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别走

时间:2019-02-03 21:36:34  来源:  作者:彼岸花开
作者简介:
彼岸花开(1989-4-20~),中国现代网络小说作者,祖籍安徽,后移居至浙江。

序文:
彼岸花开,可入阴阳;彼岸花灭,阴阳永隔。

目录:
是生是死————————1
怎么这么多人—————2
没人和我抢了—————3
死亡短信————————4
马尾辫—————————6
是人是鬼————————7
厕所里的老婆婆————9
背上有鬼————————11
后记———————————12


是生是死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他们到山下准备登山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执意要上山去。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大家终于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老公没有回来,大家告诉她,在上山的第一天,她的老公就不幸坠入悬崖摔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老公出现了,还混身是血。他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她被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的丈夫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怎么这么多人?  


        有一天,某位下班的朋友晚上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来了。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刚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我的朋友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操!怎么这么多人啊!  ”
  


没人和我抢了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也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一上车他发现这班车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班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 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他甚至还听到了“竟然让他跑了”的声音。 等他站稳时候,他发现他们站在一个荒凉的山坡上,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死亡短信  

         杨喜欢把手机放在写字间窗户的桌子上,阳光下,金属外表闪闪发光,煞是惹人喜爱。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时杨收到了不少祝福的信息,他认真的读着,时不时回复一条,然后如常般把手机搁在窗口的桌子上,开始忙碌.。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她的嘴角扬起一道弧线。办公室的同事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忍不住和他开玩笑:“又是那个小哥哥给你发的短信啊?”“哪有?”杨连忙答道。她拿起手机读到“后天晚上10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同事凑过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信息啊!”“可能是无聊的人开玩笑吧!”杨笑了笑,继续看她的文件。
         第二天还是中午的时候,杨又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与上次的居然有些联系:“明天晚上10点。”杨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她按那个号码拨了回去,想看看是谁和她胡闹。“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不会吧!她确认了一次信息的号码再次拨了过去,结果仍然是空号。“也许,是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发生错误吧。”她没有深想,决定对这个短信不再理睬。
         第三天,同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照旧响起。杨有些烦恼,打开信息:“天哪!今天晚上10点”这几个字映在她的眼里,她马上照那个号再次拨过去。“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机械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透着凉意。“不可能的啊! ”杨决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门的经理却正好宣布:“客户来电话通知,谈判时间改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负责的文案必须要今天晚上做好!”看来只好加班了。当然,几个短信是不能影响工作的,再说这次项目,老总是非常看重的,企划部得力干将杨是怎么也脱不掉的,最好的办法是在10点之前把工作结束。7点过后,大厦里面的同事都陆陆续续地下班了,写字楼里安静下来。杨要了份便当,匆匆吃了几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去。8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只有她一个人。她已顾不得任何事了,在电脑面前努力奋战着,直到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是短信!”她的心里一阵凉意,回头一看。“还好,不是10点!”墙上钟里的时针正指9。她松了一口气,打开手机。“还有一个小时!”又是那个奇怪的号码!天哪!到底是谁?杨不禁开始打量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线索,算了!继续工作,早早离开为妙!”她索性把手机关机。杨终于完成了文案,匆匆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大厦。穿过一条马路,当她走到马路中央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经关机了吗?杨愣了一下,马上停下来脚步去找那个该死的手机。夜空划过一个尖锐的刹车声,金属外表的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落在一片血泊中。时间,永远停在了10点......




马尾辫  

        在乡下的时候半夜下班回家,我在路边看到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面向墙蹲着在哭,走上前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她回答道:“家里出了车祸。” 然后我说:“别伤心了,要不然我送你回家?”她说:“不用了,你看到我的样子会害怕的。”我说:“没关系的,快起来吧!”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我,可我看到的还是一根马尾辫 ......





是人是鬼

         我们上班所在的楼层,除了我们的公司,还有其他一些公司,都是一些很小的部门。而我们一楼只有一个卫生间,在走廓的尽头。卫生间只有两条路,前面是洗手台,门口有一面镜子。平时工作很忙,我们上卫生间的时候几乎是跑着去的,这天也一样。我匆匆冲进卫生间,有一道门是虚掩的,我能看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那个人我并不认识。于是选择了旁边的那个,等到出来的时候,洗手台已经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在洗手,那是隔壁公司的女孩。我们在走廓遇到过很多次,虽然从没打过招呼,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她洗好手,拉开隔壁那格的门走了进去。咦?那格是有人的呀!难道刚才看到蹲在里面的是......我没有多想,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些时间,又是去卫生间,我第二次看到了那个女人。那是个上了岁数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棉衣,脸色蜡黄,整个脸都是浮肿的。我刚进去时就看到,她依然蹲在靠窗户的那个格子里。她看见我,居然露出诡异的表情。“啊!”我尖叫一声,就冲了出去,正好撞到隔壁的那个女孩。“你怎么了?”她问到。“有...有鬼!”我连气也喘不顺了。“不是吧!”她也吓得花容失色。“千......千万别去靠窗户的那一个格子!”我紧张的告诉她。以后我上厕所,我宁愿去楼下的公厕,也不要去那儿。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第三次看到了她!不是在卫生间,而是在走廓。她在人堆中跌跌撞撞的走,没有人注意到她。我顾不上淑女形象,大叫着冲进了办公室。“怎么回事?”经理如老虎般地把我提到了走廓上。我向走廊看去。什么?她居然还在?如此明目张胆?难道只有我能看见她?“她......”我指着那个黑色的棉衣“她?她是这个楼的清洁工!最近大厦要求不止晚上清洁,早上也要清扫过道,所以你以前没见过她。我看你是发神经!”经理狠狠地扔下我,快步走了回去。卧槽!原来是虚惊一场,害得我每天跑几条街!终于可以放心地上卫生间了。刚进去,又遇到隔壁的那个女生,她冲我笑了笑,就洗手去了。卫生间的门口正对着那面镜子,出来的时候我整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那个好笑的误会,便想向她解释一下,就转身叫她。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硕大的镜子里,我只看到了我而已,而转过头来看我的她,在镜子里压根什么也没有啊!我终于明白了,果然是个误会!那天的那个清洁工的确一直蹲在那间里啊,而那个女孩之所以可以进到里面去,因为她......她才是真正的鬼啊!


厕所里的老婆婆


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KB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 位于高雄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样.有一排厕所座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深锁着的. 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 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便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进厕所.远远看见一个**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小跑步到**婆那,想拿回那个球....好奇怪!**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过,但她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后说:"那是被你割的啊,你忘了吗?"语毕便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 他哇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据说,那位高年级的同学经过那么一吓之后,变得有点痴呆,而那一排厕所不久后也拆除了.  


 背上有鬼

         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害了妈妈,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后院子里。 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都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于是有一天他就问孩子:“这几天妈妈不在家,你怎么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呢?”孩子答到:“我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爸爸你这几天一直背着妈妈呢?”

后记:

         那天晚上十一点半,网上有许多人看了这个文章, 点赞的人很多。有人说好恐怖,有人说一点也不恐怖,另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十二点的窗台的人写到:“还好,你们都点了赞,所有看这篇文章却不点赞的人,都会收到一份很特别的“礼物”。”但是却没有写礼物是什么,也没有写怎样送给每个人。一个叫小安的男孩看了这个文章和帖子,认为这是某人在开玩笑,于是偏不点赞便上床睡觉了。可能天气太热,他在床上躺了一会睡不着。这时外面传来火车站大楼的敲钟声,他想应该是十二点了。不过他马上便发现有些不对,自己家离火车站很远,住了这么久从来没听到过敲钟声。于是他急忙爬起来,穿着拖鞋扒在窗台上仔细的听......
        第二天早上,马路上围着很多人,闲在家不上班的人都在议论着昨晚这栋楼里有个人莫名其妙的跳楼事件。尸体早上就被运走了,原先的地方让太阳一晒,有一个深黑色痕迹,如同一个中文的十(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