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五)

时间:2018-09-26 15:55:26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明流暗涌

  金宏面红耳赤的走了,服务员也吓得呆若木鸡,亲睁睁眼看着老板被撵走,她自己是走呢还是继续点菜?会不会也莫名其妙被炒鱿鱼?

  “小姑娘。”于雨朋看着发呆的服务员,她点完菜后还站着没给前台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们新总经理,杨总,在座的都是贵宾,你好好招呼在座的哥哥们,我做主几个月后再开业时给你个经理当!呵呵呵。”手还指着杨洋。

  “傻丫头,别干站着了,还不赶紧谢谢你们于董事长,还有杨总!”龚兴龙也笑呵呵地看着发懵的服务员。

  服务员到这时才恍然大悟,红着脸说:“谢谢,谢谢董事长!谢谢杨总!”拿着菜单高兴的出去了。

  洛城宾馆大堂经理叫柳红玉,听说有个包间里坐着老板金宏的朋友,就过来看看,当是趁机巴结巴结金宏。刚到门口正遇见金宏满脸不高兴的出来,连忙问:“老板,你这是……”

  “我不是你老板,里面姓于的才是!”金宏甩脸气冲冲地走向楼梯。

  柳红玉这才进来,接着又看到服务员高兴跑出去,愈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紧走几步到桌子跟前说:“各种老板大家好,我是这儿的大堂经理,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于雨朋扭头看了看,见她二十岁出头,气质还算不错,就对她说:“柳经理是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宾馆的总经理杨洋,从今天开始她正式管理宾馆,你去通知行政,财务,还有其他部门,叫他们领导一起到这儿吃饭,二十分钟吧,不来的就当自动离职好了!”

  “去吧,这是董事长于雨朋,来晚了你们就自谋生路。”杨洋满脸惬意的笑,她高兴不是因为做这个总经理,是因为于雨朋为她生气,这说明他心里在乎她。

  柳红玉可笑不出来了,立马出去往楼上跑。

  不到十分钟,就有七个人站在房里,面部表情都是疑惑,这时菜也上了七八个了,杨洋给大家倒上酒,包括站着几位的酒都倒上了。

  “各位,坐吧,别干站着!”杨洋站起来倒完酒回到原来位置,“我来介绍一下,我叫杨洋,就是你们新总经理,这位是咱们董事长于雨朋!这位龚兴龙大哥是于董的好兄弟,这边这位是东柳镇彭镇长,这是李书记,这是土地局黄副局长,都是于董的好朋友!你们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入席吧,吃完饭于董还有事情跟大家说。”

  这几个一听,董事长、龚兴龙、镇长、书记、局长,尤其是龚兴龙的名字,不由得后脊背冒凉气,赶忙找个座位没敢坐。

  “杨总,各位领导,我是行政部经理姜涛。”一个三十多岁的干练青年首先说话,“希望各位多多照顾。”

  “姜经理,请坐!”杨洋摆了摆手示意他坐。

  “各位领导好!我是客房部王小慧。”她是个子高挑的大眼睛,三十七八岁。

  “各位领导,我是餐饮部马常青。”一个长得白净的二十六七岁多小伙子,挨着王小慧站。

  杨洋点头示意他们坐下。

  “各位领导好,我是会计刘云,经理是金总的老婆,刚跟他走了!”刘云是个年龄不到三十岁,身材匀称的女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各位领导好,我是人事部的赵欣。”她是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姑娘。

  “各位领导好!我是后勤部甄诗欢。”甄诗欢名字挺特殊,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好,各位都请坐,先吃饭。”杨洋让他们坐下。

  于雨朋招呼大家举杯庆祝,热闹的吃喝起来。龚兴龙豪爽,一个劲跟于雨朋干杯,杨洋时不时招呼那三位,几个部门经理大概心里没底,所以显得有些拘束。

  吃完饭,梁红玉安排服务员过来撤掉酒菜,换上茶水,大家坐着聊天。

  “于总,你搞那么大片地皮,就是为了建度假村吗?计划什么时间开始?那位置是不是偏僻偏点儿?总投资是多少?多少年能收回本儿?”彭镇长忍不住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这问题其他几个人也想知道,包括龚兴龙、杨洋也很好奇。杨洋觉得于雨朋从北京回来好几天了,一直没约她去“心房”,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想的这些事情。

  “好吧,各位。”于雨朋喝口茶笑了笑,“不满大家,那片地方的大部分暂时计划建一些钢构暖棚,里面种些花花草草,苗圃之类的,先凑合着。在和五羊乡交界的地方,我打算先盖两栋四十层左右的高楼,一栋是我们的新公司新洛集团总部,另一栋是个五星级大酒店!”说完笑呵呵地看着大家都目瞪口呆。

  “兄弟,你卖几千亩地就为了盖几个大棚,种点儿花花草草?那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啊?”龚兴龙实在是忍不住了。

  杨洋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于雨朋怎么会说出这么滑稽的想法。虽然她对于雨朋向来言听计从,可这也太荒谬了点吧,比花五百万买这个破宾馆还要荒谬几十倍!可是再怎么她也绝不会反对,因为她心甘情愿陪着他做任何事,即使全世界都反对。

  “于总,我就不明白了,你刚买下这个宾馆在繁华地段,好好经营不就可以了?干嘛还要跑荒郊野地再盖五星大酒店,我们东柳镇和五羊乡加起来也没几个住得起大酒店的人啊!”李书记很少开口,开口必然切中要点。

  “呵呵呵呵……”于雨朋站起来一阵笑,拿起茶杯,“各位不会以为我有神经病吧?五年,不出五年,我们的新洛集团将成为洛城最大,集地产、百货、娱乐、餐饮为一身的大集团!信不信?呵呵……”说着又是阵呵呵笑,笑声爽朗干脆。

  “我相信!”杨洋站起来端起茶杯。

  “不错,还有我,我也信!”龚兴龙也站起来,举起茶杯。

  “嗖,嗖,嗖……”宾馆的七个部门经理也站起来举起了杯子,他们被眼前的这个年轻董事长激的精神大振,像打了鸡血似的,瞬间感觉前途无量。

  东柳镇那老哥仨也感觉是那么回事儿,自从一进门是打心眼儿里瞧不上这姓于的,可眼瞧着他买下洛城宾馆,接着赶走姓金的,后来又一口答应下午转账,就算现在说的再悬点儿,他们也信。

  大家以茶代酒又碰了一杯。

  于雨朋坐下开始和七个经理开会:“餐饮部是马经理,对吗?”话音未落,马常青立刻站起来规规矩矩地听着,“你下午上班给你们部门开个会,告诉大家公司决定装修,有想辞职的公司给补助三个月工资,有愿意留下的补发半年工资,签五年劳动聘用合同,暂时放假,一年半以后新酒店即将开业了,他们再上班,工资增加百分之二十,去留自愿,不必勉强,你暂时先到行政部帮忙。”

  “是,董事长,我会安排妥当。”马常青说完坐下。

  “后勤部的小甄,你们以后就是采购部,你还是经理,你回去也开个会,条件和其他部门一样,想走的补发三个月,愿留直接加薪百分之二十,不用放假。你们的工作就是:在两个月以内搞个全国一二线城市百货行业抽样调查报告,搞清楚什么东西畅销,生产商是谁,代理商是谁!两个月后拿着准确资料找杨总开会,差旅费找杨总签字后实报实销!”于雨朋仔细地安排着,脸上始终保持轻松的微笑。

  “是的,董事长,我下去就立刻着手准备!”

  “客房部,大堂经理,人事部,你们散会了也在部门里开个会,客房部以后改为售后服务部,大堂经理改为销售部,你姓柳是吧?”于雨朋看柳红玉点点头,仍然微笑继续说道,“你做第一任销售总监吧,对员工去留条件跟采购部一样。你们三个人接下来根据留下人的多少,再招聘些人,集中培训,以售货员理货员为主,保安质检库管也要有,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杨总沟通!还有刚才负责点菜的那个小丫头,百货公司开业后在你柳总监手下安排个经理给她!”

  “是的,董事长!”三个人齐声说完,坐下了。

  “姜经理,是吗?”于雨朋看看离他最近的姜涛。

  “董事长,您叫我小姜好了。”姜涛说着站起来看着于雨朋。

  “好吧,小姜,明天我让宇扬那边来个项目经理,再来两个设计师,你配合他们把整栋楼的结构,包括层高,楼梯,院子,停车场,消防系统都透彻地研究研究。一到五楼都做百货,顶楼做办公,做个详细的装修计划给我,给你们五天时间,下周一到宇扬那边我办公室,和杨总咱们一起开会!”于雨朋对这个比较重视,所以要亲自开会决定。

  “刘会计,是吧?”于雨朋微笑看着七人中最后一个,刘云马上站起来应了一声,“你暂时先做财务经理,手下人该增加的跟人事部商量,等公司总部弄好了,再调你过去!你回去也跟财务部其他人合计一下,去留条件跟其他部门一样,你再做一份当前的财务报表交给杨总,明天杨总给财务部调拨三百万,做为百货公司装修期间的流动资金。”

  “杨总,有什么补充的吗?”于雨朋微笑看着杨洋。

  “没什么,于董说的很全面。”杨洋笑着看他,已经安排的很好,跟事先计划过似得,甚至有些不相信他是临时决定买下洛城宾馆的,“我有个小建议,我刚才进来时看到地下停车场很大,却没有得到利用,咱是不是可以从一楼大厅往下挖开个口,把下面也搞成商场?”

  “可以啊,后面本就有个小停车场,过几天再找市政部门协商一下,可以在路边划上些停车位,地下商场的事小姜记着,跟他们研究时考虑进去,还有谁有想法要补充吗?”于雨朋说完等了半分钟没人说话,“好,散会!”

  七个人走了,东柳镇三位也告辞走了,于雨朋、龚兴龙、杨洋也下楼回宇扬公司。

  回去的时候车子由于雨朋开,龚兴龙在副驾驶位置,杨洋在后排坐着。龚兴龙忍不住问:“兄弟,你这大脑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好像什么都懂呀!”

  “怎么?大哥有兴趣打开看看?”于雨朋边开车边开玩笑,“来吧,满足你的好奇心,从这儿开刀!”右手在耳朵上面比划比划。

  “那我可不敢,看完我盖不上了。”龚兴龙笑着也摸了摸于雨朋的头,“确实比我这脑瓜灵的多,哎呀!”他没注意把于雨朋的手包碰掉了,钱、手机、传呼机、还有一封挂号信都撒了出来,他弯腰往包里捡着东西,看到挂号信后好奇心开始作祟,“兄弟,杭州还有朋友寄信给你呀?你这朋友多的——咦——”龚兴龙抽出信一看是梁晓芸和于雨朋的亲密合照,禁不住“咦”了一声,怔住了!

  于雨朋顺着龚兴龙的惊讶看,一眼瞧见照片,怕杨洋看到不高兴,赶紧喊:“大哥!”

  “哦,好了!好了!没事儿了!”龚兴龙连忙把照片塞进包里,顺手把包放到于雨朋旁边。

  杨洋倒是没看到什么,还以为龚兴龙碰疼于雨朋,还开玩笑:“龚大哥,咱们于总如今可金贵了,你可要悠着点儿。”

  龚兴龙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不自觉琢磨起于雨朋跟照片里那位梁公安的关系,还有后面的杨洋,只怕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事情。

  第二天,于、杨、龚三个人去了东柳镇,土地测量完由黄副局长拿去办手续。他们跑去工商局注册了“洛城新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是八点五亿,同时注册了集团旗下的“洛城新洛百货有限公司”,地址就是洛城宾馆。

  “Free-bar”自由吧的晚上还是很热闹,座无虚席,没座的在大厅、吧台或演艺台旁边拿着酒杯站着。季维斯和龚兴龙以及几个兄弟在固定位子喝酒,李英楠在旁边站着,手里拿着鸡尾酒。

  于雨朋在酒水吧台跟前高脚凳坐着,手里端着杯红酒,杨洋在旁边坐着,手里也端着红酒。

  “晚上还要回去吗?”杨洋侧脸问于雨朋。

  “晚上去心房吧,庆祝一下!”于雨朋笑着,喝了一口酒,眼睛看着忙碌的调酒师,在公共场合他很少跟杨洋靠太近,对眼神都不多。

  “庆祝什么?庆祝地皮手续到手还是——”杨洋歪着脑袋看,语气忽然变得惊讶,“咦——朱碧荷!她怎么也在这里玩?”

  “后半句说什么?”于雨朋耳朵凑近杨洋,音乐声确实大,“刚没听清!”

  “看你后面八点钟方向。”杨洋提醒于雨朋,她自己却把头扭回来看酒杯,“看到了吗?头发挽起来靠墙坐的那个,带了副金丝眼镜。”

  “哦,你认识?”于雨朋淡淡地说,“看起来像个富婆,还比较妖!”

  “不认识?不过——你现在可以去搭讪!她肯定喜欢你这种年轻有力的体型,就像个大男孩儿!”杨洋说的非常认真,“想跟她上床的男的肯定不会少了!”

  “没出毛病吧你?”于雨朋站起身子,一仰脖把杯里的红酒干了,“回心房,你先到车上等,我跟龚大哥、老三打个招呼就过来。”说着从手包里取出车钥匙放在吧台上。

  “大哥,你们慢慢儿喝着,我先走了。”于雨朋说完拍拍季维斯的肩膀,“老三,尽量少喝点儿,喝多伤身体!免得晓蕙担心,哦?”

  “好,兄弟先走吧,开车悠着点儿。”龚兴龙举了举酒杯。

  “二哥,我知道,一下下就回去。”季维斯站起来看着于雨朋下楼走了,又坐下继续喝。

  绿柳城A区五号楼某个房子,于雨朋换了睡衣坐在沙发上,想起还没给秦婉玲打电话,拿起手机拨了126:“喂,你好,拜托呼一下52021,哦,信息,告诉她,我晚上在酒吧喝得有点儿高,不回去睡了,让她不用担心,谢谢!”

  “狼哥哥,喝点啥?”杨洋冲完澡从卫生间出来问,头上包着毛巾,浴巾围着上半身,光着腿。

  “红酒吧!”于雨朋把手机放下说。

  “刚在酒吧没喝够吗?”杨洋走进厨房,“喝杯热奶吧,对睡眠好!”

  “行,听你的,人奶就人奶!”于雨朋在客厅喊。

  杨洋拿起奶锅,放在灶上,倒了一大盒鲜奶,估计热好有两杯,开了火。看了一分钟多,眼看着锅边滋滋响,估计快开了,转身去拿杯子,却一下撞到于雨朋身上。

  “呀!吓人一跳!”杨洋到旁边消毒柜娶了玻璃杯,又站在灶跟前,“狼哥哥,你咋不声不响跑厨房来了?”

  “嘿嘿?不是你喊我喝人奶来了吗?”于雨朋说着伸手双手抱住她的腰。

  “你个大色狼,人家叫你喝热奶,哪有人奶给你喝啊!”杨洋娇嗔道。

  “我不管,我就要喝人奶。”此时于雨朋的表情还真有点像无赖,“是羊妹妹你叫我来的吆?”

  “哎哟,大色狼快走开,小心奶碰到你身上,烫着你了。”杨洋有些站不稳了。

  杨洋把牛奶倒在杯里,手扶着橱柜台面说:“走吧,去卧室。”

  于雨朋没说话,轻轻抱起她,让她坐在橱柜面上,搂着腰继续吻她脸,脖子,耳垂……

  她逐渐地觉得呼吸困难,把牛奶杯子推远一些,双手抱住他脖子,全情投入地享受这锅碗瓢盆交响曲……

下一章:未雨绸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