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五九)

时间:2019-03-17 20:01:06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血洒莞城

  中秋就要到了,天气还是那么热,太阳下面简直不敢行走。

  南航飞机里的温度格外舒适,让人感觉飞行就是一种温馨享受,温馨的就像空姐甜美的微笑。

  龚兴龙已经要了六次咖啡,每次都是向那位名叫米慧的空姐,似乎她已经习惯了,没过几分钟,又走过来问:“这位先生,请问您还有需要吗?”省的他再次按头顶的呼叫器。

  “哦,我还没喝完呢,嘿嘿嘿嘿。”龚兴龙回应米慧一串傻笑,显得有些尴尬。

  “这位靓女,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于雨朋微笑看米慧,他紧挨着龚兴龙坐着,再里面靠窗是杨洋,她也扭头看两人跟空姐搭讪,微笑看着美女空姐米慧。

  “这位先生想知道什么?”米慧微笑着弯腰看于雨朋。

  “请问米小姐,你男朋友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于雨朋仍然一脸笑容。

  “先生,不好意思,你认识我的男朋友吗?如果我说没有男朋友呢?”米慧低头抿嘴一笑。

  “米小姐好有生意头脑呀!一正职肯定是做金融,兼职做空姐吧?”于雨朋笑着说,“我才问了一个问题,你就反问了两个耶!”

  “这位先生真有意思,我不是做生意的,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也没有号码给你!”米慧说完莞儿一笑。

  “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于雨朋笑容丝毫未变。

  “啊?知道什么?我男朋友的号码?不可能!”米慧一脸诧异。

  “不信?”于雨朋微笑盯着她的表情,“这样吧,你今晚要在深圳的话,就去华强北一个叫Freebar自由吧的酒吧,我拿不出来的话,请你喝一个星期的酒,怎么样?”

  “真的?我可以带朋友吗?”米慧漂亮的大眼睛几乎睁圆了。

  “当然!”于雨朋仍然满脸微笑,笑的很自然。

  “你的电话号码先给我,万一你骗我怎么办?”米慧认真地说。

  “哎呀,我名片呢?”于雨朋故意装很认真的样子,偷眼看米慧也很认真地看着他,幽幽地说,“这样,大哥,把你名片给米小姐一张!”他看龚兴龙取出名片就接过来递给米慧,“我跟大哥都在一起,你打他电话一样的!”

  “好的,晚上见!”米慧拿着名片走了,心里还想着:这人真有意思,他是输定了。

  “咯咯咯咯……”杨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哎,你们洛城男人就是这样骗女孩儿的?咯咯……”

  “嘿——我说杨总,你家老于当你面勾搭空姐,不吃醋还在这说风凉话?”龚兴龙也笑着调侃,他有些纳闷,于雨朋是怎么知道人家一定会同意去“Freebar”的。

  “龚大哥,你没看出来老于是给你制造机会吗?”杨洋还在笑。

  “为什么啊?看那丫头眼神儿八成已经相中你家老于了,还没有危机感?”龚兴龙说,“哎,兄弟,你晚上真在酒吧等她吗?”

  “大哥,洋洋不说了吗,给你制造机会,当然是你等!”于雨朋笑着看龚兴龙,“我晚上录节目,咱今天是来干嘛了?呵呵呵呵……”

  “哎呀,就是,电视台找你录《交易日》访问节目,那丫头要去就白跑了,你还真骗了人家。”龚兴龙忽然觉得有点儿对不住米慧。

  “龚大哥,老于可是压根儿没说会在酒吧等她,名片是你的,机会也是你的,所以今晚我陪老于去录节目,你陪空姐!你啥时候也学的跟牛哥一样?关键时刻就装傻充愣!”杨洋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笑。

  “哎,我说——二位,能不能别老于老于的叫好不?人家还才刚三十呢!”于雨朋笑着说,“咱中午饭去哪儿吃?”

  “福田有家石斑鱼火锅不错,离电视台不远,咱就可以慢慢吃着喝着。”杨洋喜欢吃火锅,所以第一个想到就是火锅。

  “这天儿,大中午吃火锅,不怕上火?”龚兴龙笑笑说,“算了,迁就你,火锅就火锅吧,明天去光明农场吃乳鸽行吗?”

  “明天看时间再说吧,上午到公司遛个弯,再到罗湖看看楼盘,下午我跟杨洋想去东莞,钟老太太生日要到了,我们过去呆上几天。你想吃,让赵全安陪你去呗,那家伙也能喝,跟你登对儿,对了,可以叫空姐一起去呀!”于雨朋笑呵呵地说。

  “我跟你们去吧?你们要都不在,我一个人呆着挺没趣儿的!”龚兴龙说。

  “得了吧,你舍得那个空姐?”杨洋笑着拿龚兴龙逗乐,看起来他还真看中人家米慧了,就是不知道程娇知道了会不会善罢甘休。

  晚上八点钟的节目,于雨朋和杨洋不到六点就到了电视台,跟节目组的人聊很久。人家只说尽管放轻松,自然点就好,于雨朋不放心,还是跟他们彩排了一下才放心了。

  节目录制还算顺利,他们谢绝了节目组的夜宵,不到九点就往外走,刚到大门口就被堵住了。

  堵住他们的不是记者,而是怒气冲冲的米慧和另一个姐妹,旁边站着龚兴龙、赵全安。

  “你是于雨朋,我知道。你有钱是吗?你是大老板是吗?”米慧眼睛通红,泪汪汪地看着于雨朋,分明是刚刚哭过,手还在激动地点指着他,“有钱就能骗人吗?大老板可以玩弄别人感情吗?”

  “米小姐,你这,这是怎么了?”于雨朋一头雾水,看着旁边的龚兴龙。他直摇头,摊开两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你,就是你,你不是说好要在酒吧等我?怎么一下子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朋友都笑我是自作多情了!你说,你说,为什么?要不喜欢我,干嘛要骗我到酒吧来找你?”米慧情绪十分激动,挥舞在空中的手有些颤巍巍。

  “米小姐,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好吗?”杨洋连忙微笑着劝她。

  “就在这说,你们见不得光吗?”米慧大声说着,急的眼泪已经围着眼眶团团转。

  “好吧,米小姐,是我没解释清楚,其实我是帮我大哥拉红线,喜欢你的人也是我大哥。大哥,过来说话呀!”于雨朋急切地说着,摆手叫龚兴龙,可他磨蹭几步也没挪过来一米远。

  “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呢?明明是你喜欢,明明是你要人家找你,又说是给别人出头,你以为你是情圣啊?你就是个是骗子!”米慧的眼泪开始顺着眼角流出,而且连续就是好几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又瞬间滑落,可见她是真的对于雨朋一见钟情。

  “米小姐,我没有骗你,这个就是我的女人!”于雨朋看着逐渐有人停住脚步看热闹,怕越来人越多,大家都下不了台,一把将杨洋拉过来,捧着她的脸一下吻住她的唇,几秒钟才松开,杨洋也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招,表情显得既意外又狼狈。

  “看到了吗?我从不骗人,也不会骗你!”于雨朋又对米慧说。

  这下米慧受不了了,一捧脸“哇”的哭出声来,磨转身子就往外跑,还撞到两个人,一个是身后的龚兴龙,还有旁边一个围观的路人,她的姐妹都傻在那了。

  “大哥,还不快追?”于雨朋喊醒了龚兴龙和米慧的姐妹,两个人几乎同时追了过去。

  于雨朋闹了个大大的无趣,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无奈地摇摇头,拉着杨洋上了赵全安的车,打算去“Freebar”酒吧喝酒去。

  路上,于雨朋还接了季维斯和文向心的电话,他们都说通过卫星电视看到了于雨朋的直播节目,很精彩,有明星范儿,于雨朋跟他们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

  三人又去那家出名的潮州牛丸,吃了夜宵才去酒吧。一进门吓了一跳,米慧在吧台一个高脚椅坐着,那个姐妹紧挨着她坐,斜对面坐着龚兴龙。他们在二对一的斗酒呢,几个人都是好酒量,旁边已经摆了不少空杯子,有几个好奇的客人在旁边围观着。

  侍应生一眼认出赵全安,又经过赵全安介绍,认识了杨洋这个自由吧总经理和大老板于雨朋,就在不远处清理了个台子让他们坐下。

  过了不长时间,龚兴龙和米慧三人也坐过来了,龚兴龙已经认输,但很明显是让着她俩的。

  龚兴龙追米慧跑出电视台门口以后,事情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她一路哭着,一路嘟囔着。龚兴龙跟她两条街,两人在一个红绿灯跟前停下,她又骂他多事,骂他是骗子的同伙。龚兴龙等她骂完告诉她,他不是多管闲事,于雨朋才是真正的多管闲事,可那都是为了他,因为他是真心喜欢她,所以才频繁地向她要咖啡,那不是为了憋尿,是真心喜欢她,想看见她。

  米慧呆住了,停住了哭泣,仔细打量一会儿,忽然一把抱住他,用小拳头在他身上用力砸了好几下,对龚兴龙来说,这几拳是他这辈子挨过最幸福的一顿打。

  “你要自罚三瓶!”米慧把三瓶啤酒放在于雨朋面前,瞪着迷离的大眼睛看他,“虽然兴龙解释了你的苦衷,但你就是骗我了!”

  米慧对龚兴龙的称呼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热,众人都一怔!于雨朋脸上显出得意的笑容。

  “哦?酒我可以喝,算是我迟到认罚,至于骗你的事情吧,其实我不算是骗你,要不然你怎么这么快就和大哥成为好——朋友呢?”于雨朋笑着,故意拉长声音。

  “那好!你现在把我男朋友电话号码写出来!”米慧还认真地瞪着于雨朋。

  “电话号码?这个大家都能看出来,还要写吗?呵呵呵呵呵……”于雨朋说着笑了,其他几人也跟着笑了,还看着有些不好意思龚兴龙。

  米慧气得一跺脚,转身到龚兴龙旁边坐下,眼睛却还狠狠地瞪了于雨朋几眼,虽然已经没有电视台时的怨恨,却还是蛮认真的。

  大家喝到很晚才离开酒吧。

  龚兴龙和米慧好上了,第二天几个人一起去光明牧场吃农家饭。于雨朋和杨洋去东莞时,他也不再嚷嚷着同行了,米慧也为他请了一个班,陪他到大梅沙游泳。

  钟家大院的寿诞办的比往年更加隆重,因为钟英杰已经是东莞的副市长,各种复杂关系就攀近了很多,院里院外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于雨朋和杨洋托人从东南亚找了一个完整根雕艺术“千手千眼佛”送给干妈,老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

  酒宴从中午十二点半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大家接着坐在客厅喝茶聊天,客厅里坐着大约二十几个人,包括于杨二人,钟家母子,钟燕珍,还有几个钟家本门的亲戚。杨洋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就低声告诉于雨朋,于雨朋也些疑虑,因为整天都没见到王宝宏三个人,季维暠吃完饭就不见了。

  正喝茶,杨洋忽然发现腕表不见了,那是跟于雨朋第一次在广州王府井百货买的,翻遍了手包也没找到。他知道她紧张这块表,就安慰她,说不定是洗手时随手放哪儿了,让她在几个房子找找,他到东莞宾馆的房间里去找找看,情急之下手机就落在旁边的条几上出去了。

  大约过了一盏茶等的时间,钟燕珍提醒杨洋,老太太身后的香案上好像是块腕表。杨洋一看果然就是,拿起戴在手腕,掏手机打电话给于雨朋,才发现他的手机落在条几上。恰在这时,手机屏幕闪了几下,杨洋连忙拿起来看,有一条信息:“回酒店绕开浣纱街,有埋伏!”

  “啊!”杨洋表情鄹变,刹那间花容失色,惊叫道:“大哥、二哥,不好了,雨朋要出事!”伸手拉旁边的钟英豪向外就走,还向钟英杰喊:“二哥,快报警,有人在浣纱街要杀雨朋!”几句话一出,屋里所有人都乱了,包括钟燕珍都显得满脸的茫然,她吃惊的是怎么会有人短信通知于雨朋。

  钟英豪熟悉地形,开车也快,几分钟时间就到浣纱街,那是他家与东莞宾馆之间最近的路。老远就看到一大群人追打一个人,钟英豪连想都没想就开车撞向后面的人群,一下就撞到七八个,然后倒车再撞,再倒车。

  反复前进倒车第四次时,车子就被围住走不动了,噼里啪啦的砸车声。

  前面跑着的于雨朋也看到了车撞人,就猜到肯定是自己人。当他跑出几十米,回头看车子被围住,又转身往回跑。从地下捡起一把短刀,准确地说是一把半截斩纸刀,造纸厂专用,能一刀整齐斩断十几公分后的生熟宣纸。

  刹那间,就有好几个围车的人翻倒在地,旁边的人也向于雨朋冲过来,就是一团混战。钟英豪和杨洋趁机下车,可眼睁睁看着于雨朋又被围在了中间,杨洋从地上捡起把带血刀子,疯了似得砍向围攻于雨朋的人,钟英豪也捡了把刀冲上去,人群中血光四溅。

  在这危急时刻,又有三个人拎着砍刀从旁边冲了过来。这几把刀子更是专业,寒光逼人,借着灯光像打了几道霹雳,光看着就令人心惊肉跳,还没等众人看清是谁,就已经有几人倒在血泊中。

  于雨朋用眼角余光看到了,正是王宝宏,也就是老四王宏,旁边是金杰和马小山,三人像阵风似得,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时间不大,远处响起警笛声,而且越来越近。钟英杰带着公安和120到达事发地点,却看到一辆深色商务车逃离现场,钟英杰为救妹妹、妹夫没有追赶,但一眼就扫见了车后座的堂妹夫季维暠。

  现场发生了变化,打斗已经被制止,公安制服了十几个要窜逃的人。钟英豪倒在地上,小肚子上血往外汩汩冒着,医护人员迅速围了上去。

  还有几个人在一起压着,最上面是几个黑短袖大汉,已经气绝。然后是王宏,身上不断有血涌出,几乎没有了气息。再下面的于雨朋身上也是血淋淋,医护人员拉他时已经晕过去,还在紧抱着着下面的杨洋。杨洋身上也是血糊糊的,花白的裙子大部分已经染红。

  杨洋看到晕倒的于雨朋,顿时放声大哭,眼泪滴在于雨朋脸上把他惊醒。

  于雨朋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乱战,忽一下跃了起来,拉着杨洋,“洋洋,你咋样?你那里受伤了?”其实他已经感到身上到处都是疼的。

  “我没事儿,我还好!你在流血,你在流血!医生快来,他在流血!”杨洋连声哭喊,眼看着他又歪歪斜斜地倒下。

  医护人员连忙把他抬上担架,还有护士在给他按住伤口。就在担架抬起的一瞬间,于雨朋看到一边躺着的王宏,一激动从担架上摔了下来,一个箭步窜到王宏身旁,抱住他,激动地大声吼叫:“老四,老四,你快醒醒,老四!医生,快,快救老四,快呀!”

  于雨朋直挺挺地跪在地上,抱住老四王宏摇晃。

  医护人员伸手探王宏脖子的脉搏,摇了摇头。

  于雨朋疯了似得,用力摇晃王宏的身子,几分钟都没任何反应,想必已断气多时……

  夜深了,往日喧闹的浣纱街静的出奇,除了盈盈哭泣声,杨洋早已哭成泪人,她跪在地。看于雨朋仍然跪在地上抱住王宏,笔挺着上身,仰起脖子向着天空长啸,啸声传出很远,眼泪泉涌般冲洗着脸颊,与血液混合洒下……

下一章:深秋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