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艳满女人河 - 第005章 两个馒头

时间:2018-05-01 12:55:38  来源:微信公众号小桔秋色  作者:小桔秋色
  沈青青呈大八字躺在床上,胸前的两团肉呼呼呼的跳跃着,王腾没忍住,冲上去摸了把,因为隔着内衣罩子,摸上去很有弹xing,王腾怕沈青青醒过来,没敢乱来,摸了一把复又慌慌张张起身,正待离开,沈青青忽然低呼一声,蜷起腿就开始脱衣服,她喃喃的说:“热……好热……”
  
  这一举动正好暴露了她神秘的下身,果然和王腾猜的一模一样,真的只穿了一条内裤,看得王腾眼睛都忘了眨。
  
  绢丝的内裤很是jing巧地贴在沈青青的大腿根部,衬托出她肥大的白肉,在白肉的正zhongyāng,隐约有一条寸许来长的褶皱,这时候,那里微微有些湿润,看得人眼花缭乱。
  
  王腾只觉得口干舌燥,但终究还是压制住心里的火,逃也似的出了沈青青的家门。
  
  王腾从沈青青家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快入秋了,村子里的晚上已经不似上半月那般燥热,反而还有些微凉,体质差些的,这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否则很容易感冒。
  
  本来王腾已经出了沈青青家的门,这时候一想,暗道:“青青喝醉了,也不知道盖被子没有,别等下感冒了。”想到这里,他又返身往沈青青家而去。
  
  还没进门,王腾就听到沈青青屋里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偶尔还有青青在床上翻身的窸窣声,想起走之前看到沈青青双腿间那温润的缝隙,王腾两腿间的宝贝儿就忍不住弹跳而起。
  
  这时候,屋里的煤油灯发出飘忽不定的昏黄光芒,房门虚掩着,王腾还没走进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是沈青青屋子里传来的,淡淡的香气中夹杂着丝丝酒味,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也不知道王腾是真想进去给她盖被子还是舍不得之前看到的香艳场景,总之,王腾在屋外来回踱了没几步就猫着腰推开了那虚掩的门。
  
  木质的门早已破朽,轻轻一推就发出咯吱一声,倒把王腾自个儿给吓得冷汗直冒,身体的某个坚硬部位也随之软了下来。
  
  此时,借着昏黄的灯光,沈青青就呈大八字躺在大床上,两只手和两条腿很是张扬地张开,那件原本及膝的短袖这时候已经褪到大腿根部,露出丝丝诱惑的肥腻,而她的领口这时候也已经被解开了两个扣子,刚巧可以看到胸前白花花的一大片肉,再往下皮肤开始泛红,不过被褶皱的衣领遮住了,看不清那红葡萄的具体形状幻想乡的琐碎日常最新章节。
  
  她穿的衣服本来就是那种束身的,就是站着的时候也能让人看出她前凸后翘的美丽身材,这时候这么躺着,衣服将脱未脱,更让人产生联想。
  
  王腾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觉得呼气吸气开始困难起来,全身温热温热的,不自觉就摸到了沈青青的床边。他半蹲在床下,只探出个头来,正巧可以看到沈青青那高耸入云的两个蒸得热腾腾的馒头,因为是由下往上的仰视,所以王腾看到沈青青的那两个馒头竟然高不可攀,而且大得离谱。
  
  王腾感觉小腹下的宝贝儿就好像进了一股子热气般,手心处更是痒痒的,真想伸手去抓住那两个热腾腾的馒头。但又怕沈青青忽然醒过来,于是王腾就顺着沈青青胸脯往下瞧去。
  
  这时候沈青青刚好侧了侧身子,那本就褪到大腿根部的衣角这时候被她一弄,又向上滑了几分,几乎到了小腹边上。王腾抬眼望去,正正看到那被内裤压得贴在小腹上的黑森林,根根黑黝黝的松针被薄得透明的内裤压住,看得人眼花缭乱,再往下看就是白花花的大腿,在煤油灯的映照下,发出晃人的白光,就好像那大腿儿是水做的,只需轻轻的一口,就能吸出水来。
  
  兴许是这样睡着不舒服,抑或是大腿处有些痒,沈青青两条修长的大腿忽然间左右开始摩挲起来,左腿摩右腿,也不知道挤到她双腿间的粉红洞穴没有,看得王腾心里直发慌。摩挲了一阵,沈青青的双腿便都屈膝抬起,露出她那浑圆宽大的肥臀瓣儿,高高的膝盖在煤油灯下煞是扎眼,王腾这时候仍蹲在床边,抬眼望去,想着只要掰开两条腿压下,就能探入那条缝隙。
  
  王腾如何受得了这般香艳的逗弄?伸出颤抖的手就往那肥臀摸去。
  
  当王腾的手把在沈青青大腿处的白肉上时,他体内的大火瞬间燃烧起来,另一只手不知觉探向那近在咫尺的大馒头,他没敢太明目张胆,手指头在那高耸入云的馒头尖上蜻蜓点水般停了一瞬间就忙不迭向下滑,只过了半寸就感觉到沈青青的内移罩子的边缘,约莫有五六毫米的样子,摸上起硬硬的,和周围的柔软形成鲜明的反差,王腾没忍住,手指头动了动,把沈青青的内衣罩子往上轻轻推了一下。
  
  “嗯……”沈青青轻哼了一身,便又翻身,她的速度慵懒而快速,只一下,原本平躺着的她已经侧身对着王腾,王腾摸她内衣罩子的手这时候正巧被她胸口胀鼓鼓的绵软押着,王腾只要稍稍动一下,那两只柔软就会轻易变形,而王腾另一只原本抓着沈青青肥臀的手,这时候更是完全被沈青青的双腿根子夹住,在双腿的尽头处,不时有阵阵湿热喷出。
  
  这一下,王腾彻底疯狂了,他那只被沈青青双腿压住的手轻轻一晃就往沈青青大腿尽头处摸去。
  
  “啊……”沈青青又是一声旖旎的轻唤,“八斤……媳妇儿好痒……”说着梦幻般的话语,她夹着王腾手臂的两条肥腻大腿同时往里勾弄,王腾的整只手立时就被送到双腿间的尽头,绢丝的内裤这时候已经湿湿的,王腾能感觉到那儿黑黝黝的松针扎得自己的手痒痒的。
  
  与此同时,沈青青的手也动了,她双手齐出,一只手抓住她夹在大腿间的手就开始上下摸索,另一只手借着翻身的劲儿,顺势就挽住王腾的后脖子,轻轻一按,王腾的整个头就被她按到了那柔软又硕大的肥腻股沟间。
  
  阵阵令人神魂颠倒的沁香扑鼻而来,王腾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不禁张口就咬向那颗若隐若现的红葡萄祸水成仙。
  
  “呃……嗯……”沈青青开始有节律的轻吟起来,伴随着上下敏感点的阵阵酥麻,她整个人如脱皮的青蛇一般,左右扭动,上下摇晃。
  
  王腾一面啃食那两只硕大肥美的馒头,一面腾出被沈青青胸口压着的手,他大手顺着沈青青的腰往下滑,很快就摸到沈青青身后两瓣肥臀间的温软沟子,会同那一只被两条大腿夹着的手,一前一后,双双隔开内裤摸进了那温热的肉里,立时,王腾的食指就感觉到肉里热股股的水汽,一瞬间,小王腾差点就兴奋得吐口水。
  
  “啊……”睡梦中的沈青青也感觉到了异物突入她的粉sè长河,一声洞穿灵魂的低呼响彻整个空旷的房间。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屋外就押着嗓子喊:“媳妇儿……媳妇儿……”
  
  “李八斤咋的又回来了?”王腾听到屋外动静,身体瞬间炸毛,忙不迭抽离沈青青的身体。
  
  这时候,院子的大门已经吱呀一声打开,然后又是一声沉闷的摔门声,李八斤自个儿嘀咕道:“奇怪,咋的睡得这么死?”
  
  王腾心里一急,知道想躲已经来不及,猛一下就钻到了床底下。
  
  王腾钻进床底下没多久,李八斤就风尘仆仆的进门了,借着煤油灯,他看到沈青青衣裳不整地躺在床上,先是一愣,说:“咋的衣服也不脱就睡下了?”见沈青青没有回他话,他狐疑地凑到床边来,待得闻到沈青青一声的酒味儿,他的心里感觉到怪怪的,但又说不不出为什么,于是就准备叫醒沈青青。
  
  可手一摸到沈青青的身子,那股子腻滑感就让李八斤的身体僵直了,再一打量,沈青青这会儿外衣已经褪到腰际,胸口的大白兔跃跃yu出,大腿间挂着一条湿润的内裤儿,看到这旖旎的风光,李八斤哪里还忍受得了?三下五除二就掏出自家的宝贝儿,然后往床上挤。
  
  也顾不得**了,李八斤掰开沈青青两条并拢的大腿就往那深处压,噗嗤一声封住了那个水流不止的长洞就开始上下攀爬起来,他一只手挽着沈青青纤细的腰肢摇晃,一只手去摸沈青青鼓胀鼓胀的大馒头儿,也不脱沈青青的衣服,直接从肩膀处把衣领褪到腰际,他的大拇指在两颗红葡萄上一阵画圈圈。
  
  沈青青的低呼渐渐转为长吟,哼哼唧唧的,没多久,她放开嗓子开始大呼大喊,声音跟猫似的,又刺耳又让人消魂,木板子钉的床也咯吱咯吱的叫唤起来。
  
  躲在床底下的王腾如何受得了这般诱惑?只觉得自家的宝贝儿都快喷火了,这般遭罪的事儿实在是难受,他大起胆子往床外爬,也是李八斤这时候忙于那男上女下的事儿,竟是没有发现有个大活人从他家媳妇的床底下跑出了屋外。
  
  王腾轻手轻脚出了沈青青的家就飞也似的逃回自家。
  
  此时已经快天亮了,到处都是公鸡打鸣的声音,依稀可见几个放牛娃骑着水牛往山上走。王腾没敢在外面逗留,如小偷一般匆匆回到自家屋里。这时候,刘艳和刘小美在床上睡得正香,刘艳仍自和以前一样,把被子裹得紧紧的,厚厚的被子甚至印出了她一双肥硕浑圆的柔软,高高的翘臀圆鼓鼓的裹在被子里,看得王腾一阵心慌意乱,而刘小美却穿着一身连衣裙躺在被子上,身体蜷缩着,如一只温顺的小猫咪,她的手臂很白,腿长长的,很有些晃人。
  
  王腾不敢多看,草草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脱了个jing光就去和刘艳抢被子。
  
  微信关注公众号小桔秋色,更多精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五月的初夏
五月的初夏
邂逅瓯窑古陶瓷的美
邂逅瓯窑古陶瓷的美
柿子红了
柿子红了
乡愿
乡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