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二)

时间:2018-09-05 10:29:02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春意盎然

  凌晨四点,东方地平线开始呈现鱼肚白,慢慢地向外扩大。

  又过了几分钟,远方出现天与山峰的连接线,弯弯曲曲,虚虚实实,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逐渐地清晰起来。当东方天空山与天连接的地方慢慢呈现出橙红色霞光,继而慢慢扩散,金红的太阳慢慢探出头,霎时间,光芒万丈。不远处有人惊呼,还有闪光灯连续闪,有人在拍照。

  于雨朋搂着梁晓芸,梁晓芸躲在他的大衣里面,侧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向远方的样子,似乎他才是她最欣赏的风景,他才是她的骄阳!

  金黄的‘大蛋黄’完全挂在天边,映红了他的脸,他的衣服,他背后所有风景。梁晓芸是第一次领略到这破落地段竟是如此的美丽,那山,那树,那绵延的城墙,就像镀了金一样,就连残缺不全的部分也像金砖积垒,如此完美。好想来一张大大的合照,与他一起完完全全地融合在这大自然创造的美景里。

  这时,梁晓芸看到不远处平台边上入口敌方,有个脖上挎着高级摄像机的人走过来。她连忙赶过去出示了证件,请他为两人照张合影,摄影师欣然同意。于是,跟她来到近前,让他们变换几个姿势和角度,拍了大约七八张不同背景照片。又问他们地址,说回去冲洗了照片好寄给他们,于雨朋给他一张名片,连说几声谢谢。

  摄影师客气几句向旁边走去,回去后还真把他们照片冲洗好,用挂号信寄给了于雨朋,并且未经允许就用他们的照片参加了一个摄影大赛,还获奖了,他就是著名摄影家王巍。

  二人回到市中心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梁晓芸又带着他去吃了京城出名的早点。两人要了好几种,有炒肝、卤煮、面茶、豆汁,焦圈等等,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坐车回到招待所,一夜没合眼,先刷牙洗脸,然后二人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去广场瞻仰伟大的毛主席纪念堂。

  梁晓芸看他睡过的被子都还没有叠,打算给他叠一下,可是揭开被子一看,立刻被羞得背过脸去。那本来拳头大小的一小块落红,又被他倒了大半杯豆浆,印染成了脸盆大小一片粉红印迹,气的她又拿被子盖上了。红着脸怒目圆睁地瞪着他,鼻子都快被气歪了!于雨朋竟然在另一张床上站着捧腹大笑。

  梁晓芸几步走过来对他肚子就捶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翻身摔倒在床边,差点掉下床,趴着一动不动。

  “朋,你咋了?”梁晓芸被吓一大跳,她连忙扑上床抱住他,心里还在琢磨刚没用多大劲儿啊!怎么就倒了,连忙抱住摇他,“朋,朋,你——你——好坏!”

  原来他是装的,在她焦急喊的时候,忽然一下子把她搂在怀里吻了一下。

  梁晓芸心里一阵慌乱,硬撑着挣脱他的双臂,却又被他忽然翻身抱住,贴着她的耳朵说:“前晚喝多了,整个过程根本就像在做梦,我们再重播一遍吧?”

  梁晓芸脸皮儿薄,本就羞得满脸通红,经他一吓,还没恢复,听他这明目张胆的说,更害羞的像紫茄子一样,拉起被子把头盖住了,不让他看到。

  于雨朋连忙站起身把窗帘拉上,一把撤掉自己的上衣,吱溜钻进了被子里面……

  房子里瞬间恢复平静,随后就响起那张年久失修的旧木床发出“吱吱”“吱吱”“吱吱”的声音。

  毛主席纪念堂修建的雄伟挺拔,庄严肃穆,参观的游客们个个面孔严肃,井然有序地排着长队逐个进去瞻仰伟人的遗容。

  于雨朋是第一次来这种严肃场合,几乎是连大气都不敢出,被梁晓芸牵着手往前走。看过伟人遗容,又看墙上的文字介绍。他们专门看了一会儿《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是鎏金镌刻的主席手迹,感受着伟人广阔的胸襟,豪迈的英雄气概。还看了其他几位领袖的伟大历程,感慨万千!心里阵阵暖流激荡,恨不得早出生几十年,跟着伟人们闯一闯。

  从毛主席纪念堂出来,二人恢复了平日的谈笑自若,又在广场转了一会儿,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让别人快速照了几张合影,还在华表下牵手跳了好几跳。

  穿过广场向北边走,看了伟大的城门楼,又进了故宫里面转了一下午。领略了明王朝的昌盛与腐败历史!仔细品味了满清十三王朝的兴衰,参观了千宫之宫的慈宁宫,大殿魁首的大雄宝殿,极负盛名的乾清宫。还像孩子似得,手牵手从台阶最高处的顶端,一阶一阶跳下来,还边跳边数着台阶数量,最后还穿皇帝皇后衣服体验了一下,拍了好几张快像留影。

  从故宫出来恰巧太阳西沉,夕阳洒在红色建筑上,血一般的残红。于雨朋不仅又浮想联翩:清王朝沉沦之际,慈禧太后带着小皇帝逃出紫禁城,是多么的悲凉!辛亥革命的革命军打进紫禁城时是何等的豪迈,众人在午门外剪去辫子时,心中对未来是何等憧憬!可如今不足百年,竟是繁花似锦的社会主义,如此的一个太平盛世!真是风云多变,谁主沉浮?

  于雨朋让梁晓芸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请他们到前门一起吃顿饭,就算辞行,然后又订了两张第二天下午飞洛城的机票。在北京长大的梁晓芸还没有在前门吃过烤鸭,主要是父母一直提倡节俭,她参加工作又没在这边,以前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对吃也不讲究。

  晓芸父母到的时候,于雨朋已经点过菜了,还要了一瓶白酒。几个人见面寒暄了一阵落座,于雨朋为晓芸父母都倒满了酒,又为自己倒满,却笑着示意梁晓芸说话。

  “爸,妈,雨朋公司打电话来说有事情要他回去,我不放心他一个走,所以——所以——”梁晓芸怕父母不高兴,慢吞吞地说,“所以我们买了明天下午的机票,打算回去!”

  “你这孩子,回来一次,就在家住一晚上。”晓芸母亲俊秀的脸庞慢慢沉了下来,“你们俩的事情,是不打算给我们个交代,是不是?”

  梁晓芸的头低了下来,其实她每次离开家都觉得很不舍,这次却想赶紧逃走,免得被父母逼婚。

  “阿姨,其实晓芸的工作是忙了些。”于雨朋是想岔开话题,害怕梁晓芸难过,“尤其是刚升任副局长,又多了很多事!”

  “哎呀,我的宝贝闺女又升职啦?”梁铜山高兴地接话,“干得好!”

  梁晓芸瞄了一眼兴奋的父亲,看来于雨朋的办法可行,可她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拖过这回,下回又该怎么样?她跟于雨朋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惹父母伤心是迟早的事。

  “是啊叔叔,我就说是将门出虎女!”于雨朋接过话说,“晓芸正是节节攀升的时间。”

  “不错,工作重要,国家和群众都需要你,继续努力,趁年轻好好干!呵呵呵……”晓芸父亲脸上乐开了花。

  “叔叔、阿姨,咱们为晓芸的升职干一杯吧!”于雨朋不失时机举起酒杯。

  “何止一杯?我们要干三杯!”梁铜山也举起杯,“感谢党组织,感谢人民群众,感谢——”

  于雨朋看晓芸父亲说到兴头上,话也变多了,连忙高兴的接上,“最该感谢的是您二老,叔叔,阿姨,小于敬你们!”

  “好,好。”梁铜山兴高采烈,扭头说老伴,“小婉,你也喝两杯!”

  “铜山,你——当着孩子们的面儿,别——”晓芸母亲脸瞬间变得绯红,头也低了一些,本就俊俏的脸庞,更增添几分韵味。

  平时,梁铜山总是称呼晓芸母亲赵小婉“她娘”“晓芸妈”,“小婉”这称呼还是在成亲前后那段时间里叫的,有了梁晓芸,就再也没用过。

  晓芸母亲也腼腆地举起酒杯,梁晓芸也端起茶杯,四个人碰轻轻碰了一下,吃喝了起来。

  夜深了,于雨朋送完梁晓芸一家,顺长安街朝着招待所方向走着。

  长安街的灯火辉煌,让人仿佛置身于霓虹交织的海洋,天上的银河相比之下也失去了光彩。街道两边的每一个光亮,每一扇窗,或许都深藏着古城里不为人知的神秘故事;或许哪个犄角旮旯,就是某段特殊历史的见证。街道上的车水马龙,来往的人们,都只不过是这城市里匆匆来去的过客。

  于雨朋心想:不能光看世界变化快,我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个短暂的行程,我又是谁人生里的过客,或许是谁生活中的插曲,又或者不起眼的片断!是啊,人生匆匆而过,短如白驹过溪,却还要纠缠于各种是非无奈!不由得长长地吐了口气,我定要坚持自己的理念,走一个属于自己的无悔人生。

  早上七点刚过,招待所的房间里,于雨朋在靠窗的床上正睡得香着。忽然感觉有人刮自己鼻子,睁开蒙松的眼睛,一个漂亮的脸蛋儿跃入眼帘,是梁晓芸,向来不化妆的她今天画了个淡妆,齐肩碎发拢到脑后,扎了一个小马尾。正瞪着一双黝黑的大眼睛注视着他的眼睛,那深邃的眼眸里一汪秋水绕来绕去,绕的他心里阵阵激动,真是我见犹怜。

  “芸,你又飞到我梦里来了?”于雨朋梦呓般地轻声问。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梦呢你!”梁晓芸捏了一下他的鼻子,“还不起床?”说着莞尔一笑,手扶着他的胳膊要坐起来。

  却被于雨朋一把拦在怀里,“我要继续美梦,我不要起床!”把嘴凑到她脸上亲了一下。

  “哎呀,我的妆!”梁晓芸红着脸娇嗔,“不害臊,你的梦早醒了,过了几天了。”又要起身。

  “芸,你就是我的梦,是我现在追逐的梦!”说着把她压在身下,吻她脖子,开始脱她裙子,忘情地吻着,像头发情的雄狮。

  “哎呦,我的头发——”梁晓芸伸手把头发散开。呼吸渐渐急促,嘴巴早已经被他灼热的唇堵住,于是伸手搂住他脖子,陪他疯了起来……

  空气逐渐凝结起来,房间里只剩下急促的喘息……

  木床“吱吱,吱吱,吱吱……”

  上午十一点半,梁晓芸牵着于雨朋到了她家,他们已经退掉招待所的房间,打算吃完饭去机场。母亲早上说一定要让他们吃了午饭再走。她也想再陪陪父母,这几天除了开会就是跟于雨朋在一起,回家也是上床就睡,觉得对不住日渐年长的父母。

  晓芸母亲在厨房忙着,两个人在客厅陪梁铜山聊天。

  梁铜山又语重心长地对二人说了不少的大道理,年轻人以事业为重是好事情,但是毕竟年龄逐渐大了,婚事能早就早,哪个老人不希望子孙满堂呢。出门在外除了要小心谨慎,还要经常给家里打电话,老人年纪不小了,说不定哪天眼睛闭上就再也醒不来了。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叱咤风云、严峻高大的首长,此时却只是个殷殷期盼孩子幸福的普通老人,两人心里升起无限感慨和愧意,只有频频点头尽量给老人宽慰。

  “阿姨,这炸酱面咋这么好吃?有秘方吗?”于雨朋第一次吃这么味美有爱心的炸酱面,晓芸母亲给他们的面里加了荷包蛋,又铺上香葱、黄瓜丝,最后浇上特制炸酱,“叔叔真是幸福!”

  “那是,她娘做的炸酱面,可是全京城数得着的!”梁铜山脸上充满得意的笑荣。

  “看你们爷俩说得邪乎的,哪有那么好?”晓芸母亲嘴里是不屑的话,但脸上的喜悦却是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

  “就是,阿姨,回到洛城我会想念你这超赞的炸酱面!”于雨朋继续称赞。

  “想吃了随时回来,阿姨乐意天天做给你们吃!”晓芸母亲不再刻意矜持,乐的咧开嘴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看你说的!孩子一来一回几千块,就为了你这一碗面?”梁铜山嚷着,对老伴儿的话有点不满,但脸上还挂着惬意地笑。

  “叔叔,我觉得这碗炸酱面,值!”于雨朋微笑着说。

  “晓芸啊,别光顾着工作,也跟你妈学几手,等你们结了婚了,时常给小于做几顿饭,天天下馆子也不合适!”梁铜山看着宝贝闺女,似乎已经认定于雨朋这个女婿。

  “就是,总不能俩人儿一对儿工作狂!”晓芸母亲跟着说。

  “哎呀——!你们女儿不是这么不济事儿吧!”梁晓芸撒娇地崛起嘴巴,又看着于雨朋说,“回去就给你露一手,炸酱面有什么难的?小馋虫!”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吃饭,这融洽气氛不仅让于雨朋吃的很高兴,还深深地印在梁晓芸脑海里,很多年后还十分怀念。

下一章:云随雨动雨为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