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我的左眼看不见右眼的悲伤7

时间:2019-03-10 19:49:11  来源:  作者:蒋玉龙
第七章  夜空中最亮的星

    
    

    得知父亲离开的那个夜晚,我始终没有流泪。
    不是无泪可流,也不是心理强大到足以承受一切。
    而是我必须在黑夜的等待中伪装坚强。
    无论是唐心的劝慰,还是葡萄小心翼翼的解释,其实,都弱显多余。
    那晚空气很闷热,人行道旁的树很静谧,空旷的路面行车很少,手机里的《夜空中最亮的星》能传的很远很远……

    这个夏夜,炎热带走了泪水的痕迹。

    那夜即便是后来面对母亲瞬间凋谢的苍老,亦或是跪倒在父亲的遗像前的那一瞬,尽管悲伤到潮水汹涌,尽管愧疚到天绝地灭,亦或是痛苦的象活埋,我都不曾流泪。

    这个活着的生与死无法对话的夜晚,眼泪再也不属于我,或许它从来也不曾属于我,对于我来说它宛如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一个过客。
    
  
    时光也过去很久很久了,久的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发觉它的存在是如此的弥足珍贵。
    唐心的脸上有了笑容,葡萄也不再需要往我嘴里塞烟卷了。
    母亲开始表情轻松,也有很多次母亲不再避着我跟镜框中的父亲说话。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我学会了适应与感恩。
    
    父亲走后。两个人的肩膀,如今只剩下母亲一个人在扛。
    我必须尽快的学会独立,即便是扛也能让母亲扛的稍微轻松点。生活不可能是一个人的自我,它教会了我适应与感恩的同时也教会了我生存的法则。

    直到那个丰盈的九月走到了硕果累累的时候,我们都坐上动车如愿以偿的去往了同一座城市。那个北方的城市据说有闻名已久的羊肉泡馍。
    唐心很夸张的伸了伸舌头,哇!羊肉泡馍嘢,我喜欢。
    其实,对于传说中正宗的羊肉泡馍我们这些来自南方的学生多多少少有些期待,葡萄更是极度的吞咽着口水,我也相差不多。
    惟有沈威是个例外。

    这个暑期沈威一直是个例外。我也看得出沈威想进入我们这个圈子,这个平常到叫人觉得如此异类的圈子。
    有时葡萄说,沈威是图啥呀?他家那么有钱,沈公子是那根神经搭错了线?瞎子,你说是大脑还是小脑。
    大脑。我说,脑子秀逗了,指的都是大脑。
    嗯!有些子道理。不对呀?葡萄很紧张了起来。
    咋啦?我也跟着紧张,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瞎子!葡萄很严肃地说,沈公子不会是为了唐心吧!
    其实,这也是我想问葡萄的,也是那种不安感觉的根源。
    但,不象呀!葡萄摇着圆脑袋说,以沈威那牲口的性格,我想丫的不至于隐藏的这么深吧!
    是呀!我说,沈威要不做,要不不做。虽说坏是坏了点,但没到骨子里。
    要不,我探探糖糖的口风?!
    没必要。我说,糖糖是谁?我们不信她,还能信谁!
    是呀!葡萄说,我觉得信我妈都不如信糖糖。
    滚犊子!你妈真白养你了。

    与沈威的恩怨来自许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前因源自我的右腿,至于沈威是如何能把我的右腿和大内密探零零拐联系到一起,不能不赞叹联想的伟大。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这个夜晚打死我也没想到,沈威能来我家,并且凑齐了麻将一桌。
    沈威说,死者为大。瞎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你一个人孤单了。
    葡萄说,瞎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我拦住了葡萄,宽容永远比狭隘让生活充满乐趣。同时它也是一种生存方式。
    当你挥斩流水时,它却将柔情印在了你的手上,这就是宽容。
    
    那之后,在我执拗地为父亲守望七天的日子里,沈威的确让我感动,就像许多年的朋友一样,沈威的出现,温暖了我的悲伤。
    其实,还有一点,是我们都弄不懂的,既然是花钱进大学,不知道为什么沈威要选择和我们同一所。
    这所大学真的不怎么样,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那之后,我和葡萄都不在为沈威纠结,生活有这么多乐趣,我们没有理由不快乐。
    我想,无论是北方城市里传说的羊肉泡馍也好,还是异于以往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校园生活也罢,一但开始经历,一但开始融入,其实都很平常。

    葡萄说,生活强奸了我,我把生活也强奸了。
    我说,或许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都很享受。
    不是吧!葡萄表情夸张地说,瞎子,没想到你丫的也能变态到这种程度。
    唐心说,我想家了。想家里时常蔚蓝的天空,我讨厌雾霾。
    那一年,雾霾成了流行语。我们大清早出门戴口罩,三五米内,分辨不出男女。以致闹出了许多笑话。
    沈威是其中之一。
    那天,沈威把一个女生错当成了葡萄,让人莞尔的是沈威箍着女生走出十几步才发觉不对。然后,惊叫一声,沈威就象中箭的兔子落荒而逃。

    一个女生能长得近似于葡萄,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呀!?

    雾霾的那段时间,沈威一直不敢出门。葡萄说,别特么的不是东西啊,你丫的是白占便宜又卖乖。
    沈威眨巴着眼说,哥,葡萄哥,我能请你喝酒吗?
    切!有酒喝你还说的那客气?我是真服了你。

    那天,葡萄和沈威都喝的大醉。
    酒真是个好东西,它让我们忘了很多东西,不是南北。
    那夜雾霾散了,空气特别的觉得干净。没有风,我在楼顶,离夜空比平时近。一瓶残啤我偶尔叭一口,很是慢条斯理。
    手机设置了单循环模式,《夜空中最亮的星》一直不知疲惫的唱。那夜,北面的深邃里一颗星明如灯火。
    不知过了多久,夜幕下的路灯一盏盏熄灭,酒瓶空了,楼宇间静的可怕,耳轮里音乐一直没停,也似乎从来就没停过,我终于在一个人的静里,哭出了声……

    我哭了,却强忍住了眼泪。那个强忍里我终于明白生命中照亮我前行的星星是父亲。一直以来都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