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考试

时间:2018-12-17 10:20:32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文泽强
 他跳楼的地方不高,自杀的方式却很古怪。他脱掉鞋子,将自己的衣服从上身反转、提起来蒙住自己的脸。更奇怪的是,他跳楼时,明明是一双大脚触地,一阵痉挛后就变成了头向地脚朝天,屁股翘起,白花花的肚子露在外面。
他就这样卷曲在地上,无声无息,过了好一阵子,一个护士发现他。
“有人自杀了------”发现他的那个护士是个小姑娘,尖声细气、大呼小叫起来。医院里一阵骚乱。
几个保安把他的身体反转过来,发现他的嘴角正在流血,地上是一大摊殷红的血迹,衣服上到处都是。值班医生发现问题十分严重,立即叫了120将其送往市第一人民医院。
事情惊动了院领导,好几个医生参与进来,一个上午时间,所有的病例资料补录齐全,当天就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在与他父亲交流时,二话不说就给他们提供了需求的病例资料。后来,他父亲为他办理了精神二级残疾证,匆匆忙忙好几天。
在市人民医院,医生翻来覆去给他检查,头部没有外伤,内脏没有破裂,一时半会找不到毛病。医生说,有的毛细血管破裂和一些神经上的损伤是可以被身体自动修复,检查不出来是正常的。
不管有人无人,他都是文质彬彬的,一脸微笑。只有认真注视他的眼神时,那微笑就变得似是而非了;多看时,令人毛骨悚然。
他是精神病院送来的病人,脑壳有问题。最让人不省心的还是他自杀的倾向。哦,不是倾向,是行为,而且出现了严重后果。谁愿意招惹这类人?这种病很可怕!越是害怕的,反而容易遇到。一旦得了这种病,自然能够享受很多优费政策和人情世故上的知见与待遇。哪个又愿意呢!
病人没有出院的迹象,医院按部就班开展治疗,给他打一些生理盐水点滴和拿一些维生素吃片。
他就这么呆在医院里,情绪稳定。再说,他住院是给了钱的;当然,这钱不是他的,精神病人,哪来的钱?钱,是精神病医院先期垫付的,说垫付,是因为,在最后,优抚人群的医药费用都是政府来买单,庞大的财政补贴,不是只给哪一个人。
知根知底的人都同情他。他英俊高达,鼻梁挺拔,面带微笑,一副善颜。他的言行举止,温文文雅,慢条斯理。尽管,他生活在单亲家庭,但是,母亲很爱他。然而,大学期间,她的母亲却突然失踪了。那阵子,他正与一位银行行长的女儿热恋,已经有了三年。因为母亲的失踪,这事引起了女生的注意,开始怀疑他的遗传基因。他做了许多正常人的举动来证明自己人格和才华,最后,两人还是分了手。分手后,他在学业上更加勤奋,取得了法学和经济双学位,但是在找工作的问题上还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他考了三年公务员,好几次都过了面试---政治审查,老是过不了关。
二十八岁那年,他开始喝酒。喝起来,就不可收拾。染上酒瘾后,生活有些拖沓,行为也变得懒散,生活十分孤单,但在考试这件事上,没有放松过,只是结果不如人意。
“如果,连一个公务员都考不上,他有何资格得到女友的爱。”最后,他认定:“女友的离开是自己的错!”
他也尝试找了几份工作,但是,工厂里的人,很粗俗,没有哪一个公务员愿意与他们生活在一起。终究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他没有继续坚持。到了后期,一人独处时,他常常哭泣,声音很小,叫饮泣,他自己都听不到。但是,考公务员这件事情,方向明确,分分秒秒没有耽搁。他不是那种临渴掘井之人,他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坚定的意志。
慢慢的,他的经济匮乏起来,买酒的钱没有了。有时,一天就吃一个面包。但是,他始终坚持看书。事实上,他意志相当坚定,给人的感觉是病理性意志增强。到了三十岁,他花光了母亲遗留下来的所有财产,看起来,他还是不为吃穿发愁。继续看书,缝场必考。
他是个聪明的人,读了许多时事政治和宗教、哲学书籍,他格外欣赏王阳明的思想“心外无物”。在他看来,只要坚持理想、行动,一定能够实现公务员的梦想。他苦读深耕各类书籍二十余年,生活尽管单一,内心却有雄兵百万。尤其是其在经济匮乏后期,开始大量研读一些心理学书籍,通宵达旦。他对三百余种精神疾病分类梳理和掌握,各类精神类药物了然于心。有时,他一个人“嘿嘿”地笑着。
他父亲的国标舞跳得好,是八十年代一家食品厂的工人。在他三岁时,父亲与其母亲离婚后,与一些舞女混在一起,日子越过越穷。他从来不容许父亲踏进其房间半步。
在警察和社区干部的干预下,父亲无可奈何地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开始履行监护人的责任。因为,街坊邻居都说他精神出了毛病。
父亲原本是不相信的。他有完没完与父亲争吵,父亲越来越烦。有一天,父亲正坐在藤椅上看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一手拽着酒瓶,一手提着菜刀,在他父亲转身时,正好看到蹑手蹑脚的他一把菜刀高高地举起---那个猥琐的身体像兔子一样从藤椅上窜了出去---与此同时,菜刀已重重地砍在椅子的后背---砍开了藤和椅。
警察赶到现场时,他表现出顺从。为此,父亲大病一场,死活都不愿意再与他生活在一起。社区和警察根据他的意见,将其送到了省内一流的精神病医院。一位知名的女教授接诊了他。
他痴迷地望着那位上了年纪的女医生,亲切地喊妈妈;还把他妈妈的身份证拿在手里,反复对比女医生的脸。女医生望着他身旁的警察,慈祥地摇了摇头,在诊断意见栏上签了名字。出门时,女教授嘱咐身边的助手和保安:把他放在第三病区独立病房。
因为他当着医生的面吃药,不吵不闹,听话,集体活动时还唱一些正能量的歌。医生没有给他采取捆绑式治疗,或者什么电击、针刺之类的辅助疗法。后来,给他的药物也越来越少,他都按时服用。对于一些治疗情绪或者一些抑制精神兴奋的药物都按时服用,他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好。
他在第三病区独立病房舒舒服服呆了六十天。后来的情形有些不妙起来,超越了他的理性思考。
每天早晨,他穿戴整洁,把胡子刮得精光,用肥皂把手洗得干干净净;在走廊上深深地呼吸三十六次,精神越来越好。他的精神气质和人格魅力引起了一些女患者的注意:排队拿药,三餐用饭,集体活动等等,只要有女病人的地方,他都会受到异性的骚扰。于是,他的身边经常会多出一些保安。弄久了,都烦。时间越往后移,问题越严重。有时,他上厕所的过程中,突然窜出一个女病人,抱住就不松手,甩也甩不掉,他只能大喊大叫,引起一阵哄堂大笑。好些保安朝他这边跑过来。更有甚者,一些穿戴整齐的护士也心仪于他。这不是夸张。他的感知是慎密而清晰的。
他住的是一个单间,医生、护士对他越好,他越是烦。还有一个希望与呆在这里也是背道而驰的:那就是“公务员”的考试。
他的女朋友离开时,对他说:我知道你一切正常,而且很优秀,但,只有你考取公务员后,经过了政治上的严格审查,我才会确信。
他是一个高材生,怎可能考不起公务员?只是,如果,现在出去了,吃什么呢?他早已身无分文。一个人的知识无论多么丰富,情操多么高尚,精神多么伟大,意志多么坚强,都是要吃饭的---很快,又一个成熟的想法形成了。
在计划实施前,他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自杀,让父亲尽快到医院来,如果他死了,父亲就到医院领赔偿金,如果没死,医院一定会建议将他转院,这时,父亲就可以提出要求,拿到残疾证,到政府办理低保待遇,否则,父亲就什么也不管。事实上,他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父亲确实没有管他,母亲失踪后,他升格为户主---相当于一个孤儿。父亲的出现,都是万不得已的。此次,父亲接到电话后,风风火火赶往医院。医生说他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父亲心知肚明,没说什么,只是有些遗憾,拿起材料就走了。
父亲拿到残疾证后,不久就成了低保对象户,除了儿子每月可以领取七百元生活费外,作为监护人的父亲每月也有六百五十元。在他儿子没有出院之前,又去跳国标舞了。虽然,父亲有七十好几了,身板子却是越来越好。
医院最后诊断的结论是撞击性外力损伤了神经,与实际情况吻合。这与精神分裂症明显不同,可以不吃抑制精神类药物。他认同这个结果,乱七八糟的想法有所收敛,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独立病房继续治疗他的“神经性”头痛。所有的医生和护士对他和蔼可亲,包括熟悉他的病人。这里少有对立和冲突,更多的是理解和包容。他的眼神也是笑眯眯的,善待与他有缘之人。知道底细的人从不正视他的目光,那似是而非的眼神,容易心慌、高深莫测。
    时间一久,他习惯了这种生活。时而歌唱,心满意足,时而沉思,轻叹摇头。夜深人静时,他一人呆在病房里,神情木然、凄凉,像一个死人,无声无息;猛然间,他又像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狮子,咆哮一声,伏案疾书,疯狂做题。打开试卷那一刻,他鼓起腮帮子,冷酷无情;考试一结束,他便摊开双掌,张开的嘴角,轻微抽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