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我的左眼看不见右眼的悲伤9

时间:2019-03-10 19:51:57  来源:  作者:蒋玉龙
第九章  青春祭
    

    

    这个寒潮突如其来的冬天,我们和机遇隔着一条叫冷风过境的街。青春呼啸而过,在心底留下了一把锁。
    这把锁叫桎梏。它囚禁压迫我们,甚至时常让我们觉得窒息。

    葡萄玩失踪的这几天,他不知道我和唐心有多担心。一直以来葡萄在我们的生活中都是充当哥哥的角色,事实上也是以一个保护者的形象而存在,并一直如此。无论什么时候,冲在最前的总是身体巨大的葡萄。
    于是,很多时候我和唐心都很安逸,然后很习惯的说,哎呀!人太多了,挤不进去。
    这时候,葡萄总是毫不犹豫的说,你们等着,我来!
    无论是人潮多汹涌,无论是汹涌里有多少惊涛骇浪都无法吞噬那个肥硕到令人震撼的身躯。我们习惯了,葡萄也习惯了。甚至于世人的眼底也习惯了。
    习惯是要时间的,等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后我们回看,会发现支持这种习惯是需要怎样的一种空前强大的毅力和勇气。
    葡萄做到了,一切都是基于我们自小到大的那种亲情般的友情。

    
    可这个寒潮突然降临的冬之夜没有了葡萄,我只能独自去面对了。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一直以来我都不需要准备,只要冲上去,不计后果,因为身后有一个叫葡萄的人。
    事实上已经没有时间准备了,我不知道没有身后的葡萄面对一切未知,我是否还有那种不计后果的勇气?
    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已经感觉不到这个身躯属于自己了。我知道自己的这个跑的状况可能在见到唐心前就跨了。但是,我必须继续下去,一直继续下去。直到唐心安全了。
    我有这个能力吗?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个能力不能力的问题了……
    当锦绣天下的霓虹出现在眼底时,我已经跑虚脱了。


    那夜和那夜后来发生的事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无意识里的本能,我只知道唐心安全了,我们的生活也安全了。
    沈威很愧疚,和我一起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沈威一直在唠叨,都怪我,我以为那是一个机会,但没想到他们是那样的一群人。我更不该带糖糖去,我差点害了糖糖。
    别抱怨了。我说,一切都过去了。
    对于沈威我依然象三年前我爸离去的那个夜晚一样宽容,宽容并不意味着纵容,在白色氛围很重的消毒药水的气息里我再次原谅了沈威,不管怎样说出发点是好的,尽管结果不尽人意。
    但沈威一直无法释怀,他说,我怎么面对葡萄啊!我答应过葡萄照顾你们,可结果……
    不怪你!唐心这几天清瘦了许多,语声很低,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如果不是我迫切想要一份工作,其实,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很多事如此,只有过去了,我们才会发现无论是骗子的局还是手段其实都很一般,唯在心理一项上骗子学的很好,比大多数受骗者都好,他们才是真正的心理学家。

    我和沈威住院的那晚,天空开始飘雪,很洁白很纯净。
    
    我不知道在遥远的另一个城市,一个身材巨大的学生匆匆忙登上了一辆高铁……

    等玩失踪的葡萄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雪已经覆盖了整个街道,清寂里偶尔有一两声积雪压断树枝的清脆声传来,触目惊心。
    葡萄衣裳单薄,一嘴燎泡。这一夜十几个小时,我们不知道葡萄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煎熬中度过的。但我们可以肯定这一夜葡萄比我们还辛苦。
    没有矫情甚至没有一份不安的情绪让我们看出,质朴的葡萄就像一位认真负责的医生一样检查完了我的身体,然后目光落在我缠满纱布的双手上。一瞬间,我看见一丝生冷如铁的寒意从葡萄的眼瞳中闪过。
    我没事。看见葡萄的那一刻,我有一种强烈到要落泪的冲动。
    哥!我们都没事。唐心背转过身去拭擦眼睛。而沈威一直很期待,可至始至终葡萄都没有看一眼沈威,仿佛这个病房里从来这个人都不存在。
    我说,沈威流了很多血,没有沈威无论如何我赶不到……
    葡萄拍了拍我,然后手落在唐心的头顶,葡萄说,你们受委屈了,糖糖照顾好瞎子!
    直到很久我才弄明白那天葡萄为何只留下了一句话和全部的所有就匆匆而去,留下一病房的目瞪口呆。
    
    葡萄的所有不过数百,但那是葡萄的全部。

    我和唐心都没有怨恨,无论葡萄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很早,早到十六年前的那个雨天的上午我们就懂葡萄了。
    唐心很担心,我也很忧虑。我们甚至很害怕葡萄会做出很出格的事。
    事实上我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那晚和那晚之后的许多个夜晚葡萄都怀揣着牛耳尖刀穿行在这个城市的午夜。
    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里,值得庆幸的是那帮骗子没有再出现。更值得庆幸的是葡萄还是那个完整的葡萄。

    之后,沈威却一直很妇女,他一刻不停的叨咕,葡萄生我气了,丫的,不肯原谅我。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也受了伤,我TMD不是他兄弟吗?
    我和唐心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沈威,有时我也会想如果我是葡萄呢?我不能确定自己会一定原谅沈威。
    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河。

    我出院的第一天我跟葡萄说,别怨怼沈公子了,沈威不孬,尽力了。为了糖糖他真的奋不顾身了一回。
    我想起那夜,在锦绣天下二楼的过道里沈威护在糖糖身前一次次被打倒,热血披面,但沈公子一次都没退缩。
    唐心的撕心裂叫象惊风一样的掠过我耳际,我很静,在过道的楼梯口我一直静了很久。确却的说那不是静,是恐惧。
    直到那把刀迎面劈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沈威眼里瞬间迸发出的恐惧,我们都躲避不过恐惧,在这个寒冷的冬之夜。
    谁能拯救我们的勇气?!

    那天在医院的过道里葡萄也沉默了很久,后来,葡萄说,我不是怨怼沈威没有照顾好你们,我怨怼的是沈威都交了一帮什么样的朋友,最让我生气的是他把糖糖牵扯了进去。
    他本意也是为了帮糖糖。我说,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太迫切了。甚至有点乱病乱投医的味道。幸好沈公子后来发现的早,要不糖糖一辈子都毁了。
    这是关键。葡萄语音里有一丝颤音,更庆幸的是你,瞎子!你没有让我失望。要不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知道葡萄说的是那夜我用一双血肉之躯的手握紧了那片刀光,在鲜血的流淌里我不在恐惧。
    沈威也不再恐惧,我们疯了似的抗争,疯了似的开始救赎青春的勇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