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十一)

时间:2018-08-26 16:30:11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北京有梦

  “嘀嘀”“嘀嘀”“嘀嘀”……

  于雨朋被传呼机的声音吵醒,睁开蒙松的眼睛,天早亮了。眯缝着眼拿起传呼机一看:有留言一条!

  先拿起手机拨通126,才慢慢地坐起来靠在床头,对手机说:“你好,52020复机。”

  “先生您好,上午九点十八分您有一条语音留言,请收听:朋,是我,你在干嘛?昨晚有没有逛北京城?今天打算去哪儿逛?是去瞻仰毛爷爷还是参观故宫?”传呼小姐播放的留言是杨洋的声音。

  “麻烦呼52019,信息,告诉她我昨晚喝醉了,哪儿都没逛成,现在起床,今天还没打算!完了,谢谢!”于雨朋讲完电话懒洋洋地靠在床头上,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二十,打算起床蹲马桶去。

  忽然瞄见到床头柜上有张纸条,赶紧拿起来看,是梁晓芸写的,娟秀的字迹透着股阳刚劲儿:

  雨朋,我来看过你,见你熟睡没叫你,我九点钟开会,就不陪你了。桌上有吃的,你凑合吃些,我爸妈说九点半过来带你去西院参观,我下午开完会再找你。

  芸字

  哎呀,九点半,这都九点二十二了!于雨朋赶紧下床,麻利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回来换好衣服还有三分钟。就拿起桌上的包子一口一个,又喝几口豆浆,拿起煎饼果子,边吃边过来叠被子,免得被晓芸父母看到自己的邋遢样。

  揭开被子于雨朋傻了,褥子中间有拳头大小的一片殷红!啊?我的天妈呀!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难道梦里把她当成了杨洋?

  “啪,啪,啪!”于雨朋狠狠给自己三个嘴巴,右边腮帮隐隐作痛提醒他现在不是做梦,事实就是他酒后乱性,做了蠢事!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于雨朋打了个激灵,连忙答应:“来了,来了!”又转身把剩下的豆浆倒在床上,然后用被子盖住。

  打开房门一看,果然是晓芸父母,还是昨天那身衣服,还是神采奕奕,连忙打招呼:“叔叔,阿姨,早!”

  “还早啊?都几点啦?”梁铜山说着就往房间里面走,“收拾好了吗?能走不?”

  “看你,昨晚孩子喝多了没睡好,多睡了一会儿有啥大不了?”晓芸母亲打圆场,也往跟前凑,梁铜山在前面没动,因为于雨朋在正门口堵着没动地方。

  “好了,我们走吧!”于雨朋说着随手关门,见他们转身往外走了,才迅速进去拿了手机、传呼机和手包,出来带上门。

  “怎么觉着有点儿口渴!”梁铜山忽然停住身子,“小于,房间有开水吗?”

  “啊!还没,我这就去打。”于雨朋的心‘唰’一下就提到嗓子眼儿了!嘴里答应着就没敢动地方

  “又喝的啥水呀?西院儿没水?”晓芸母亲嫌丈夫事情多,“怎么着也让孩子去尝尝你们的专供的黑茶?”

  “好,好,赶紧走!”梁铜山说着大步朝门口走,于雨朋跟在二老后面走,直到坐上招待所门口的红旗轿车,他的心这才逐渐平静下来。

  车子在西郊大院里面一个门口立着‘军区文化展示厅’牌子的楼前停下。晓芸父母和于雨朋由两个警卫陪同着进了大厅,这里对于雨朋来说是个既神秘又令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梁铜山边走边介绍哪个照片是和他有关,是什么样的故事。

  转眼到了中午,几个人到了食堂坐下,警卫给要了荤素四个菜,一瓶二锅头。

  看似简单的饭菜,和外面餐厅的味道完全不同,就说辣子鸡块那道菜里青辣子和鸡块的比例,就不是一般酒店能比的,味道和肉质更是天上地下,仅是剥开后一层层的杠子馍,就让于雨朋日后非常怀念。这顿饭他吃的很开心,对晓芸父母的敬意不由得提高到了十二分,不断地给梁铜山倒酒,晓芸母亲则是时不时给于雨朋夹菜。期间梁晓芸给雨朋打电话聊了一会儿,基本都是关心他有没有被父母质问,有没有为难一类的话,又说等开完会陪他去到市中心逛街,就匆匆地收线了。

  吃完饭在食堂坐了十几分钟,晓芸父母刚打算带于雨朋去训练场转一转,就碰见了好朋友老常。几人出来走到后楼一间大办公室,这是梁铜山的办公室,边喝茶边聊天。梁铜山给于雨朋引荐,他们多年老战友,住的也不远,老常叫常德彪,在发改委工作,他客气称老常为常叔。常德彪听说于雨朋是洛城的,就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洛城,他说国家刚批准了洛城建设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申请,地方大约在洛城新区的南部,接着又说起了西部大开发,完了又是珠江三角洲。两个老友热乎乎聊着,唾沫横飞,于雨朋很少插话,一直笑呵呵看着他们,这顿嗨聊,天南地北的,他倒是把开发区的事情深深地记在脑子里。

  训练场没到上参观,梁晓芸就打电话了,老几位意犹未尽,就让警卫开车送于雨朋去最近的地铁口,让他坐地铁找她去。于雨朋在地铁上给杨洋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晓芸父母带着他参观了西郊军区大院,长了不少见识,心里却阵阵发憷,纠结敢不敢对她坦白昨晚发生的事情,思虑再三没敢提半个字。

  王府井百货的规模的确很大,比洛城两三个百货公司加一起都大的多。晚上八点多还正是热闹的场景,到处都是人头在攒动,来来往往的人们挤满了自动扶梯。梁晓芸想着老不在北京,打算给爸妈买几件衣服尽孝心,于雨朋热情地帮她买了好几套,接着又硬要给她买,一买就是十几套,还买了挎包、围巾,项链,最后梁晓芸也为他挑选了一块腕表,大包小包提满了两个人的手。

  两人把东西拿到梁晓芸家里的时候,她父母以为两个小年轻会在外面吃饭,自己早就做饭吃过了。看到两人手里的大包小包,又是好一阵数落,怪他们不知节俭,以后的小日子可要怎么过!晓芸母亲打算给二人做吃的,梁晓芸说不用了,他们想到东华门逛逛,说着就拉着于雨朋就走。他走着向身后喊了句:“叔叔阿姨回头聊。”

  东华门夜市热闹非凡,形形色色的国内外游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论燕瘦环肥,高矮丑俊,都是边吃边逛,穿着时髦的俊男靓女,黄头发绿眼睛的,都不顾形象地在街边,站的站蹲地蹲,个个山吃海喝。加上路边的叫卖声,烧烤发出的青烟和蒸汽,使整条街都沸腾着。

  梁晓芸带于雨朋吃了最具地方风味的一些小吃,有老北京爆肚、烤串、炸豆干、炸海星、艾窝窝、炒疙瘩、灌肠、卤煮火烧等等,每样尝一些就撑的肚圆。不知不觉过了凌晨十二点,两个人才慢慢往出走,手里还举着几串油炸知了。

  忽然,梁晓芸问于雨朋:“想不想看日出?”

  “好啊!去哪看日出?”于雨朋吃饱了,也来了兴致。

  “上学时听人家说金山岭的日出最美,就是没去过。”梁晓芸说着转回身,“咱再买些吃的喝的,山上冷。”

  两个人又回到夜市,挑了些吃的,还买了个保温瓶灌满冰糖雪梨汤,在路口坐了个出租车向金山岭脚下驶去。

  到金山岭下了车,没走几步,于雨朋又回过头,花一百块买下夜班司机的半旧绿大衣。

  半夜爬山还真不觉得累,感觉速度挺快的,往上爬的过程还真遇几个爬山看日出的游客。两人到了小金楼和大金楼中间的一个大平台上,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他们在东侧找个垛口偏低的地方把大衣铺在地上,然后靠垛墙并肩坐下,四周都是漆黑,天上的星星稀得屈指可数,二人喝了点豆浆,开始聊天。

  梁晓芸把头靠在雨朋肩上,看着远处的夜空,跟他讲印象里的老北京。他侧耳倾听着,却感觉身子有点僵硬,低着头想心事。

  “杨洋既能干又漂亮,对吗?”梁晓芸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嗯。”于雨朋也觉得她说的没错。

  “那么——你一定很爱她吧?”梁晓芸继续问。

  “嗯。”于雨朋用力点点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想到昨晚做的糊涂事,虽然没有印象却是事实,不由得把心提到嗓子眼儿了。

  “你们啥时候结婚?”梁晓芸又问。

  于雨朋沉默了超过半分钟,淡淡地说:“我们不结婚。”他明白自己是不会离婚的,因为他从未想过离婚,这一点杨洋也很理解,虽然他们没有摆明说。

  梁晓芸忽然坐直了,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诧异地问:“为什么?你那么爱她,干嘛不娶她?”她认真的看他的脸,想看清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可是什么都看不清,眼前一片漆黑,勉强可以看到他隐隐约约的轮廓,微微下垂的脑袋。

  “因为我已经娶了婉玲,在认识她以前,这辈子就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于雨朋说的既坚定又无奈,把梁晓芸惊得长大嘴巴。

  “那——难道你不会离婚?你就让一个那么爱你的人,就这么没名没分的跟你一辈子?”梁晓芸反应过来,还继续问,她不相信这些话是出自豁达忠厚的于雨朋。

  “离婚?我从来没想过,也不会想,你不会知道婉玲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于雨朋有感而发说着,同时也在等一顿臭骂。

  “那你是爱婉玲多些?还是爱杨洋多些?还有没有爱着别的人?”梁晓芸说着,却感觉他面部一定冷的毫无表情。她的话分明是若有所指,头也低下了,脸大概也红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会不会联想到她身上,会不会觉得她不知羞耻,她感觉脸有些发烫,完全忘了这时凌晨三点多。

  “爱。”于雨朋深深吸了口气,“现在我相信自己懂爱了,而且,我相信,我爱情的唯一频道已经被杨洋占了,自从我感觉到爱存在那天!我还相信,只要两个彼此相爱的人还活着,心就不会死,就会彼此深爱,彼此包容,不在乎身外的别人的看法,更不会介意拥有什么,失去什么,留下什么——”

  “哦——?原来是这样的?只要彼此相爱,就可以对其他什么都不问不管?”梁晓芸喃喃地说,像是对这段对话下的总结,又像是对于雨朋所谓爱情的质疑,更像是在对她长久以来偏执感情的警告。

  “晓芸,对不起!”于雨朋忽然抓住她的双肩。

  梁晓芸挣了挣,晚上不敢反应太大,所以没挣脱,嘴里却装作满不在乎似得说:“你说什么啊?我又不是杨洋,也不是婉玲,对我说对不起有啥用?再说了,你不是除了杨洋什么都不在乎吗?”

  说到这里,梁晓芸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赶紧咬着嘴唇强忍住。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坚强的人民警察!我是女强人!我是公安局长!我决不可以轻易流泪,尤其是在这个男人面前,我不可以让她看到我的软弱,我不可以用眼泪博他的同情。

  “晓芸,你听我说,我说的是昨晚——”于雨朋压低声音,“昨晚我喝多了对你做了糊涂事,真的对不起!”

  “你乱说什么啊,我昨晚在家里睡觉,你自己做梦吧?”梁晓芸含糊着说,又挣了挣,还是没挣脱。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坏,我流氓,我不是人!可是你不要再假装,我看到了床上的印儿了!”于雨朋越说越激动,确实也懊恼不已,说着居然站起身往一个垛口上面爬,“你不跟我好好说话,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梁晓芸先愣一下也赶忙站起来,脑子“嗡”的一下全空了,一把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哽咽着说:“不要——雨朋,不要跳!我承认好吧,是我,是我自愿的,不怪你!不怪你!”眼泪再次撑满她脆弱的眼眶,浸湿她本来坚硬的心。

  “……”于雨朋怔住了,他知道那个人定是梁晓芸,但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看来她刚刚说的那些话不是偶然,她不是完全对他无情,这次的假相亲她或许希望是真的,她显然不知道他结过婚。他傻了,茫然不知所措,知道是她了又能如何?他慢慢转身拉住她的手,她的小手此刻已然是冰凉冰凉!

  “朋,其实那也没什么,不是吗?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那么保守?我以前的几个男朋友都很放得开!”梁晓芸故意装作轻松,心却如同针扎隐隐的疼,也没有把手缩回,依旧任由他握住,可是眼泪,不受约束的眼泪,在眼眶里拼命地打转儿,她此刻非常憎恨这不争气的眼泪!

  “不,不是这样的,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于雨朋坚定的说,“晓芸,你听我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于雨朋的女人,我一定会负责任!”

  “负责任?别逗了吧!”梁晓芸心里觉得稍微的安慰,可嘴上还在故作轻松,“上一次床就要负责任,你太老土了!”

  “晓芸,我是老土,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就要负责。”于雨朋认真地说,像个犯错误的孩子,“我承认我以前没有爱过你,可我对你有好感,你也是,对不对?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尽量做到,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毫不犹豫,如果,如果你厌倦了我,或者想嫁人了,我会像嫁妹子一样,给你最好的东……”

  这算是什么?认错?表白?开空头支票?只怕于雨朋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

  然而,梁晓芸坚持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他的真挚击垮,眼泪断线珍珠似得流了下来,打在衣服上,他手上,她再也矜持不住了,索性扑到他怀里“哇”一声哭了起来。

  于雨朋双手抱紧她,感觉她娇柔的身子在怀里抖动得厉害,震得他肝胆发颤。

  他没有劝她,让她痛快哭一场也好,这个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女刑警,再强悍也是个女人,她肩上那些不为人知的辛酸艰苦本不是一般女孩子该有的。她或许只有在信赖的人怀里,才会变回个温柔美丽小女人,她也像别的女人一样需要爱情滋润,需要加倍珍惜,百般呵护,万千疼爱。

下一章:春意盎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