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我的左眼看不见右眼的悲伤8

时间:2019-03-10 19:50:52  来源:  作者:蒋玉龙
第八章  你我差的不是机会

    

    

    转瞬已经大三了,时光的沙碛并没有因我们的哀叹而停止丝毫的泄漏,我一如既往的在校内社区打工,不是义工。
    我想义工,可母亲一个人的肩很难支撑起两个人的生活。毕竟天各一方,那都要花钱。
    我需要自给自足,一直以来都很迫切。
    这个下午气温偏低,风声呼啸过楼宇,突如其来的寒潮就带走了最后一页候鸟迁徙的消息。

    我是天渐黑的时候离开了社区,或许是礼拜亦或是太冷的缘故,原本这个阶段的鼎沸和喧嚣不见了。
    我在东区的食堂打卡时,才知道卡里又多了一百。翻找短信留言一无所获后,我知道是唐心。葡萄这几天在玩失踪,沈威就更没可能了。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拒绝沈威的帮助,沈威也很是善解人意的怕伤害到我的自尊,即便是帮也不会帮在明处。
    而葡萄唐心就不一样,我没有拒绝的勇气。

    在东区的食堂吃过晚饭,我一如既往地去了西区的图书室。近两年来我都几乎都在重复这种生活,不能不说枯燥也不能不说单调。
    其实,生活一直如此。
    葡萄的二八大卡有了年头,我骑起来总有一种不负重荷的感觉。我想,明天该给自行车大修了,要不靠腿我很难在有限的时间里回到西区。
    这夜的风很大,刮在脸上像刀子,我努力的缩卷了身子,可太冷。我的外套和羊毛衫不足以抵挡这突如其来的寒流。
    有几次我都想停下来,可停不下来,手脚似乎已经不属于这个身体,在极度的僵冻中空阔的院区西路也似乎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了。
    
    你我差的不是机会,是勇气。

    进入大三后,这似乎成了我们彼此议论最多的话题。也似乎在我们这些草根一族的学生中成了座右铭。
    人生有起有始,可我们不曾经历过起,已经是在始了。似乎始终输在了起跑线上。
    或许你觉得矫情,觉得造作。其实,事实如此。
    我们不能跟沈威比,从来就没有过。沈威能和我们成为莫逆之交除了来自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可能就基于于此。
    沈威没有过多的负担。只要还有家,沈威就不必负担。家是沈威的最后保障,而我们只能靠自己。
    这个大三,我们很是有点为机遇奋不顾身。

    葡萄是第一个。唐心是第二个。我始终有些麻木不仁。没有人会怨怼我的麻木不仁,因为在全世界人的眼里,我都是最后一个。也必须是最后一个。
    等葡萄和所有的人在社会上绕了一圈或无数圈后,他们才明白早在大一的时候,我已经是第一个了。唯一的第一。
    生存的方式有很多种,院区的打工不过是其中之一,或许没有那么社会,可你不可否认它的存在的真实性。
    
    这个寒潮来临的冬之夜,我第一次和西区的图书室失之交臂。
    我不知道失之交臂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唐心。
    在空阔的院区西路上我最终选择了右拐回宿舍,其实,宿舍的状况比图书室强了许多,不管怎么样哪里有温暖的被窝,还有滚烫的开水。
    我没有见到开水,在宿舍楼下我接到沈威的电话,电话里沈威语声急促爆裂,瞎子!糖糖出事了,在锦绣天下的205包厢里。
    你等我!!不等我的话说完,沈威的电话断了,就像突然被掐住了脖颈的公鸡,嘎然而止。
    我很慌,比任何时候都慌。
    糖糖出事了,糖糖怎么能出事呢?在心里我无数次问自己,答案是我宁可出事的是自己也不愿是唐心。
    一直以来,唐心都是我和葡萄的妹妹,最亲的妹妹。

    可唐心出事了,真的出事了。我来不及也无心顾忌这个事的因由,就冲了出去,风一般狂奔在院区西路的大道上,像极了一匹失心疯的瘸腿瘦马。
    这个夜晚,情急生乱可能说的就是现在的我,等我意识到二八大卡的存在时,已经是不能回头了。这一瞬间我已冲出了百米,肺腔犹如抽拉的鼓风机一样剧烈的起伏,仿佛哪里蕴藏了一颗炸弹,随时都可能爆裂开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