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三)

时间:2018-09-12 10:17:24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云随雨动雨为洋

  吃完饭他们要离开了,晓芸父母十分不舍,尤其是晓芸母亲,想着女儿没头没尾的婚事,忍不住偷偷地抹泪花。

  出了院子,梁晓芸建议于雨朋给秦婉玲、杨洋买几件衣服,两人又去了趟王府井百货。

  首都的飞机也会晚点,原本是五点半起飞,将近七点才缓缓滑出跑道。两个人并排坐着,于雨朋的座位靠背向后斜着,他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满脑子都是这几天的片段,也不知该说意外还是惊喜。梁晓芸斜倚在他的肩头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前方,她觉得这次的行程既甜蜜又充实,可一想到秦婉玲和杨洋,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滋味。她真的不能接受和两个女人共同拥有一个男人,虽然秦婉玲看起来那么温柔娴静,杨洋那么性感可人。唉,要是她们知道我的介入,不知道会怎么想?一定会难过至极,一定会伤心流泪,一定会反对我们继续往来!怎么会这样呢?我这个傻女人,不,是三个傻女人!

  整整三天没有消息,这两人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之间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杨洋在酒吧坐着,面前桌子上放着一杯鸡尾酒,心里牵挂着于雨朋,她觉得自己想的不是没有可能。

  时针转向九点半,到现在为止龚兴龙还没有过来,他长期预留的台子距离杨洋不远,在这个人头攒动的时间段里,一个空台子特别显眼。季维斯也没来,或许是在路上,从开业到现在,他可是几乎没隔过一天,总是在吧台角上或者龚兴龙的台子喝酒,眼睛似乎是为了她长的,无论在哪个地方坐,都是看着她。她当然明白他是为了什么来的,可自己明明心有所属,杨洋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要见你们老板,这么大个酒吧!就不能给我们哥们儿安排个座吗?”“就是,在我们虎哥的地盘还没有人敢不给面子!”楼梯口有人在大声嚷嚷,侍应生紧解释也没用。

  可巧几个经理领班都没在,这种事以前可没有发生过,谁不知道这酒吧老板于雨朋跟龚兴龙的关系?侍应们尽量耐着性子解释,总经理说过多次一定要和气生财。

  杨洋听见吵闹声走了过去,侍应们往旁边让:“我们杨总来了,各位跟她讲吧!”

  “怎么回事儿?小曹没在吗?”杨洋还没到跟前就大声问,好像没看到侍应领班曹志翔在里面。

  “哦,杨总,领班刚刚下楼去了,好像是季总拿很多花,领班去帮忙了。”有个女侍应回答。

  “这不是杨洋吗?”说话的是矬子吴成涛,他跟杨洋办理离婚手续半年多了。今天又见到,却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和以前任自己打骂的杨洋判若两人,心里未免一振,晃着脑袋就走到她面前,斜着眼呲愣着脑袋,“你是这儿的老板?”

  “几位,不好意思,已经没位置了。”杨洋就像根本不认识吴成涛,“各位要么耐心等等,要么改天再来吧!”

  “嘿,还瞧不起老子了!”矬子吴成涛嚷着,又朝着旁边大喊:“各位大概不知道,这贱女人以前是老子的女人,老子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唉,这位朋友,可不许侮辱我们杨总——哎呀!”有个侍应生过来搭话,却被矬子扬手给一记嘴巴。

  “怎么回事儿?谁敢在二哥的地方惹事儿!”季维斯人随声到,手里捧着大捆玫瑰,后面的曹志翔也捧着一大堆,季维斯今天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来,要送给杨洋。

  “吆,是你个小白脸,我见过你,上次到公司闹事的就有你对吧?”吴成涛记性还真不错,“原来是你在背后养着贱女人呢?”吴成涛狠狠地骂着。

  “你嘴巴放干净点!”季维斯虽是文弱,但听到这小个子骂杨洋贱女人,也来气了!看看左右已经有人围着看了,想着把这几个引到楼下再说,瞪着吴成涛,“走,大家都下楼,别影响其他客人!敢吗?小个子!”季维斯说着转身小声对身后的曹志翔说:“快去给老龚打个电话。”然后把花放在旁边台子是就往楼下走。

  “嘿,老子还怕你个小白脸!”吴成涛根本就不把季维斯放在眼里,和他一起的十几个人,以及很多客人都跟在他身后,杨洋不放心也跟着顺楼梯下去。

  刚一下楼到了街上,矬子吴成涛就喊:“哥儿几个,帮我把这小白脸打成狗熊!”

  有三四个人也不说话,围着季维斯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吴成涛咧着嘴笑。季维斯哪里抵抗得了,几下就被打倒在地,那几个还围着用脚踢,杨洋见了赶忙上去拉,却被吴成涛一把拽住头发拖到在地,把她疼的直咧嘴,却没骂没喊,她明白矬子就是要让她出丑,偏不让他称心。

  这时候,于雨朋和梁晓芸正往这边走着,两边商店喇叭里放着各种音乐和促销活动,热闹非凡,他手里提着几个袋子,里面装着给杨洋买的衣服。老远看到有人打架,忙跑过来,心想是谁这么煞风景的。走近了一看杨洋倒在地上,于雨朋当时就火撞顶梁门,把袋子往地上一丢,跳过来对着吴成涛的后腰就踹了一脚,把他踢出去有六七步,摔倒在围观的人群边上。

  于雨朋连忙把杨洋扶起来,看看她有没有受伤,梁晓芸也过去三两下拳脚打散围攻季维斯的几个人,把季维斯拉起来。

  季维斯站稳后扶扶眼镜,看到于雨朋正和杨洋说话,心想又被二哥救了一回,对身边的梁晓芸说:“谢谢!梁小姐,就是那个小个子和七八个人上次围殴我和二哥的。”

  吴成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认出于雨朋,虽然不知道姓字名谁,却知道这人不简单,上次就是他和小白脸两个人对着他们三弟兄和员工,两个对付七、八个都没吃亏。晃了几晃没敢往前面冲,转头招呼同样吃惊的那几个人:“虎哥,这小子跟兄弟结过梁子!大伙一起把他废了!”

  旁边被称做“虎哥”的叫刘新虎,是本地一混混儿。在洛城他不敢跟龚兴龙正面冲突,却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刚才看于雨朋这一脚,也知道这人不含糊。没有亲自上,就冲其人他人摆手,十几个人把于雨朋围在中间。

  于雨朋这时也认出吴成涛,知道他就是杨洋的前夫,上次无缘无故的被他们群殴的帐还没算,这次又在这欺负杨洋,今天一定不能便宜他。

  旁边的梁晓芸也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看有人围住于雨朋,几步就过来踢开两个,跟于雨朋背靠背站在一起。虽没有身着戎装,身子却也拔得倍儿直,英气逼人,威风震慑的周围的人没一个敢先伸手的。

  于雨朋现在就想狠狠地教训吴成涛,压低声音对旁边的梁晓芸说;“芸,你小心点儿,我今天必须先收拾这个矬子!”

  梁晓芸点点头说:“朋,你要注意安全!”

  于雨朋没说话,忽然间一个箭步冲向吴成涛,抬腿又是一脚,正蹬在他大腿根,吴成涛“噗通”一声就坐在地上。没等他做任何反应,于雨朋上去又是“啪,啪,啪……”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个响亮的大嘴巴!

  这边也打起来了,十几个围着梁晓芸打,她今天穿的是裙子,有点施展不开,但这些人想占到便宜也难。其实这些人也是咋呼的多,动手的少,眨眼睛,已经倒下两三个了,于雨朋又冲上去打倒两个,跟她站到一起,背靠背与他们打做一团。

  刘新虎在旁边看着,心想,这女的厉害啊,没人能靠近!他自己也只是远远的不敢靠近,没头没脑的喊:“打呀,笨蛋,那边上啊!笨死了了!快上啊!”

  忽然,人群外面传来一阵骚乱,龚兴龙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着不少人。他一眼看到于雨朋和一个女的被围在中间打,大声喊:“兄弟,哪个不长眼敢在你这儿闹事儿?”

  “大哥,你来了?”于雨朋看到龚兴龙来了,心里头瞬间踏实下来,边打边喊,“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欺负我家老三和杨洋。”这时才偷眼看了鼻青脸肿的季维斯在旁边痛苦不堪,心里把刚刚放下的脾气又卯足了,心想今天必须狠狠教训他们。

  梁晓芸也认识龚兴龙,虽然他们之间没有正式介绍过,但上次宇扬开业他们一起剪彩,何况她已经查了他很久了。她猛挥出去几拳,逼退正前方几个人,对外面喊:“龚兴龙,来的正好,把他们给我统统围住,一个都不许跑!”她是下命令习惯了,根本没考虑人家龚兴龙是不是自己属下。

  龚兴龙和他的人听了也都是一惊!龚兴龙忖道:就算你是个公安,可也管不了我龚兴龙啊?唉,谁让她是兄弟的朋友呢,忍了吧!把手一挥,手下二三十个人就形成个大包围圈儿。其实他要知道梁晓芸是谁,也就不会心有抱怨了。

  其他人听了更是吓一哆嗦,围着于雨朋和梁晓芸那些也愣住,不敢再动手了。龚兴龙的名字听了就够吓人的,整个洛城大人小孩儿没有不知道的,甚至有人平时都拿龚兴龙名字来吓孩子。比方说孩子正在哭闹,父母一说,“再不听话把你给龚兴龙!”孩子立马不哭不闹。可眼前这个衣着漂亮的姑娘,竟然直呼龚兴龙名字并指挥他,而龚兴龙竟没说半个不字,不由得吓得退好几步,刘新虎那几个更吓得一缩脖子,心想:糟糕!碰上硬茬,今天算是栽了,刹那间没了气焰。

  矬子吴成涛刚被于雨朋暴了一顿,两个腮帮子又肿又疼,这才爬起来走到刘新虎跟前,听到龚兴龙几个字,也吓得一激灵,被围在中间没敢动。

  梁晓芸根本不理会别人,一只手拉着于雨朋往外走,一手拿手机拨号码。哪还有人敢拦着呀,二人顺利来到大圈外面。

  “喂,是不是老城区陈队?”梁晓芸打的是老城区分局治安队长陈英康手机,“我是市局梁晓芸。”

  “哎呀,梁局!”陈英康晚上没事儿,正和几个朋友打麻将,刚拿到一把好牌,手机就响了。本来有点不耐烦,听到市局梁晓芸几个字,新任副局长,知道准有事,连忙示意大家别出声,客气地对着手机,“梁局,今晚刚好值班儿!您有啥事尽管吩咐。”

  “哦,那你辛苦了!麻烦你立刻叫辆羁押车来你管辖的步行街!我在这儿等着!”梁晓芸说完就收线了。

  这时的龚兴龙心头不仅一震:呀!这是市局的啊!难怪这么大气场!以前就知道她是公安,老认为自己多了不起,给兄弟个面子,不跟她计较!可今天一看人家是早注意上我了,不收拾我可能就是冲兄弟的面子,难怪兄弟以前不愿跟我接近,是嫌我掉价呀!又是省长秘书,又是市局领导,人家身边的那才是场面上人!

  时间不大,警车鸣笛,陈英康亲自带队,十几个人小跑着从步行街北头过来。陈英康接完电话可不敢怠慢,梁副局长要是在他的管辖范围有个什么闪失,这队长就算到头了,非被一撸到底不可!

  陈英康走到梁晓芸跟前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站梁晓芸旁边随时听候差遣。他进来看到龚兴龙了,心想:怎么两面老大都在?出了什么大事儿?陈英康带的人也敬礼后站在旁边一字排开,看热闹的这才搞明白刚被围的是个领导,这下都往旁边撤,生怕靠太近了也被拉走。

  梁晓芸一脸严肃的表情,向包围圈儿走了几步,扭头对陈英康说:“陈队,里面的十几个都是不明来路的暴徒,在这里扰乱治安,先是在于先生酒吧捣乱,又把香港特别行政区来的客人打成重伤!你以后可要把这儿看紧点儿!”转头看看季维斯,接着对陈英康说,“全部带回去,先拘留半个月再仔细盘查!说不定其中有极端份子!”

  “是!”陈英康又是一个立正敬礼,一挥手,十几个公安走到包围圈儿跟前,龚兴龙的人哗啦一闪,把里面的人亮出来。

  吴成涛和刘新虎早吓得三魂七魄没了多半,耷拉着脑袋被押走了。

  陈英康又走过来低声向梁晓芸说了几句,带着人走了。

  步行街口传来警笛的声音,越来越远,融入繁华都市的喧哗中,洛城的夜晚依然美丽。

下一章:灵敏的触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竹
怀念故乡的星空
怀念故乡的星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