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艳满女人河 - 第003章 和姐滚床单

时间:2018-04-19 13:05:46  来源:微信公众号小桔秋色  作者:小桔秋色
  “小美,快别闹了。”刘艳见刘小美蹭到王腾身上胡闹,忙上去将她抱到地上,一脸温柔的说,“你哥在庄稼地里累了一天,让大姐给你煮饭吃好不好?”
  
  “好!”刘小美和刘艳的关系一直不错,小时候刘艳的妈妈因为生刘小美难产死后,刘小美可以说是刘艳一手带大的,所以,刘小美对刘艳不仅仅只是对姐姐的敬畏,更多的,是对母亲的爱。说着,两姐妹手拉着手欢快的进了院子里。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妈妈去世得早,所以,刘艳这个当大姐的很小的时候就开始cāo持起这个家,也正因为这样,刘艳烧得一手的好菜。
  
  为了能节省些煤油,晚上的时候,王腾一家人就在院子里就着月亮吃晚饭。刘小美要准备考试,所以匆匆吃了一碗饭后就去屋里复习去了。刘艳说今年的雨水好,玉米的收成肯定不错,于是就提议说喝点酒庆祝。
  
  王腾虽然酒量不好,但也不拒绝,说:“艳姐,你想喝我陪你。”说着,从屋里翻出来一瓶子的杏子酒,他自己倒了一碗,给刘艳倒了半碗,“艳姐,酒不是什么好东西,适量就好。”说罢,自个儿仰脖子喝了半碗,才坐在桌前继续吃菜。
  
  刘艳的柳眉微微一蹙,抢过王腾手里的酒瓶子,说:“咋的,小看你姐?”说完,自己把半碗酒倒得满满的,而后举起碗,很有些豪迈的说,“干了这碗!”不待王腾答话,自个儿已经仰脖子喝完,然后又倒了一碗。
  
  一碗酒下去,刘艳的脸已经开始泛起红晕,王腾看在眼里,却又不好多说,也举起碗子一口气喝完。
  
  如此一来二去,两人就都喝得有些晕乎了,喝晕乎了就喜欢说胡话,刘艳先说:“弟,我们老刘家苦了你,艳姐对不住你哪。”
  
  王腾知道刘艳心里的疙瘩,起初王腾为了cāo持这个家退学,后来他又把刘艳从果子屯接了回来,这让刘艳觉得是自己拖累了王腾。王腾看着刘艳微醺的双眼,只觉得漂亮极了,便说:“艳姐,我也是老刘家的人,你以后可别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说罢,又仰脖子喝了一口杏子酒。
  
  因为喝醉了,所以刘艳也没注意自己的包裙这会已经挽到大腿,双腿间的白sè内裤晃得王腾头脑懵懵的,王腾借着酒劲,一屁股坐到刘艳身边,大巴掌放在刘艳的大腿上,他不敢动,就这么把手僵硬地放在刘艳的腿上,感觉到阵阵冰凉柔滑传入掌心。
  
  刘艳也喝醉了,感觉到王腾的手在她大腿间磨蹭,便抓住王腾的手,迷迷糊糊的说:“弟,你对我真好。”边说边把王腾的手往她两腿间推。
  
  王腾的头翁一下就炸开了,他一只手触碰到刘艳白sè的内裤,只觉得里面热热的,就好像有水蒸气一般。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他的胆子也大起来,另一只手顺着刘艳的腰板,瞬间把住了她胸前的一团绵软。
  
  “呵……”刘艳一声轻呼,差点叫出声来。
  
  王腾怕屋里的刘小美听到,忙伸手将刘艳的嘴捂住,可屋里的刘小美还是听到动静,便扯着嗓子在屋里说:“哥哥姐姐,你们还没吃好饭?”
  
  王腾和刘艳如被抓了现形的小偷一般,各自缩手,心里犹自扑通跳个不停姝神最新章节。刘艳整了整凌乱的衣裙,草草收拾了饭桌,便进屋陪刘小美写作业去了。
  
  王腾左右无事,便在院子里乘凉。
  
  村里还没有电,一到晚上,家家户户关门闭户的,男的女的都去做那男上女下的快活事,像王腾这般在院子里乘凉的,少得很。
  
  正当王腾闲在院子里无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低呼,王腾一听到这声音,立时面红耳赤,不觉循声看向邻居家。
  
  邻居是李八斤家,他打工回来,上个月刚刚结婚,办喜酒那天,王腾偶尔看到新娘子,是个极漂亮的女人,长得细胳膊细腿的,很有些魅相。听村里人说,李八斤的媳妇儿叫沈青青,是个外省人,李八斤在外地打工认识的。
  
  王腾想,两口子肯定是在干那男上女下的好事,我且去瞧瞧。想到这里,他便猫着步往李八斤家偷偷走去。
  
  没走多久,就听到屋里传来李八斤和沈青青的说话声,李八斤喘着气说:“啊……媳妇儿……你手上的劲大点……啊……”
  
  沈青青在一边抱怨:“死人……我手都快断了……”
  
  然后,就是一阵“吧嗒吧嗒”的声音,间或有李八斤如杀猪般的叫唤声。
  
  村里的窗子都是用白纸糊的,王腾来到李八斤家窗前,指头蘸了点口水,轻轻一捅,那被白纸糊着的窗户纸就被打开一个小孔,正好够王腾看到屋里的光景。
  
  这一看,王腾的眼珠子都直了。
  
  原来,李八斤和媳妇儿沈青青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这晚,夫妻俩早早关门睡觉,这时,李八斤脱了裤子躺在床上,而沈青青坐在床沿,只穿了一身内衣内裤,正双手抓着李八斤的那个东西在上下捣弄。李八斤的一只手抓着沈青青裹着内裤的双臀,一只手探到沈青青穿着内衣的柔软里,正费力地享受着。
  
  沈青青很卖力,没多久,李八斤的那个充血的宝贝一阵颤抖,伴随着他的大喊大叫,丝丝白水洒在沈青青的腹部。
  
  做完这一切,沈青青旋即爬到床上,关了床帘,隐约看到她解开了自己的胸罩放到李八斤的脸上,又脱了内裤对准李八斤的那个宝贝儿上下摩擦,谁知道李八斤那个竟然软趴趴的,沈青青弄了一阵没有丝毫起杆的迹象,自顾自骂了一声便翻身睡觉去了。
  
  透过虚掩的床帘,王腾依稀看到沈青青那下面的粉sè长河湿漉漉的,丝丝缕缕的清水就像鸡蛋清一样。
  
  李八斤在床上躺了会,又翻身压在撅着屁股睡觉的沈青青身上,下面的宝贝儿顶着沈青青大腿根部的两瓣肥肉,讨好的说:“媳妇儿,我明天就去外省打工了,你再给我弄一次。”
  
  沈青青头都不回,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最好别回来。”
  
  然后,李八斤又躺在床上睡下,临了,他说:“老子在外面,你可别给老子戴绿帽子。”
  
  见没有激情可看,王腾蹑手蹑脚缩回自家院子,暗自嘲讽:“敢情李八斤竟是个无能,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把他家媳妇儿侍候得舒舒坦坦的一曲蛊迷心最新章节。”
  
  这时候,刘艳和刘小美已经睡下了,屋里黑漆漆的一片,王腾心里一阵意动,轻声轻脚进了屋,“吱呀”一声,把门闩上。一张大床上,两个女人安静地躺在被子里。王腾想也不想,匆匆脱了衣服裤子就往自己的被子里挤。
  
  王腾家总共就两间木房子,一间堆放杂物、粮食,剩下的一间又是厨房又是卧室,屋里的床很大,一人一床被子,全家睡一张床。
  
  此时刘小美睡在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旁边的刘艳把被子裹得紧紧的,借着夜光,王腾看到刘艳肩部的内衣带子松垮垮的。女人睡觉都喜欢把内衣脱了睡,多半刘艳现在也是这样,王腾想。
  
  正是天气热的时节,虽说夜里凉快些,可这屋子里还是热得慌,想起白天和刘艳发生的种种,又回想起刚才看到李八斤和沈青青干的那男上女下的事,从未尝过男女之事的王腾这会躺在床上,不盖被子也觉得身上热得不行,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艳合着被子翻身到王腾耳边低声说:“怎么不睡觉?”
  
  刘艳吐气如兰,此时又是凑到王腾耳边说话,这让王腾原本就躁动的心更是狂跳不已,于是便翻身对着刘艳,压低了声音说:“太热了,睡不着。”
  
  这么近距离的看刘艳,只觉得她的脸蛋漂亮极了,尤其那长长的脖子,更是让王腾心慌意乱。
  
  刘艳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忽然又说:“你进来睡吧。”说完,她就悄无声息转身背对着王腾。
  
  起初王腾也没弄明白刘艳说让他进来哪里睡,可一低头看到刘艳松开的半截被子,他顿时就心慌了,想也没想,掀起刘艳的被子就到了刘艳的被子里。
  
  刘艳的被子里热乎乎的,阵阵成熟女人的香味扑面而来,王腾不敢乱动,试探xing地低声喊:“艳姐……”
  
  刘艳却不说话,只是身体在微微颤抖。
  
  王腾见刘艳没有动静,又朝她靠近一些,他没有穿内裤的下面若有若无地触碰到刘艳那圆滚滚的肥臀时,刘艳下意识地侧了侧身,这举动更让王腾兴奋,忍不住又悄悄往前挺去,刘艳又躲,如此你来我往,刘艳感觉到自己的下面越发燥热,而且再往前躲就要碰到熟睡的刘小美了,于是她只得侧着身死死地躺在被子里,任由王腾两腿间的宝贝在她的大腿缝里捣弄。
  
  见刘艳不在躲闪,王腾心中欢喜,复又探手去摸刘艳的背脊,他的手还没碰到刘艳的身子,刘艳忽然整个人翻过身来,猛一把将他整个人抱住。
  
  王腾心中一凛,也用力抱紧刘艳,一时间,刘艳胸前的绵软完完全全压在王腾的怀里,让王腾舒服得想叫唤出声。刘艳似乎知道王腾的想法,香舌一探就进了王腾的嘴里。起初王腾笨拙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死死抱住刘艳的身体,渐渐的,在刘艳的指引下,他开始贪婪吮吸着刘艳那条如游蛇般的舌头。
  
  刘艳的双臂紧紧抱着王腾的脖子,她的双腿紧紧夹着王腾的腰,极力克制着不要叫唤出来。
  
  王腾一面亲吻刘艳的嘴,一面伸手抓住刘艳胸口的柔软,五个指头轻柔地在红葡萄上轻轻划动,而另一只手越过刘艳纤细的腰肢,隔着内裤抚摸着刘艳小腹下的密林,时而轻快时而缓慢。刘艳的身体逐渐开始燥热起来,整个人在王腾的怀里阵阵扭动,尤其腰肢以下,更是不住摩擦着王腾双腿间的宝贝。
  
  微信关注公众号小桔秋色,更多精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老院的花儿
老院的花儿
春暖花开(节选)
春暖花开(节选)
佛渡有缘人
佛渡有缘人
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