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杂文|思想钩沉

    北京情缘

    时间:2017-04-06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罗田威
    摘要: 现代都市、商业规划 、机敏人生,大气磅礴。

     第一章:到来

        安静的办公室里,有人正在通话。

      “他的个性有些内向,你多带他去参加些活动锻炼一下,你们年轻人一起应该会多些话题和爱好。”

      “恩,好。”

      “关于新店宣传的事情……既然让他接手了,就让他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吧,他如果请你帮忙的话,你尽可能帮他一下……”

      “嗯。”

      “他明天上午到北京了,你去接他一下吧。”

      “好。”

      公式化的谈话方式到了这里,对面停了下来并未挂电话,好一会那边再次开口,语气相比之前温和很多。

      “你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

      没等对面说完,这边已经抢先开口:“爸,我今年年底回去。”

      “恩,好。”对面没有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翌日……首都机场。

      “罗威,这边……”两人并没有见过面,李靖民之所以亲自来接,是受父亲早年教育的原因,父亲看好的人,能力自然足够,适当的亲近很有必要,而且听说他之前很普通,这种刚刚起立的人很在乎尊严,现在多给予些照顾,能让他心怀感激。

      “额,是靖民大哥啊,你怎么亲自来了?随便派个人来接我就好了啊……”来人有些腼腆,不好意思。

      李靖民没有接话,看着他一番打量,个子很高,却很消瘦,文质彬彬,仿若书生,和他的名字有些不搭,不禁讶然问道:“罗威……?!”

      “额……是,你不是来接我的?”来人有些尴尬。

      “怎么会!只是你跟我预想中的有些不一样!”

      “额,呵呵……”罗威笑笑并没有询问,似乎是知道那里不一样,这倒是让李靖民有些欣赏。

      “走吧,我们先回酒店。”

      “嗯,好。”

      车子启动后,李靖民随意问起罗威些事情,罗威说的很拘谨,之前电话里听父亲介绍说罗威个性内向,此时,李靖民也确认罗威的确是不太爱说话,但这样一个人,却在集团担任顾问,这让李靖民不禁好奇,他如果展示起自己专业来会是怎样的风采。也许跟职业有关,李靖民面对这样孤僻的性格依旧轻松应对,随便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车辆很快再次停下。

      “这就是李大哥你的酒店啊,规模不小。”

      “全是家里人的帮忙,单靠自己的话,我还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能拥有这样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店。”

      “家人嘛,不分彼此。”

      “嗯。”李靖民看出他是有些没话找话,不想他继续为难:“走吧,我送你到房间。”

      罗威对住宿环境没什么要求,对李靖民的安排一概处之,也许是不满自己初到时的稚嫩表现,或者是短暂交流就要到了结束的阶段,李靖民发现,初识时的紧张局促从他脸上消失,相对的表情开始变的有些严谨冷漠,给人越是相处越是生疏的感觉,让人无奈。还真是个难以相处的人呢!李靖民心中感叹,但还是需要聊点话题,以便之后帮他或者方便他开口请求自己的帮助。

      “我知道集团在西安新建了处商业城,是按照你的设计来做的,你能给我说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主体大楼整体是一个幻境场所,将当下人们比较喜欢的场景编入其中,能随意地局部或者整体变换背景,类似于投影一类了,只是场面更宏大、协调,给人以身处其中、浑然忘我的空间感觉。”

      “听起来很不错啊。”

      “恩,算是吧,主要是名字够响亮,‘集团方舟’,是作为集团标志性建筑而被重视的。”

      “‘集团方舟’?!里面的内容应该和这个名字相贴切吧?”

      “嗯。”

      “这样的话倒是能够想象一些。”

      “……”

      “对了,你这次来北京就是为了新店宣传吧?打算怎么做,有什么我能帮的上?”

      “我还真有需要李大哥你帮忙的地方,不过先等两天吧,我再准备一下。……李大哥,管理这样一个大酒店你应该也很忙的吧,你不用太照顾我,先忙你自己的事吧。”

      “……,也是,你也刚下飞机,是该先休息下,那行,就先这样,晚上我请你吃饭。”

      “嗯,好。”

      “那晚上见。”

      “晚上见。”

      终于安静了,罗威长出了一口气,靠着沙发仰躺下来。

      ……

      第二天清晨,罗威醒来,疲劳感、紧张感都不见了,想着该熟悉下新环境,决定出去走走。酒店的回廊有些空旷,坐电梯来到一楼时,一位女士径直走了过来。

      “早啊,罗顾问,你是要出去吗?”

      “你认识我?”罗威初到北京,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熟人,而她却知道自己。

      “我叫刘嘉玲,是李经理的安排,让我做你的向导兼司机。”

      “哦,是李大哥的安排啊,他现在在做什么?”

      “因为节日快到了,酒店正在筹划节日活动,李经理现在正在展厅查看准备工作。”

      “做节日宣传啊!”想到自己也将为集团做宣传,罗威不禁心生好奇,随口问道:“我能过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请跟我来。”

      两人随即来到展厅,看到李靖民还在忙,远远示意了下,也就在一边的坐下等待,期间罗威比较留意身边女子,坐姿很随意,看着场中繁忙的场景还偶尔发笑,作为酒店一员这显然是不称职的,不过她目光更多的似乎是注视在李靖民身上,这是罗威的观察,心有明悟,也就不再关注,观看起身边电视上播放的宣传片。

      没一会,李靖民忙完过来:“阿威,起来了啊,还有嘉玲,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

      “恩。”罗威随意回应一声后,继续看着宣传片出神。

      按理说罗威即是主动过来,显然不是想在自己面前继续保持昨天的冷漠态度,但看他此时的模样李靖民不禁有些气恼,随后却是想到他既然是看着宣传片出神,想必是有什么看法或建议,见宣传片一个循环播放完毕,李靖民笑着问道:“怎么样?”

      “这是你们最新的宣传片?”

      “是去年的。”李靖民直接回答。

      “哦。”罗威欲言又止。

      见他这般模样,李靖民略一想明白原因,试探说道:“虽然是去年的,但今年的创意构想不会有太大的变动,毕竟推陈出新很耗费精力,也需要不菲的投入。”解释完毕后,李靖民再次看向罗威问道:“你有什么高见?”

      罗威笑着摇头,表示否定:“如果你们是打算用这种类型的影像做宣传那还不如不做,会被人小瞧的。”

      “……”李靖民算是见识了,这人居然一点也不客气,难道这宣传片做的很有问题!

      李靖民郁闷了:“请指教。”

      “酒店是用来干什么的?”

      “餐饮住宿啊。”

      “那你们拍的这还是餐饮住宿吗?你都快把它拍成一个家了。”

      “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你能想象,我给你一空盘子让你吃的感觉吗?”

      “……”李靖民发现罗威这时的神色完全不同于昨天那般拘束,不禁想到心中打算‘昨天就想看看他的本事,没想现在就来了啊。’也就端正态度,顺着他回答:“但是马上就到节日了,来北京旅游的人会很多,所以这个主题主要是针对这类人拍摄的,以近乎家的温馨感觉吸引客人入住,这主题难道不好吗?”

      “以好坏评价的话,这主题只能算是一般。”罗威不以为然地评价,“酒店对民众的生活帮助是有限的,利用宣传扩大影响这做法是正确的,但若想更进一步,只会有两个结果,锦上添花或是画蛇添足。酒店的本质,旅途的居所,暂时的居住地,没有好的创意,还是不要妄加色彩的好。”

      罗威这一段话说的很专业,但李靖民没听明白,详细询问:“怎么说?”

      “旅游等同于是在冒险,是为了寻找不一样的感觉,影像中的温馨会让人联想到舒适和安逸,的确具备吸引力,但是这是任何一家酒店实际上都给予不了的,前期误导性的夸大宣传,会让客人衍生出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而高姿态入住,酒店不是一次性经营模式,好评和差评的比率失衡,会严重影响酒店长期的发展。”

      “……”

      “再者,现代人对广告都有一定的认识,他们能判断广告中有多少虚华的部分,虽不至于贬低,却也不会获得好评。”

      “……”罗威一连指出宣传片上的多处错漏,让李靖民有些无法适从,想反驳却又觉得最初设计的创意在这样的疏漏面前显得空白无力,李靖民有些尴尬:“那你说该怎样设计?”

      “带着孩子旅游的家庭虽然不多,但是这孩子还是值得利用,能让孩子感觉好的地方同样会获得大人们的认可,但是女主的妆有些浓了,出门在外的女人很少会艳妆打扮,窗户和床的位置很近,活泼好动的孩子进到一个全新的房间首先关注的不会是床而是窗外,这源于人类追求自由的纯真天性。前面的部分可以不做变动,最后将镜头从窗户延伸出去,我昨天留意了一下,这里是商业区,晚上的夜景很不错,让客人多看看窗外的景色他们也就不会把酒店当成自己家一样随意,谦逊的客人会比较容易招待,少了差评自然多好评,常客、口碑就有了。”

      “将镜头延伸出去拍夜景?”李靖民有些不理解:“广告最后的部分可是最重要的,浪费在夜景上,这有些不合理吧,这样宣传效果会不会降低了,何况那并不属于我们酒店的特色?”

      “在你窗前的景色就属于你,酒店只是暂时的居住地,来旅游的人最在乎的本来就你酒店窗外的风景,至于宣传效果在于你投放的方式,如果你担心的是接纳程度,那你就好好比较一下,前面的画面已经展示了足够多的酒店内部配套设施,再加上人物温馨情感的主题,勾起客人信赖感觉,最后转到外景上平衡客人的臆想,亦满足客人最实际的需求,这效果体现的是诚意。”

      “有诚意是不错,但是能不能再凸显些我们酒店的特色?”

      “什么特色?房子很奢华,设施很齐全,服务很到位,这些吗?独特吗?还是你能一直保持丝毫不出差错的服务质量?只有行业龙头才敢说这么说,而且还不一定能做得到,现代人什么没见过,再奢华的服务又能特色到那里?!”罗威回以苦笑。

      “……”李靖民看着他,这次是真的感到惊讶了,这似乎才是真正的罗威,与初见时的稚嫩腼腆判若两人,情不自禁地询问:“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你是想要我给你们酒店增加特色?”

      “……”李靖民有些不自然了,他的确是想问这方面的事情,宣传片的改进罗威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也已经接受了建议,却又贪心地想要更多,被罗威说破,顿时尴尬不已,唯有厚着脸皮点头:“呃,是。”

      “你真的想听?”

      “如果你有好的建议的话我当然想听,你可以提要求。”

      “我的建议往往都有些好高骛远,只对有梦想和恒心的人才能起作用,对其他人而言可能只算是玩笑。”

      “……”听了罗威的话,李靖民有些犹豫,好高骛远不算是个好词,能这样形容自己,他一定经历过嘲笑,但看他的表情,却又并非没有自信,遂肯定答道:“我想听。”

      “那么好吧。你想做行业龙头吗?”罗威开场就让李靖民见识到了什么叫好高骛远。

      “……”

      不等他回答,罗威继续说道:“问你个问题,在全球的酒店行业里,你们酒店排第几?”

      “……”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罗威再次说道:“既然在酒店行业排不上号,为什么不换个层面?”

      “……换个层面?”

      “如果你们把酒店两个字去掉换成宾馆或者旅馆又能排第几?”

      “这……”李靖民有些明白罗威的意思了,初想时真的觉得可笑,但仔细一想似乎又包含深意。

      李靖民思路还没理清,罗威却是毫不停歇继续说道:“就当下,酒店行业发展已经到了相当高的瓶颈阶段,既然难以提高自己,那么为什么不尝试去降低人们心中评判的标准呢?”

      “……”

      “当出现一个能与高级酒店比肩的宾馆,甚至超越某些高端酒店的宾馆,顾客会更倾向于那一边?”

      “开宾馆?”李靖民感觉有些莫名,渐渐地李靖民有些明白罗威的意思了,很震撼、很神奇,亦很真实。“但是……”李靖民照着罗威的思路思索一阵,却是无法确定效果,前一刻还在困惑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建立特色,这一刻却是被预估的宏大特色而震撼,两个极端的目标跳跃让李靖民的思维跟不上了,矛盾且不敢置信的自语:“但是要改变人们的认识似乎并不容易。”

      “现代人喜欢的是新奇,在社会文明基本停滞的今天,大家都在开阔创新,还有人呼唤传统,把以前放弃的、落后的生活方式拿出来玩玩,去刺激自己被尘埃掩埋的心灵,从平凡中创造神奇,是最被人们推崇的经典,因为可以效仿,你可以试想一下这么做之后可以引起舆论效果。”

      “……”李靖民有些口干舌燥:“那具体的做法呢?”

      “向世界宣扬自己的意志,并以此意志标榜和约束自己的行事方阵。”

      “……”李靖民凝神苦思。

      “如果有恒心和勇气,也可以尝试把宣传转为竞争。”

      宣传很好理解,但是竞争是什么意思,李靖民追问:“怎么转?”

      罗威毫不在乎地说道:“随便吞并几家稍微上档次的酒店不就行了。”

      “吞并其他酒店?!”李靖民被震撼了,或者说应该说被糊弄住了,脑子有点乱。

      “这是个强者的世界,第一永远要比屈居中流令人瞩目,以弱胜强,小人物的逆转永远是社会最受争议的舆论话题。能吃羊的狼再凶恶它也就是只普通的狼,但能吃狼的羊却能震撼人心,谁定义的酒店就一定要比宾馆高级,就算是这么个意思,颠覆一下不是更有意义!奢侈炫耀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代人追求的是品质生活;一家酒店连宾馆都比不过,它还怎么高端,还有人会去住吗?低端降价只会更低端,高端低价才是真实惠,当最好与最便宜相结合将会获得怎样的效益?!”

      李靖民脑子动了起来:一家高端宾馆诞生,然后呈虎狼之姿,连续吞并多家高端酒店,大众的惯性认知将降低对宾馆配置的要求;惹人争议的话题造就舆论效应,有了这两样,高端消费群和低端消费群同时把持,这……这将造就的影响简直难以估量。餐饮住宿行业自兴起时,一直呈现进步姿态,发展至今,同类行业存在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共享市场、夹缝生存,但罗威的建议却是打破常规以颠覆式的改变从另一个层面独揽市场!

      “宾馆开大了就想着‘改行’开酒店,天下第一不做,却硬要去给人当垫背的,有些可笑了。高端品质,是企业长久生存的基础,薄利多销,是顺应社会发展的趋势,大众效益,是最快造就品牌的方式,宾馆不离餐饮住宿行业,有时无法前进,不妨退后几步,换个方向看看。”罗威这样为自己的建议做了结束语。

      “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个完整的规划方案?”李靖民的心激动起来,已经没有的昨日面对罗威时娴熟应对的沉稳。

      “……,我还有别的事呢。你老爸他们给我限定了时间,你知道的。”

      “呃……”听罗威如此一说,李靖民有些失望。

      “这样吧,我抽空想一下,你若真想做也就让你的人员开始着手,有了方向,后面的事其实很容易,也许他们就能想到好的方案。”

      “额……好吧。”

      “那你忙,我出去转转,我还是第一次来北京。”

      “那行,嘉玲她也是集团的人,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北京她比较熟,让她跟着你。”

      “嗯,好,那我们先走了。”

      “恩。”

      依旧是那间安静的办公室,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李靖民主动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我说父亲啊,你从那里找来的这么一个人?!”

      李靖民的话语透着股无力,听着像是抱怨,作为父亲还是第一次听到儿子这样跟自己说话。

      “怎么,他做了什么让你无法忍受的事情吗?这才一天,你就受不了他了?”

      “不是受不了,是被震撼到了,你们究竟是派他来做什么的?真的是为了宣传?那你们为了这次宣传投了多少钱?”

      “……”对面沉默了会后再次说起:“他的确很有想法,但是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你看着他点,把好关。”

    “……”

    第二章:慈善晚会

        出了酒店后,罗威并未具体说去哪,刘嘉玲也就带着他就近游玩,似乎从李靖民那里知道了罗威的个性,而且刚刚也见识了罗威的本事,刘嘉玲一路除了介绍风景名胜、地方典故,并未与罗威攀谈其他,态度很是客气,扮演了合格的向导角色。罗威一直细心聆听,除了偶尔的吃吃喝喝,再没有其他的主动行为,这让刘嘉玲应付的很是轻松。下午的时候,接到李靖民通知,说晚上有个聚会,希望罗威能一起去,罗威没有拒绝,两人也就收拾回去,准备晚上的聚会,眼下他们已经到了会场。

      如多数上流聚会一般,人来人往,认识的,不认识的,总能攀上话题,李靖民在北京发展有些年月了,又有大集团背景基础,在这里有着良好的人脉,本还想给罗威介绍些朋友认识,但看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始终很沉默,这让李靖民很是无奈。

      罗威看出了他的为难,想了想主动开口询问:“对了,李大哥,你之前都没告诉我这是个什么性质的聚会呢?”

      “哦。这是次慈善募捐的活动,你应该也知道近两年天灾对我们国家的影响,虽然政府尽力扶持,但毕竟只能维持基本保障,一些地区破坏严重,这次就是**基金会举办的慈善活动,为了一些重灾地区募捐。”

      “哦,是慈善聚会啊,那会来大明星吗?”罗威随口问道。

      “呃。”难道罗威喜欢明星!李靖民心中猜测,“会来一些,你有喜欢的人?是谁?我一会帮你介绍。”

      “先看看再说吧,是为了集团的宣传工作,这次过来前,我选定了几个目标,如果合适,希望能认识一下。”

      罗威并没有明说是谁,李靖民也不好再问,表示明白了地点了下头。这时会场门口来了些衣着鲜亮的人,华丽的服装,耀眼的皮肤色彩很吸引人,罗威显然比较感兴趣。

      “……你们先聊,我去看看。”

      “……”李靖民有些无语,随后却是无奈笑笑,决定还是由他去吧。

      一人看到罗威的表现,来到李靖民身边笑着开口道:“你们集团的这位顾问可真够活跃的,他是哪家的公子啊?”

      听出来人的口气有些贬低罗威,李靖民不客气地回击:“他可是真正的顾问,不是摆设,我们集团董事会现在很看重他,我父亲都亲自打电话嘱咐我。”

      “哦?那什么时候可得见识一下。”

      “可以,有机会的。”

      应付完面前之人,李靖民又与其他人招呼起来,过了好一会后,再次找到了罗威,发现他正站在会场一角,眼神专注地注视一边,李靖民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

      “你还真的在看美女啊?!原来是她啊。……你的眼神很有感情,想认识她吗?”

      罗威并未答话,而是解释起之前的事情:“我这人比较笨拙,不擅长交流,辜负你的好心了。”

      “呃,有本事的人才这样,你可一点都不谦虚啊。”

      “呵呵,随你说。”

      “走吧,找个地方坐,有机会认识的,一会我帮你介绍?”

      “好。”

      没一会,聚会开始了,介绍了主要来宾的身份后,举办方讲解了这次聚会的目的,播出了一些受灾地区的图片、视频,然后就是在主持人极富煽情的鼓动下开始了募捐,踊跃的人很多,李靖民也捐了100万。

      “这次慈善会不算正式,只是给某一地区募捐,捐个100万就可以了。”李靖民替罗威解释一下,但令李靖惊讶的是,罗威居然也跟着捐了50万。

      李靖民是知道罗威的情况的,对于罗威能如此甚感惊讶:“你哪来的钱?”

      “攒下的呗。”

      “你攒了很多钱吗?”

      “怎么,50万很多吗?”

      “……”李靖民并未深究罗威钱款的来源,脸色认真地解释起来:“我是作为集团代表,代表集团捐赠的,而你是个人!今次这聚会捐款上百万的个人不会有几个,年轻人中能捐出你这样份额的会更少……”

      “……”听他这么一说,罗威不禁皱眉起来。

      看出罗威并非有意为之,李靖民也开始苦恼起来,罗威这样不分轻重的表现,要么被当作初出茅庐的新人,没见过世面,要么就是喜欢招摇的二世祖,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可不好!罗威毕竟是集团重视的人才,而且是自己带来的,李靖民处事很果断,立马就决定用自己的身份帮他掩盖。于是乎,李靖民把集团捐赠的钱增加到了200万,而他个人也捐出50万。

      “被你害死了,我今后两年要过的很清苦了。”李靖民无不苦恼地说道,话语里倒是并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

      罗威倒是看得开,刚刚凝聚的苦恼已经散去,闻听他的抱怨,似有深意地说道:“……放心好了,顶多一个月,不会让你苦两年的。”

      李靖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你来北京还有别的安排?”。

      “有个项目想要尝试一下。”罗威若有所思地说道。

      “什么项目?”

      “谭云静,你应该认识吧?”

      “和云静有关?!”李靖民的眉头先是一紧,而后仔细一想,眼睛跟着亮了起来:“你说的是饰品项目?!”

      “嗯。”

      主动捐款热潮逐渐平息下来后,举办方公布了捐款数额,企业榜,李靖民代为捐赠的金额并不靠前,但个人榜中,李靖民和罗威却是排进了前十,而且都是年轻人,一时倒是成了聚会人员议论的热点,罗威的面孔很陌生,但是认识李靖民的人并不少,对李靖民的身份也是知道的;突兀而陌生的人和事常常会引起人一定的防备心里,在给予评价之时自然会比较苛刻,但是有了了解,接受起来就比较容易;左右打听下,就知道了两人的身份背景,倒也够资格出风头。周围人开始和两人打招呼,罗威没什么表示,李靖民倒是一直微笑应对。

      “这一点倒是很符合你早上说的论调。”看到在会场造就的影响,联想早上罗威的说辞,李靖民原本一点肉痛的心绪也融化开了。

      “呵呵。”

      这一热潮平息,举办方并未停手,自由捐赠时间开始,有人捐物拍卖,也有人献艺烘托氛围。

      刘菲今年22岁,是当下人气比较鼎盛的女星之一,演过不少影片,树立的形象气质清新,温婉唯美,令人向往。之前罗威关注的就是她,李靖民调笑说两人蛮搭,倒也合适。虽然罗威的说辞是为求合作,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有他个人的情感在内。看到刘菲登台,一直安安静静的罗威,端正了坐姿,表情也变的专注、带着些许期待。

      说了些场面话后,刘菲唱了一首歌,赢得不少掌声,掌声之后,正准备回到座位,这时会场中有人出声:“刘菲小姐,我能请你一起吃饭吗?”这倒并不是罗威。

      刘菲还没应声,主持人倒是立时抓住机会:“在这样的场合,请刘菲小姐吃饭,想必刘小姐是不会拒绝的,但是你打算怎样赢得刘菲小姐的认同呢,这里在座的青年才俊可是还有很多呢。”这不算是正式的聚会活动,而且很可能会因为竞争引发冲突,所以主持人巧妙地没有介绍说话之人的身份。

      “那就比比看谁更有诚意,我为刘小姐捐款20万。”

      刘菲脸上浮现不满之色,却也只流露了一瞬,依旧保持笑容,主持人见刘菲没有明着反对,算是默许,立时热情地鼓噪起来。

      “这位先生为刘小姐捐款20万,与美丽的刘菲小姐同桌吃饭,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有没有人想为自己争取一下?”

      “21万。”

      “出现了,另一位竞争者。这位先生,你遇到了劲敌,你打算如何呢?”

      “22万。”

      “25万。”

      “那位先生加到了25万,可见真的是很有诚意,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还要继续争取?”

      “3……”

      “嘭……”

      这一边还未喊出声,一声刺耳的声响突然打乱了会场的气氛,有人拍了桌子。一时间,会场里的目光都寻声而去,聚集到一年轻人身上,罗威。

      李靖民被吓了一跳,没想罗威这时会突然出状况,定睛看向他时,发现这时的罗威很不一样,表情虽然不怒不喜,但似乎压抑着心情。

      见会场冷寂下来,罗威态度狂傲、语气讽刺地开口:“这里还有这样的节目啊。这怎么就让我想起了古时风月楼争抢第一红牌的场景,刘菲小姐,你确定要让他把你卖了,然后再帮他数钱吗?”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你的言语已经伤害到一位女士的尊严。刘菲小姐是一名优秀且美丽的女士,被人竞相追求,这是魅力所致,作为追求者不该因为自己喜欢,就强硬地不让他人参与,甚至贬低,这样的做法似乎是有些不道德了。”眼见有人想砸场子,主持人不客气地回击。

      “道理是这样说的没错,但我却不屑于你为她设定的标准。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只是指出了我的过错,却完全没有自我认错的态度,你的这套说辞也就变得有些牵强了。再者,事分先后,真要追究起来,那也是你造成的。”

      “……”主持人气急,刚想还以颜色,却陡然看到那人站起,自桌上拿了个酒瓶就走了过来,主持人一时间心里打鼓,主要是被他拿酒瓶的方式吓到了,那更应该称作“操着”,脑中翻着资料,却是找不出有关他的信息!只见那人来到近前,面带疑惑说道:“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有人说,把钱捐给无能的人叫做慈善,我很不理解,你能为我解释下吗?”

      “额……”在脑中思量了好一会后,主持人才说出自认为没有漏洞,又不会让他下不了台的话:“无能在这里的意思并不是指它的本意,而是指因为身体缺陷或者遭受灾害,没有了或者暂时没有了自理能力的弱者,我们本着善良互助的天性给予其帮助,金钱作为社会的流通货币,自然也成为帮助最直接的方法,当然捐物也是可以的。”

      “那么在此时此刻,你的心里……有善良吗?”

      “当然有。”

      “那么你认为你要求别人付出的善良多一点呢,还是你自己付出的善良多一点?!”

      “……”主持人无言以对,这问题可不好回答。

      “慈善是个单向性名词,包含了善良,但更多的是务实,没人能保证自己一路顺畅,子孙万福,我们帮助别人,也是希望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能得到别人的帮助,慈善的意义主要在于此,和善良的关系不大,你的理解很有误差。”罗威以自己的理解回击了他。

      “……”虽然感觉罗威说的也不是很对,但是眼下并不适合争辩,主持人选择了继续聆听。

      罗威并不想太过针对,而且刘菲也已经利用刚才的间隙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罗威的目的已经达到,见主持人表情变得尴尬,罗威笑笑,大度道:“算了!”随后把酒瓶的商标面向主持人问道:“这个你认识吧?”

      主持人本不想回答,但这样的场合却是不得不回答:“当然,苏格兰白阳红,著名的红酒。”

      “多少钱?”

      “……2千一瓶。”

      “喔,2千啊,够普通人家好好生活段时间的了。你刚才说捐物也可以的是吧?那么我就把这瓶酒捐献出来。”

      “……,但这可是我们大会的。”主持人苦笑着提醒他,感觉这是来人在给自己台阶下,也就顺势配合。

      “是啊,但是如果把它喝到我肚子里呢,还能是你们的吗?我可是有感于你刚才的正义之词,本着我善良的天性,才决定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帮助他人的。”

      “……”

      罗威的妙语引起会场的一片哄笑,表演结束,罗威放下酒瓶也就打算返回了,但发生了这样的的事情,仅以这样的局面结束,显然让举办方难以接受。

      “请等一下。”

      一位看似是负责人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呵退主持人后面向罗威笑着解释:“对不起,属下不够成熟,有些冒失了。”不待罗威答话,负责人再次面向刘菲那边遥遥鞠躬:“刘菲小姐,对不起,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赔礼之后这名负责人直立面向会场朗声说起:“刚才的事情让我很受启发,这位罗小兄弟的话更加指出慈善的本质,我觉得说的非常的对,年起人的想法的确更纯更真,这一点,我需要向这位罗小兄弟学习。”

      “……”

      “同时,我也发现了我们基金会存在的一些问题,是很客观亦很突出的问题,我必须虚心接受,同样我们也应该解释一下。我们基金会成立至今有将近十年了,无论对于慈善家还是扶住的对象,我们都非常尊重,对慈善家们,我们更是心怀感激,我不是在代替那些扶住对象感谢各位,而是我们自己内心真的感激,因为大家的努力,让社会始终能维持着人性化的一面。”说道这里,这负责人停顿一下再次开口:“但关怀他人毕竟也是一种负担,所以基金会发展至今,募捐之时,我们适当地增加了些节目,一是为了能够尽可能多地募捐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二是为了调节会场的氛围,今次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们管理上的不足,但绝不是我们基金会慈善意义的变质,这一点,请罗小兄弟放心,也请各位放心,今后我们一定会加强管理,保证再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一席话说完之后,负责人再次停顿片刻见没人反驳,面向罗威:“这位罗小兄弟头脑过人,手段新奇,实在是令人欣喜,只可惜在此之前我们并不相识,否则我一定会帮你把位置安排在刘菲小姐身边。”再次说了这么一段引人遐想的话语后,这负责人显出为难表情:“说到这里,我又得说一句抱歉了,把罗小兄弟刚刚营造的轻松氛围破坏掉了。可惜我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没办法再次营造,能否请罗小兄弟帮我这一次。”

      但凡组织,经营管理期间难免出现疏漏,而慈善组织对维持社会安定起着重要作用,拥有相当的社会影响力,一般人都不会与这类组织过不去,罗威自然也不是真心想找麻烦。这位负责人一番解释的话语说的很中肯,眼下对罗威提出这样的要求,亦不是在为难他,而是认为罗威以之前的方式处理,结果并不是很好,希望能有所改变,但这就非常考验罗威随机应变的本事了。

      会场诸人再次将目光聚集到罗威身上,罗威看看他,迟疑起来。负责人有些期待并担忧地看着他,虽然罗威之前的表现很出彩,但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刚才自己说话时他站立一旁的沉寂,应该已经让他冲动的热血平息下来,眼下的迟疑他应该是在思考,想临阵抱佛脚想翻转局面的话,他的过人之处就很让人怀疑了,这样的结局倒也不错。不过,下一刻,他却看到了罗威嘴角扬起的一丝嘲弄,心头不禁一紧。罗威移动身形使自己放松,面向他有些犹豫地开口:“我们并不熟,不过既然你要求的话……可以。”

      “……”看着罗威的表情,负责人有些失措的感觉。

      “你一定有一个女儿,刚才的话一定是你女儿教你说的,对吧?!”说完这一句,罗威也如他刚才一样,故作停留,给人思考的时间,接着罗威大气结尾:“场面话就不多说了,我再捐20万好了。”然后罗威施施然离去。

      罗威前一句话咋一听是句贬低的话,但仔细一想似乎又饱含深意,这负责人也不禁皱眉思索起来,还没理出头绪,罗威却也已经转身离开,再干站着就有些不合适了,捏了下鼻子,无奈地笑了笑,接着安排了新的主持人后也就离开了,好在嘉宾们都在思索罗威包含深意的话语,没人注意到他的窘迫,聚会继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谢恩:应给“职业跳槽”的无缰野马动用套马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春天,走过我的故乡
    春天,走过我的故乡
    童真往事
    童真往事
    孟良崮山上的红叶
    孟良崮山上的红叶
    亲情
    亲情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