴。

    “哦?这里是你说了算?”帅小泽本就心情不好,又看他们是地皮流氓,说话也比较忡。

    “哎呦——还真有不怕寻事儿的东西!”矮子松开女孩的手,起身来到帅小泽桌子跟前又一次打量,女孩乘机撤身,向后面跑去。

    帅小泽头也没回,也没理他,仍旧夹菜吃,端起碗喝口汤,接着吃面,就像屋里没有外人一样。

    矮子又盯上桌上的手机了,吞了口涎水,说:“手机看起来不错,中文的吧?借给爷们儿玩几天!”说着伸手就要拿。

    ‘啪,’帅小泽左手把筷子摔在手机旁边两三厘米,差点砸到矮子的手,幸亏他缩的快。

    帅小泽把手机装进裤子口袋,伸右手取了一双筷子接着吃饭,根本没用眼扫视矮子。

    矮子这下火了,一弯腰拎起一条长凳,双手举过头顶,骂道:“王八羔子,敢跟爷爷过不去,你是活腻歪了吧?”

    “你最好是冷静点儿,砸坏人家东西是要赔的!”帅小泽说着,用眼角余光扫视身后,高个子还没有动,端起碗喝两口汤,又继续夹菜吃。

    “赔你妈!我砸死你这个王八羔子!”矮子说着把凳子又举高了些,说话间就砸了下来。

    帅小泽斜着站了出去,一手端着面碗,一手端着半盘羊头肉,只听‘啪’的一声,凳子砸在桌面,把桌子上的筷笼震倒撒落地面。

    帅小泽也要忍不住爆发了,冷着脸说:“哎,够了啊!我的饭菜是付过钱的!弄坏你真得陪!”

    饭馆老板这时端着盘牛肉过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连忙过来规劝:“兄弟,兄弟,有话好好说,别砸家什,我跟前街笑面虎家是亲戚,给个面子好不?”他想拿地头上有名望的混混儿‘笑面阎王’,也叫笑面虎的赵虎挡一下。

    “滚你妈的蛋!惹毛老子把你这破窝一把火烧了!”矮子根本不买账,冲饭馆老板瞪眼睛骂,把他吓的放下盘子躲到后厨门口,扒着门往这边看。

    高个子继续笑呵呵地夹起牛肉吃,若无其事地喝着酒。

    矮子骂走饭馆老板,又抄起凳子用更大力度砸向帅小泽,帅小泽见这小子软硬不吃,也就不再客气了,身子向右边一转,跨出去一步,正好到矮子的左边。矮子见又砸空了,凳子抬起两尺半左右,顺势横着划拉,帅小泽往后退了两步,避开凳子横扫范围,看凳子力道用老,举起左手的面碗,连汤带面泼向矮子的面门。矮子凳子扫空刚要张开口骂,那半碗面就到跟前了,头上、脸上、嘴里、前胸都是面汤,半根面还在脖口已领上搭着。帅小泽不等他做反应,肉盘子也摔过去了,紧接着腿也到了,一脚踢在矮子小腹,矮子手里的凳子马上扔了,‘噔噔噔噔……’退了七八步,一屁股坐在柜台前面地板上,眼睛瞪得溜圆,一声不吭地伸手摸脸上的面汤,还夹杂这羊头肉,大概不相信吃亏这么快。

    “活该!谁让你一天爱惹事儿!”高个子大声申斥,接着从凳子上起来,笑着来到帅小泽面前说:“兄弟,真不好意思,我替这个不成器的兄弟给你赔礼了!”

    “哦?不碍事儿,希望他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横行霸道!”帅小泽说着回到桌子跟前,从口袋摸出一百元连同空碗放到刚才吃饭的桌子上,对后厨门口的饭馆老板说道:“饭钱,不用找了!多余的算是赔那个盘子!”说着转身往门外走。

    “兄弟等一下!”高个子忽然叫住,“呵呵呵,真对不住,我兄弟弄坏你的饭,咋能让你出钱呢!我这儿有几百块,请不要嫌少,拿着再找个餐馆吃一顿,呵呵,真是对不起了,呵呵呵!”

    帅小泽身子转了一些,淡淡地说:“这位老兄客气了,钱我不能要,打你兄弟也有不对地方,希望你不要介意!”

    “兄弟客气了,呵呵呵,你替我教训不成器的兄弟,感谢你还来不及呢!这个钱你收下,就算交下我这个朋友了,呵呵呵,”高个子仍然满脸堆笑往帅小泽身后走,右手伸到裤子后口袋好像在摸钱。

    “真的不用,我还有事儿要办,再见!”帅小泽说完就往门外走。

    “哎呀——你看,你太客气了嘛!呵呵呵呵,来,拿着!”高个子快步跟上来。

    帅小泽不想跟这些不相干的人啰嗦,揭门帘迈右腿,忽然觉得后腰眼一凉,接着是一阵钻心的疼,就像大冬天衣服破个洞,冷风刺进骨头缝的感觉,不由得伸左手往后腰一摸,有东西在从里面往外涌,身子也就站不稳了,挨着门框滑坐在地上,伸手一看全是血,这才明白是被高个子暗算了,想发脾气,却力不从心,感觉身体里的精神和血同时往外泄露。

    “嘿嘿嘿!打我笑面虎的人,还想活着走出去?”高个子站在帅小泽对面,右手半尺长的弹簧刀还在滴血,露着满脸狞笑,跟刚才和气说话的模样判若两人,然后迈着四方步走到帅小泽刚坐的位置,伸手把一百块拿起来,晃了晃塞进裤子口袋,又往他的桌子走去,在裤子上擦两下血迹,把刀收起来,平静地说:“二熊,过来接着喝酒!”端起酒杯‘吱溜’喝了一口,又恢复了刚进门时的从容自在。

    叫二熊的矮子,这时才从地上爬起来,喃喃地说:“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幸亏今天虎哥出手!”弯腰在裤子前后拍打几下,来到帅小泽身边,满脸坏笑,“小子,慢慢等死吧,翻盖儿手机呢?嘿嘿嘿嘿……”说着硬要在帅小泽身上搜。

    “走开!”帅小泽连喝止他的力气都没有,把捂住伤口的左手捂在左边裤子口袋,生怕他拿走手机。

    “乖一点儿!要不然再给你来一刀!”二熊轻易地拿走帅小泽的胳膊,小心翼翼地掏他手机,奈何这西裤比较贴身,他又在地上坐着,裤子口袋缩的更紧,不好拿,二熊又拉着他的腿往后退两步,把他按躺下,非要手机不可。

    帅小泽此时只剩下任人摆布了,意识正在渐渐模糊,低声哀求:“右边口袋有钱,你拿去买手机吧,别拿手机,我在等女朋友电话!求你了!”

    “哦——?是这样啊?”二熊稍微迟疑,仍然把手机掏出来,翻起帅小泽身体另一边,得意地把手伸到裤子有口袋里,“嘿嘿嘿,钱老子要,手机也要,嘿嘿,要是你女朋友在这儿,也是老子的,嘿嘿嘿嘿……”

    就在二熊右手摸到一沓钱和车钥匙时,忽然感觉脖子一紧。

    原来帅小泽忽然用右手抓住二熊的后脖项,人‘噌’站了起来,随即抬起右脚,猛地踏在二熊的脖子上,力道之大出乎帅小泽本人的意料,只听‘嘎’的一声,颈椎骨至少断两节,二熊直接就爬在地板上,钱也没掏出来,就一声不吭了,大概是昏厥过去。

    那边喝酒的‘笑面阎王’赵虎也被这瞬间变化吓得一惊,随即站起来,抄起桌子上面的弹簧刀,‘嗖’十几厘米长的刀头弹出来,狞笑着朝帅小泽走过来。

    饭馆老板和那个女孩还在后厨门口站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子却向后缩着,可能是怕被连累,也或许是怕溅身上血。

    帅小泽本就是硬撑着起来的,身子摇摇欲坠,再看赵虎手里的刀子,心想:哎呀!今天玩儿完了,非死到这王八蛋手里不可!我死了佳佳怎么办,谁带她去看脸呢?我妈咋办?别墅还没盖好,谁替她付尾款?小敏在哪?知不知道我就快死了?会不会为我难过?她哭的样子真的很可怜!不!我不能死!至少不能留下这么多遗憾!

    想到这儿,精神又是一振,忽然看到前面三四步吊着的灯泡,灯泡上面是个瓦型灯罩,连接灯罩的就是根细铁丝,赵虎距离灯也就是三四步远,而且还在慢慢往前凑着。

    帅小泽猛地向前窜,距离灯垂直地面的距离七八十厘米时,腾身纵起,双手抓住灯罩,直接就把灯罩连灯带线拉了下来。

    正好赵虎此时距他一米多点,借着身子下落的劲,砸向他的头顶。

    赵虎见帅小泽跳起时就是一惊,还没来得及想他到底干嘛,灯罩挂着风就到了,他本能地往后一退身,正好被砸中前脸,灯泡则砸在鼻梁骨,‘啪’的一声,接着就是一声惨叫,炙热的白炽灯泡在赵虎面门上爆掉,白色灯丝连带着玻璃气管一起插进眼角。

    灯泡还连着电,就见其他几个灯闪了三两下,全灭了,赵虎也瘫倒在地。

    帅小泽摇晃着身子转身,借着门外街道洒来的余光,来到二熊身边弯腰摸索着捡起手机,人也摔倒在地。翻开手机拨打了120,弱弱地跟里面说地方,意识越发模糊起来,挂了手机紧握在左手,却感觉到右边口袋有手伸进去,他已经无力求证是谁,因为脑子一片空虚,后来干脆昏死过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微型小说 原来都是托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你我的雨季》
    《你我的雨季》
    《雨中的花蕾》
    《雨中的花蕾》
    我如秋蝶未忘情,对此寒花叹此生
    我如秋蝶未忘情,对此
    《思恋的心》
    《思恋的心》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